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東虎♀-一覺起來變成女生了但也不能怎麼辦(2)

2 分鐘

醒來時她還在想睡前驚覺的之前的約定:他們約了去東堂那看A片。

虎杖悠仁的確想說東堂或許會忘了又或者會取消這個約定。但她心底也知道以東堂葵的個性大概現在還是莫名其妙的期待著,所以大概會真的一塊進行……鑑賞大會……──雖然有點高興對方還是把她當成原本的自己看待啦,只不過現在這模樣真的這樣沒關係嗎?──不,說到底就算是原本的樣子,跟朋友一塊看A片這種事也有點怪吧?像她就完全不覺得伏黑會跟自己一起看A片討論喜歡的劇情還是女優之類的──

不過再怎麼煩惱也無濟於事,約定的週五很快來臨。

除了在京都校區的宿舍裡頭有自己的房間,東堂葵在距離京都車站約15分鐘路程的地方有一間小小的公寓,虎杖幾個禮拜前有去過那麼一次。東堂那時說是國小就住在那的,好像是九十九替他找的,因此即使後來到了高專有自己宿舍,東堂有時候還是會住在那。畢竟小高田的活動幾乎都在市區,交通上比較方便。

「雖然離車站不遠,但這棟公寓沒什麼住戶就是了。」

「是喔?」

撇除離車站不遠這點,公寓外觀看起來挺新的。

虎杖那時不知道東堂口中的沒什麼住戶是因為這間公寓從前有段時間總會出現靈異事件加上真的曾經有凶殺案,後來又因東堂總總讓人產生誤會的原因(譬如幹架的血讓東堂看起來像殺了什麼人。不,就算沒幹架,東堂葵看起來也像對上眼就會把你幹掉的那種黑道,哪怕那嚴厲的神情其實只是在想小高田的見面會怎麼還有一個月),儘管祓除乾淨的樓層照理來說應該能住的最安心,但東堂葵那層的確只有他那間有人住。

在徵得五條悟的同意下向學校請了假甚至接了簡單的任務好用來申請交通費,「五條老師~」虎杖感動不已,省了交通費的她無比開心。真要住宿的話因為也是住東堂那所以不用錢。

「這個任務很簡單的,葵大概也會跟著你去吧?那一定很快就能完成囉!」然後比了個拇指,完全忽略另外兩個學生一臉這兩個是在上演哪齣的表情。

於是週五一早來到京都後虎杖和東堂先到了廢棄醫院裡頭拔除四級咒靈外加毀掉被詛咒的咒具,接著一塊吃了午餐並去遊樂場玩了幾小時,京都真的到處都是寺廟和博物館那類的東西。倒是車站本身看起來超厲害的,覺得是那種之後來幾次都會感嘆怎麼會這麼大。之前第一次來的時候她還以為京都車站會是傳統建築的那種樣子,結果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天色逐漸變暗,在回東堂那的路上趁過馬路等紅綠燈時虎杖滑開手機,看見釘崎傳來的訊息問說「妳真的要住東堂那嗎?」虎杖再次想到前幾天釘崎雙手叉腰的質問,「我真是不懂妳跟東堂怎麼那麼合得來耶?果然是因為都是肌肉笨蛋嗎?」

「好痛!釘崎妳不要一邊說一邊敲我的頭啦!」虎杖無比委屈,自從變矮了之後釘崎就時常敲自己的頭。

「……」想跟虎杖說妳現在是女孩子但又覺得不太對,因為虎杖雖然這個樣子但到現在還是會走去男生廁所,釘崎野薔薇想到之前拖著去百貨公司逛街時的事情。她很肯定虎杖根本骨子底還是那個蠢樣。

 

只不過那個東堂──

 

「不、不一定會住啦!」提到住在東堂那的事情,虎杖不禁有些心虛。

「是嗎?」釘崎又問。這小子是不是在隱瞞什麼事情?

