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數迴戰/五伏】喜歡

少於 1 分鐘閱讀

**角色屬於作者OOC屬於我

**第一次寫同人文,歡迎抓蟲給感想

**清水向、自我流

**以上不嫌棄就請看下去吧!

**謝謝願意閱讀的你

 

「伏黑,你對五條老師是怎麼想的啊?」趁著訓練中途休息,在樹蔭下躲避豔陽的虎杖,轉頭問著已經癱倒在一旁的伏黑,雖說知道式神使的弱點是近戰,但是沒想到伏黑的體力居然如此孱弱,默默想著以後戰鬥要盡量擋在伏黑身前的虎杖,似乎忘記和他一比,誰的身體都頗為孱落。

「……嗯?你指什麼?」剛經歷完對戰訓練的伏黑,現在只想回宿舍好好沖洗一番後,躺倒在柔軟的大床上狠狠睡上一覺,雖然近戰是式神使的弱點,但是伏黑覺得和一般人比起來,他其實並不弱甚至可以說滿強的,可惜身邊是一群比怪物更怪物的同伴,變異咒骸、咒與天縛、特異身體能力、天生肌肉發達、還有六眼的五條老師,想想自己能走到二級術師且沒成仁運氣也是挺好的。

「就是……怎麼說」虎杖抓了抓腦袋想著如何表達完整意思「大家不是尊敬五條老師,就是害怕或討厭五條老師,雖然老師感覺很不靠普,但是其實人很好的,」往伏黑的方向靠了靠,虎杖繼續說「但是伏黑感覺你好像哪一種都不是,」或許是真的很好奇「所以……伏黑你是怎麼看待老師的?」虎杖再次問出口後眼神發光的盯著伏黑等待答案。

「……」哪一種都不是嗎?畢竟在認知到這個人多強多有名之前,他只知道這個人給了他對津美紀報恩的機會,讓姊弟倆衣食無憂、幫他抵銷人渣父親的販賣,甚至拉拔他長大、指導他、保護他、當他的監護人將他護在羽翼下,小時候覺得對方做到這些是輕而易舉地,進入咒術高專以後才知道,當時尚未成年的五條悟背後付出多少心血和代價。

說實話,他不懂為什麼對方要為他如此,他不認為自己的命有多重要,不論是被賣到禪院家或被人渣父親和義母拋棄,唯一會困擾的只有津美紀,雖然這樣很對不起津美紀,但其實放著不管也沒有關係的,只要犧牲他一個人就能完美解決。

「惠,不要小看自己,你很重要。」揉了揉對方亂翹的黑髮,五條悟笑著對惠說,看著自己心愛學生欲言又止的認真表情,原本還以為惠遇到了嚴重事件,連眼罩都脫掉打算出手後,沒想到只是想問當初為什麼不拋下他不管就好,看來是有人多嘴和惠說了些什麼,嘛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

當初看在對手能把自己傷到那麼重的份上,才意思意思問對方有什麼遺言,沒想到對方還真的不怎麼客氣,雖然挺看不慣對方的作為,但問都問了,跑一趟看看打發時間好像也沒什麼問題,原以為會和父親一樣是個人渣,沒想到開口卻是先擔憂沒有血緣關係的姊姊,之後的對話竟意外挑起對這小小孩童的興趣,或許是看到潛能、也可能是同情心氾濫、更甚者只是心血來潮,就這樣往單身狗養熊孩子的路上一去不回頭。

雖然孩子養是養了,但身為常年人手不足又是最強咒術師的五條悟,其實很少有時間去看看惠,講好聽是放養難聽點就是給錢打發,不是沒有被身邊的人笑過、打趣過,被孩子的父親打的那麼慘還要幫忙養孩子,什麼時候五條悟也這麼好說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這個孩子無法放手,看著惠一天天長大,內心似乎有某種東西也跟著被填滿,特別是發現摯友叛逃的那段期間,對於自己能力不足的悔恨與認知,內心的難受無法與常人訴說,旁人為了顧及他特意釋出的好意與安慰,也只是讓自己更加難受,唯有尚且年幼的惠對待他始終如一,不論是不會看臉色還是不知怎麼表現溫柔,正是這份正常振作了他的內心。

