〈我們一同踏過的時光〉清瀨灰二×藏原走

少於 1 分鐘閱讀

#1009灰走日 #強風吹拂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

  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

  阿走望著夜幕之下,幾扇門窗透著光亮的竹青莊,莫名浮現這樣的念頭。回想起來,這段期間幾乎寸步不離地待在灰二的病床邊陪病,再不然就是四處奔走張羅。搞得竹青莊其他人想探病,都感覺自己不知該不該插手。尼古學長見狀,半是吐槽半是無奈地說:「你想獨佔灰二也別搞得這麼明白啊。」他聞言也不知那是什麼意思,只是一直照顧到灰二出院為止。

  「阿走,沒關係,我可以自己走了。」

  說著。灰二輕輕撥開那隻一直攙扶著的手。

  「可是……」

  不等阿走說完,尼拉的吠聲便歡快地傳來。當他看見尼拉興奮地撲到灰二身上,心臟幾乎感到一種慘叫般的震顫,然而灰二只是若無其事地彎下腰去,揉了揉尼拉柔軟的臉:「尼拉想我了嗎?抱歉啊讓你等了這麼久,好乖好乖。」

  就這麼順勢陪尼拉玩了一陣,灰二才又再度直起身子,回望向他:

  「我回來了。」

  阿走頓了頓。光是這個平淡的句子,就已經令他等待了好久好久。

  「歡迎回來。」

  慶祝灰二出院歸來,竹青莊照例在城家兄弟的房間擺下宴席。所有人瘋了一樣地喝酒,尼古學長與阿雪依舊為了無聊的事鬥嘴、城家兄弟一搭一唱地接著彼此的白日夢、穆薩安撫著酒醉後嚎啕大哭的神童、守著猜謎節目幾乎把面紙盒拍爛的King、靜靜捧著漫畫翻讀的王子,以及坐在這群人中間,笑得開懷的灰二……一切一切都不曾改變的樣子,彷彿開心的事後面,永遠都還有更多開心的事。

  阿走差點脫口說出「接下來繼續努力吧。」這樣的話,然後才想到驛傳早已結束了。包括他在內,這裡的許多人還有更遠的路要走,還有更多的賽場等著他們踏足。

  但有些人已經沒有了。

  深夜,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灰二準備進房時,回頭看見抱著墊被的阿走,一瞬間露出有些複雜的神情,但後來還是轉為笑容:

  「怎麼了,阿走?」

  分明不是什麼突如其來的問句,卻依然堵得阿走一下子無言以對。好半晌才擠出個不像樣的藉口:「那個……我一個人睡不著。」

  灰二聞言不由得失笑,但隨後還是領著他進了房間。鋪開墊被躺下後,他久久地望著天花板的黑暗。在醫院睡了好一陣子,現在回到這個地方,竟有種不習慣的感覺。

  「阿走。」

  灰二輕喚一聲,沒有聲音的冬夜,即使低聲說話也極其清晰。

  「我在。」

  「睡不著嗎?」

  「有點……」

  「那,我唱首歌哄你睡吧。」

  「呃?」

  還來不及反應,灰二已經自顧自唱了起來:色は匂へど 散りぬるを……阿走聽著,一時間不確定自己該不該笑。

  「灰二哥……」

  「嗯?」

  「沒有人這種時候唱這種歌的吧……」

  「哈哈哈,抱歉啊,突然就只想到這首,而且越無聊的歌應該越容易睡著吧。」

  是這樣嗎?縱然懷疑,他也沒真的問出口,灰二見他沒答腔,也就自顧自唱了下去。旋律單調的歌重複了幾次,每個音節好像漸漸滲進周遭的黑暗裡。

  (我が世誰ぞ 常ならん)

  (此世豈誰可長留)

  意識矇矓間,掌心似乎被溫暖地包覆住,像是有人牽著他,一路牽進了安穩的睡眠。

  清早醒來,阿走發現身旁不見灰二。他沒察覺到自己的緊張,只是下意識尋找地走到了廚房,看見灰二已經打點好了早飯,一一裝盤端到桌上。

  他看著,不知道為何喉嚨深處,會隱隱感到疼痛。

  「灰二哥……」

  「喔,阿走你醒啦,早飯做好囉。」灰二順勢把最後一片鮭魚裝進盤中,那語氣就跟初見時一樣,像有陽光住在裡頭似的。一切都彷彿沒有改變,灰二哥會一直都在這裡,會帶領著他們,一直一直往前跑去。

  他下意識望向灰二的右腳,傷勢被隱藏在衣物之下,看上去像是無恙的。

  他以為再也無法見到這樣的光景了。

  「正好你醒了,一起帶尼拉去散步吧。」說著,灰二已經迅速掛好了圍裙,走到玄關換鞋了。他有好多話想說,但每個字都堵在胸口,無法化為聲音。他只是默默換上鞋子,而灰二拉好牽繩,跟在歡快飛奔的尼拉後頭。