「不會啦!就、就算住,」後面越說越心虛,「也、也什麼都不會發生……!」

「……虎杖妳剛剛說什麼給我說大聲點!」彷彿嗅到一絲不對勁的味道,釘崎步步逼近。

 

回憶結束。

 

雖然當時說了什麼也不會發生,但一到了東堂的房間裡,虎杖突然開始有點緊張。

尤其她突然意識到變成現在的模樣後好像沒有自己做過這件事。

在那之前大部分是洗澡或是睡前解決的,畢竟看片的目的就是打手槍啊!話說回來現在哪來的手槍啊!難道女生都不會有積很多這種事情嗎?!還有女生是要怎麼做啊!只用手可以吧?!她才不要買片子裡那些會震動的東西!

「那個,我說東堂,我等一下好像得回東京了耶?」各種小心思和吐槽在腦袋瓜裡頭排山倒海而來,虎杖低頭再次看著手機螢幕上釘崎的訊息,又看了看東堂正興致勃勃地打開冷氣和電視設備,果然真的要一塊看片!接著,她說了個連自己都覺得超爛的藉口。

 

「啊……是臨時任務吧?」東堂葵說,他自動把虎杖看手機後傷腦筋的舉動跟臨時任務連結在一塊,一面遺憾的同時又有點高興兄弟為了不能遵守約定這麼苦惱,接著默默把珍藏的片子塞回盒子裡頭。

「……」

 

哇靠看起來超可憐的!

虎杖悠仁打從心底覺得東堂葵的情緒真的是驚人的容易理解。

雖然她此刻看出東堂的失落但並沒有察覺到東堂誤會了什麼。

 

「……啊!我看錯了看錯了!是下禮拜啦!」

心腸太軟是所有人都明白的虎杖悠仁的個性。因此虎杖注意到時就已經這樣捅了自己一刀。

「兄弟……!」東堂瞬間感動落淚。

 

──唉、算了算了,畢竟是自己先答應的,看就看吧。於是虎杖很快地在和釘崎的對話視窗輸入幾個字。

 

「……虎杖!」與此同時,人在自己房間內的釘崎野薔薇握著手機嘖了聲。

『五條老師說的任務完成了!不過我今天還是會住東堂這喔!會給妳跟伏黑帶土產啦!』

釘崎看著那則訊息,實在不太想去認真思考虎杖到底為什麼跟那個東堂感情不錯到會過夜,更不想去探究自己內心的女性直覺在想什麼。

她決定要是明天虎杖沒有真的買很多好吃的東西回來彌補自己這份莫名擔心的心情,就要跟真希學姐再把虎杖帶去百貨公司試穿洋裝。

 

 

場景繼續回到東堂葵的公寓小套房裡頭。

看著東堂興致勃勃地拿了好幾部片在自己面前一致排開,什麼禁慾開發、小惡魔的絕頂誘惑,唉隨便啦什麼都好啦!虎杖悠仁在對方期待的眼神下隨手選了最右邊的片。

畢竟打定主意等會滑手機或盯著螢幕放空發呆消耗時間的,其實播什麼都沒差。

「喔!真不愧是兄弟!這部很不錯!」

自己都選過一輪了不管我選哪個你都會這樣說吧?!虎杖在心裡吐槽。但至少事情有了點進展,因為總算開始播影片了。

可幾分鐘後虎杖心裡大喊著早知道應該還是要仔細看看封面的。為什麼什麼不挑偏偏要挑學長跟學妹的設定啊!還穿制服!啊!我知道這部!我還看過好幾次!只是系列作有一集淋雨什麼的滿無聊的──該死,但這系列還是真的很實用!早知道就選那個什麼歐美晨跑野戰的了!