「惠啊!你常常想著只要犧牲自己解決事情就好,但是」收回揉著對方頭髮的手,五條悟收起笑容難得嚴肅的說「你有沒有想過你不在以後,身邊的人會多難過和傷心?」到底是養育方法哪裡出錯呢?明明自己就是最強咒術師,有什麼問題只要惠撒個嬌,哪有不幫忙解決的道理?完全忘記自己沒有正常養育過的小孩的五條悟,只能在內心感嘆小孩大了就不可愛。

「就算不為津美紀想,惠消失了,老師我、也是會難過的啊!」伸手摸了摸惠的臉頰,不知道這個笨蛋什麼時候才能發覺,自己已經在五條悟內心佔據了一大部分呢?「不過嘛、如果惠還是想要消失的話,先把老師這麼多年投資在惠身上的金額還回來吧!老師可是傾家蕩產啦~~~」

「對五條老師來說,那些只能是零頭而已吧?」看著對方笑容誇張的豎起大拇指,伏黑惠忍不住地吐槽,「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真是抱歉啊!」說完轉頭就走,完全不管在後頭喊著「別走,和老師說說作多了什麼情啊~~~」的五條悟,走出一段距離確定對方看不到後,伏黑惠忍不住摀著臉蹲了下來,剛剛被老師摸過的臉頰,好燙、第一次發現五條老師注視他的眼神好溫柔、低沉的關心著他的嗓音,彷若美酒想讓人想沉醉其中。五條悟或許、可能、也許、應該比想像中,還要在乎伏黑惠。

經過這次談話,伏黑惠受傷的次數大大降低,沒人知道,每每伏黑惠想犧牲自己前,腦海都會浮現某個身影;而應該很忙的最強咒術師,不知為何解決任務的速度更快了,並且三不五時就跟在學生身旁,導師當得看似有模有樣,沒人知道,他其實是母雞顧小雞,雖然差點小雞就被顧死了。

回過神來,看著虎杖極近距離眼神發光的等著答案,想了想「……就是個混帳吧!」在收養他後就基本沒管過他生死、出事時要找人也找不到、比起學生先跑去買喜久福,害自己差點被詛咒殺死、為人吊而郎當、性格是一大缺憾、除了性格完美的讓人火大「但是……」也是這樣一個人,在他還沒有能力反抗命運時,幫他抵擋一切惡意、提供弱小的他一切所需、為羽翼未豐的他準備庇護、甚至讓被拋棄的他知道,這樣的他也是能夠被需要的。

「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啊?」突然出現的五條悟,硬是擠進伏黑惠和虎杖悠人的中間,將雙手搭在兩人的肩上,「拋下辛苦為你們訓練的老師,在這裡偷懶說祕密,老師我好傷心啊!」看著神出鬼沒的最強咒術師,虎杖被嚇得差點反射性揍下去,幸好大腦制止了這個愚蠢的行為,「沒……沒有啦!我在問伏黑對老師的看法啦!」聽聞虎杖悠人的回答,五條悟也來了興致,「惠是不是覺得老師超強、超帥,是世界上最棒的啊?」對自己十分有自信的五條悟一點也不害臊,「五條老師,伏黑說你是混帳喔!」虎杖悠人毫不留情地澆熄五條悟美好的幻想,「真過分啊!看來虎杖同學的訓練太輕鬆,還要多加訓練呢!」五條悟直接將虎杖悠人丟往正在近戰訓練的二年級生,絲毫不理會漸行漸遠「是伏黑說的不是我啊!!!!!」的慘叫,站起身拍拍褲子上不存在的灰塵,「惠等休息夠了就回到場地裡練習吧!」之後轉頭看向伏黑惠「說我是混帳好過分啊!但是在老師心裡,惠是世界上最棒的,不論何時都是。」說完五條悟頭也不回地往訓練場走去「你們親愛的五條老師來囉!」

「可惡……」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啊!伏黑惠將頭埋在雙膝之間,明明性格有夠遺憾、常常丟下學生亂跑、老是不正經、一點也不靠譜,「但是……我就是好喜歡這樣的你啊!」喜歡明明也不強大,卻還是為了自己費盡心力你、喜歡任我撒嬌的你、寵溺我的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默默付出的你,真的,好喜歡。

 

 

 

不知道有沒有把角色表現好,好喜歡五條老師和惠,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