  「哈哈,尼拉,你跑得好快啊,等我一會吧。」

  灰二笑著行走起來,那模樣看上去多麼快樂。但他只希望不必看見灰二跛著的右腳,只希望能假裝那樣的傷並不存在。

  他多想跟灰二哥永遠地跑下去。

  到了慣例的公園,灰二揀了個位子坐下。阿走正想跟著坐下時,灰二突然望著他開口:

  「阿走,不好意思啊,去附近的超商幫我買個飲料好嗎?」

  「呃?」

  「錢給你,隨便買就好。」不等阿走回應,灰二已經把幾枚銅板塞進他手裡,末了還補上一句:「用最快的速度啊。」

  雖然不是很明白,阿走還是依言奔進最近的一間超商。以他的腳程而言,這麼點路簡直是一瞬間的事。當他抓著一瓶綠茶回到公園時,發現灰二在長椅中央,雙眼專注地注視著他。

  「怎麼了,灰二哥?」

  灰二笑起來,天色似乎也隨著那樣的笑,微微揚起一抹光亮。

  「看起來就跟第一次遇見的時候一樣呢,阿走。」

  第一次遇見的時候?

  許多畫面與聲音流過阿走的腦海,身無分文的深夜,偷竊的手,疾馳的雙腳,用力踩踏的腳踏車,以及……

  ──なぁ!走るの好きか!

  對他來說,那是與竹青莊一同跑過十個月,才終於能夠好好回答的問題。此刻,他望著灰二,浮現同樣的文句,卻充滿痛楚而無法開口。

  「灰二哥,已經再也無法奔跑了吧。」

  他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把這句話說了出口。那本該是,最不該在灰二哥面前說出口的話語。他焦急地思索著如何道歉,灰二的神情卻是全然平靜的。

  「阿走,其實啊,我不太習慣睡醫院。」

  「真的?」

  阿走眼前浮現那些由他陪病的深夜,灰二哥總是很快就沉入睡眠了,他卻從未發現那些不適……他默默思索著,直到灰二忍俊不禁。

  「抱歉,騙你的。」

  「……」

  「但是在醫院裡,我常常作夢。最常夢到的,還是跟你們去參加驛傳的時候。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甚至會夢到我跑在你們旁邊,我喊你們的時候,你們還會回話,甚至神童倒下的時候,我還能扶助他,聽見他虛弱地跟我道謝……

  還有好幾次,我夢見你,阿走,我夢見用跟你一樣的速度,跑在九區的賽道上。即使只是在夢裡,我也終於能夠看見,你看見的風景了。」

  這一長串的話令他更加不知如何回應。曾經那樣喜歡跑步的灰二哥,從此以後是否只能在夢中,才有可能奔跑起來呢?

  思緒自顧自落進悲傷的水潭中,灰二則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阿走,你就繼續往前跑就好,照你喜歡的方式,一直跑下去,去看你想看的,更前方、更前方的風景。」

  他只是低頭,專注地聽著,卻在這時被灰二的雙臂擁住:

  「我會在你旁邊,陪著你奔跑的。」

  他有些不可置信,這樣的話聽上去多像另一個謊言,如果是的話,他更寧願聽見灰二傾訴自己的脆弱。然而此刻灰二的雙眼如此靠近,裡頭全是真實的光。

  「好的。」他聽見自己說。

  ──我會一直跑下去的。

  灰二聞言終於鬆了口氣,卻沒有放開阿走,而是換上另一種瞇起雙眼的笑:

  「說起來,阿走知道我昨晚做了什麼夢嗎?」

  「什、什麼?」阿走一下子慌了。每當看見灰二哥這種臉一定不是什麼好事,他趕緊把這陣子的陪病過程都想過一遍,該不會不小心踩到什麼雷吧?

  而灰二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開口:

  「我夢見阿走答應我的告白了呢。」

  每個字輕得幾乎都是氣音,卻一下子把阿走的腦袋震得嗡嗡作響。對了,他想起來了,灰二哥的告白。

  驛傳結束,阿走幾乎是動彈不得地被歡快與不安所淹沒。那感覺就像置身一場火光炸開的夢,又有一半是醒著的。甚至不記得後來究竟怎麼從會場抵達醫院的,又過了多久,灰二哥才能若無其事地和他們說話。

  他這才想起,自己抱著灰二等待擔架時,灰二在自己耳邊說了一句:「我喜歡你,阿走。」

  連他都以為自己聽漏了,但灰二知道沒有。

  「那個、灰二哥……我、你喜……」

  又來了,太多太多話語塞在胸口,心臟劇烈震顫,像在跑步似的。他試著找出回應的話,但……脹紅著臉,不敢迎上灰二的視線,就這麼沉默了五分鐘:算了!他雙眼一閉,決定依直覺行事,說出什麼就是什麼了。