明明打算放空但最後還是老實地坐在旁邊跟著看起影片。虎杖有種自己明明清楚東堂的性癖跟自己一樣,早就該明白如此一來東堂推薦的片就幾乎都會是自己有感興趣的片了。

 

「!」

「?」

在覺得自己心跳越來越快的時候,東堂的手碰到了自己,虎杖接著發現東堂只是要伸手拿放在旁邊的遙控器罷了。

非常認真投入的東堂葵一點也沒有察覺虎杖悠仁在緊張些什麼。

暗自嘆了口氣,虎杖說服自己找個其他東西轉移注意力,但又忍不住瞥了眼液晶電視,上頭的女優正看起來很舒服地被吻著。她不曉得為什麼感覺自己臉熱熱的滾燙,心臟再次狂跳。

嗚哇──不妙不妙,不能再看下去了──還是說吃壞肚子溜去廁所滑手機好啊?虎杖開始替自己想辦法。

嗯,好像可以。還可以跟東堂強調她會上超久所以東堂可以安心的看片。她絕對會讓東堂能安心擼好擼滿神清氣爽後自己再從廁所出來的。

 

「……」虎杖小心翼翼地起身,暗自希望專注在片子上的東堂葵沒注意自己離開,「我我我去一下──」

「?兄弟要去哪?」

「唔喔?!」

沒料到會被這樣拉著,虎杖一個重心不穩往東堂身上跌去撲個滿懷,她剎那想說這又是什麼漫畫劇情,然後東堂的肌肉還真硬。不過似乎有什麼硬梆梆的東西頂著自己──

啊、糟糕。

說到漫畫劇情,那現在那個頂著自己的,硬梆梆的不就是……

 

她接著馬上發現自己的腿頂著的是東堂的東西。

虎杖悠仁腦袋瞬間空白。

 

奇怪臉怎麼那麼紅?東堂葵看著滿臉通紅的虎杖悠仁定格在自己面前。

是說兄弟的身體好軟啊、視線往下才注意到原來是胸部貼著自己,更不妙的是命根子巧妙地被虎杖的腿貼著。這下換東堂腦袋一片空白。

 

幾秒鐘過去,兩人不發一語地慢慢移動回原本的位置。氣氛無比尷尬。

 

「……不做嗎?」虎杖打破了沉默。

「……!?」

 

而IQ53萬的他一下子得到一個結論:看了A片而有了生理反應的不僅是正值青春精力旺盛的自己,當然還有身為超摯友的兄弟──虎杖悠仁。

「咦?啊!我的意思是說東堂你可以擼啦、就你平常自己做的那……」虎杖這才發現自己剛才說的話簡直是另一個意思。

原本是要跟東堂說就把自己當不存在的人,不要顧忌的擼之類的,或著她也可以去廁所迴避,哪知道說的像是一起做之類的──不過好像……也不是真的不行,畢竟現在……──或許是剛才的意外碰觸讓虎杖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總覺得氣氛越來越奇怪、雖然尷尬卻不討厭,甚至身體好像有點想發生什麼──

「那我們來互擼?」東堂回,於是湊近到虎杖身邊接著伸出手探向裙內的安全褲。

「互擼?!」什麼東西?!

 

不過下一秒東堂臉色大變。

「摯、摯友!」東堂葵無比吃驚,「你下方的小兄弟……!」

「……我不是早說過我變成女生了嗎!」被碰觸時虎杖感覺自己全身像有微弱的電流流竄般無比酥麻,同時也感覺到原來自己內褲裡頭也早已氾濫成災般濕黏,很快的明白身體想要有更多的碰觸,但東堂的反應讓她傻眼。

「我以為是指長出胸部、個子變小……!」東堂葵思考起當時要是知道兄弟連那根也整個消失不見的話,自己會第一時間怎麼樣才能把自己這大包給藏起來,果然還是要為了兄弟把雞雞切掉嗎!

「所、所以就說我的……啊、那裡……」沒能把就說我的雞雞不見了說完,當東堂的手往內褲裡探去,帶著繭的粗糙肌膚磨過小小的陰核時虎杖一下子縮起身子靠向東堂。

「嗯啊……」奇怪、這是什麼?