  然而他沒聽見自己的聲音說出任何話語,只是雙唇感受到一股柔軟的溫暖。

  吻持續了五秒、六秒……他在慌亂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感覺到什麼,然而灰二輕斂著的雙眼,看上去是開心的。太好了。

  一直到結束了親吻,他依然不確定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倒是灰二笑著揉了揉他的髮絲:

  「阿走啊,你真的該好好學習用言語代替行動才行。」

  被這麼一說,他又感覺血液在整張臉奔竄,然而灰二只是搔了搔自己的唇角,又瞇著眼笑了起來:

  「但這次的後果,就我來承擔吧。」

  「……我去跑一跑冷靜一下。」

  再也受不了此刻的氛圍,阿走轉身就想逃跑,卻還沒踏出半步就被喊住:

  「阿走!」

  他回過頭,看見灰二朝他伸手,黎明遠遠地降臨,此刻好像都落在他們腳邊:

  「一起跑吧。」

【小劇場──所謂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我要在驛傳結束的時候向阿走告白。」

  趁著阿走不在,灰二在宴席上如是說,並且獲得(已經喝醉的)竹青莊眾人的支持。

  驛傳結束後,灰二住院期間,阿走幾乎從早到晚24小時陪病,搞得其他人去看個病都特別緊張。

(King的場合)

  「喂,我說你,那個……跟灰二,怎麼樣了?」

  對猜謎有絕對自信的King,唯獨對於他人戀愛的事情,怎麼看都一片茫然。

  「灰二哥的傷勢已經控制下來了,不用太擔心。」

  「不是……唉,算了……」

(尼古的場合)

  「你跟灰二的進展如何?」

  尼古學長神色自若地切入正題,但這個問句,依然被阿走天真無邪的心靈,帶往錯誤的方向。

  「進展嗎?醫生說灰二哥的腳傷復原得相當好。」

  「你是故意跟我說笑嗎。」

(阿雪的場合)

  「阿走啊,我跟你說,所謂的戀人呢,有時候不能光是安安穩穩的,一起追求刺激也不錯……(以下省略千把字戀愛講習)」

  「謝謝阿雪前輩。」(乖乖聽課但沒有理解要用在哪裡的人)

(城太&城次的場合)

  「阿走阿走跟你說喔!」

  「我們在網路上找到這個教戰守冊!」

  「祝你跟灰二哥性福……嗚呃!」

  深信兩人已經交往的兩兄弟被阿雪一人賞了一個爆栗並拖得遠遠的,留下阿走在病房門口獨自美麗(?)。

(穆薩的場合)

  「灰二哥真的是個很好的人呢,雖然有時候也有點可怕。」穆薩平靜地說著

  「是啊。」阿走點頭附和。

  「想必也會是一個出色的戀人吧。」

  「我相信一定會的。」

  平靜之餘沒有對話卻沒有任何進展的二人組。

(王子的場合)

  「阿走,這些是珍藏。就借你了,慢慢看,裡面的東西好好學起來,學會再還我就好,不急。」(施捨地擱下兩本戀愛漫畫)

  「謝謝王子學長。」

  「不會……抱歉,我對BL比較沒有研究。」

  「?」

(神童的場合)

  「阿走,這是便當,另外還有一盒巧克力,你就跟灰二哥一起吃掉吧。」

  「謝謝神童哥……感覺不便宜吧。」

  「不會不會。」

  努力助攻但阿走終究只是默默跟灰二把東西吃了,什麼也沒發覺。

  後來因為灰二始終沒有更新狀況,兩人似乎也沒進一步的發展,眾人幾乎相信灰二應該是失戀了,但不知道為何阿走還是從早到晚待在病房裡。直到出院當天,歡慶灰二歸來的宴會,大家也刻意不提這件事。

  直到灰二出院回到竹青莊的第二天,眾人看著兩人牽著手回到竹青莊,臉都嚇歪了。

  「啊,我……我跟灰二哥交往了……」

  阿走有些害臊地說道,然而在場眾人只想著把這對令人操碎心的情侶碎屍萬段。

一些不算後記的後記:

#灰走日快樂!第一次嘗試同人,請各路大大鞭小力點……(つд⊂) 閱讀三浦紫苑老師的原作小說,覺得不擅長講話又常常有話說不出的阿走實在太可愛了;文學系的機械白痴灰二哥同樣實在太可愛了(雖然完全沒用到這個設定XD)。

不知為何,雖然灰二哥超級賢慧,但總感覺戀人力有些不足吧,無論如何,請繼續支持這對新上路的戀人叭~寫作的同人文裡,灰二哥唱的是日本古謠「伊呂波歌」,完全不是什麼適合哄睡人的歌曲,但感覺也有點萌吧XDD~(自己說)

最終寫了4000餘多個字數的短篇~或許往後有機會的話,還會繼續寫甜甜的灰走的!

已推薦1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