 

感覺一根、兩根手指慢慢地埋沒在炙熱黏膩的軟肉裡頭,連清洗時都只是輕輕碰觸的地方被不斷攪弄著,虎杖發顫地感受著一切,沒能去思考忍住聲音般不斷發出細瑣的呻吟。

裡頭真緊、都纏上來似的。東堂心想。

 

「等、等下,東堂!」沒多久就感覺腦子一片空白,「停……、快停下……!」她這才用著已經迷糊恍惚的腦袋想著自己似乎是高潮了。

但這是比射精還要強烈的快慰,而且身體似乎還想要更多。

因為聽到了虎杖這樣說,東堂葵於是把手指抽了出來,卻發現上頭帶有些許血跡。

 

「「?!!」」

明明平常幹架流血都覺得很正常的兩人此時卻都嚇了一跳,「虎杖你會痛嗎?!」「啊?呃、不、不會?!」連自己都不太肯定。

自己的指甲平時都妥善修短,應該不是因為指甲的緣故。

啊、不會是處女膜吧。東堂葵突然想到初中性教育裡頭的詞。

「兄弟,你查查處女膜!」空著的左手飛快將手機解鎖並遞給虎杖。

「喔…!喔!」

於是兩人突然湊在小小的螢幕前觀看著關於處女膜的解釋。

 

「……真的不會痛?」

「不、不會啦!」又被確認了一次,雖然一開始好像有點痛,但虎杖現在只記得高潮的強烈快感。只不過居然連這東西也會有啊……

想了想,東堂突然又把手伸了過去愛撫。剛高潮過的下身卻一下又氾濫地分泌出透明液體。

 

「……都濕了呢……」

簡直就是那種片子裡會出現的台詞。兩人同時盯著東堂被自己的東西沾濕的右手,帶著水光甚至牽著透明淫液絲線的手指讓氣氛更加不妙。

被碰觸的感覺很舒服,虎杖光是用手指就感覺高潮了好幾次。

衣衫不整而下半身更是因為濕透的內褲快沾染到安全褲而早早就已脫下,她拉住東堂空下沒動作的手貼到胸前,胸部有些發脹地想要碰觸,而被揉擰乳尖和胸部時虎杖不明白為什麼這樣能感受到強烈的快感。

 

濕漉漉的性器看上去就像做好了萬全準備。

「……」解開皮帶將自己完全硬挺的東西握在手中,東堂抵著柔軟的兩辦嫩肉,陰莖來回在上頭磨蹭時能感覺到虎杖的恥毛刮搔著自己。

「東堂?!」當粗大的陰莖碰觸到自己時,她嚇了一跳。

被頂著的時候光看褲檔撐起的樣子就隱約覺得東堂的東西大概挺大的,不過看到實物時,比起長度、大概是粗度讓虎杖嚇了一跳。

柱身硬挺著,龜頭上的穴口濕漉漉的。虎杖突然覺得口乾舌燥地吞了口唾液。

「兄弟、我可以……」

 

如果現在要東堂停手的話以他的個性絕對會停下來的。

雖然釘崎跟京都校的人好像都說東堂不聽人話,但其實他是只聽自己想聽的才是。

虎杖悠仁沒有意識到自己很肯定東堂會聽自己所說的。

而且一定會很尷尬。

虎杖完全可以想像那尷尬無比的場面。

 

或許是因為自己都沒回話,東堂停下動作和自己對望。

她躺在東堂的枕頭上仰望著他有些散亂的長髮。他們親了起來。親吻的感覺很好。

 

「……一下下的話……」虎杖說。

 

所以感覺那根東西慢慢抵著自己插了進來。

 

被撐開的感覺很奇怪,東堂過於緩慢的動作也是,虎杖清楚感受著身體深處包覆住東堂葵的傢伙,緊緊抓著被單,她咬住下唇、心臟劇烈跳動著,然後東堂不曉得為什麼覆上了自己揪住被單的手。

 

虎杖悠仁靠著枕頭,他們倆人的身體緊貼著,那根粗大的東西現在全插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頭,「啊啊……」真不敢相信,她腦袋暈沉沉地感受著身體深處所傳來的快感,接著注意到東堂葵的手游移到自己肚子上頭。

 

「?」

接著感覺到粗糙的手掌撫掠過上頭,甚至稍微按壓了會。

「嗯……啊啊、」虎杖蜷起腳趾,明顯地弓起身體、全身發顫似地發出了呻吟,同時更加絞緊了東堂的陰莖。

「唔──!」東堂葵感覺摯友的裡頭劇烈地收縮著將自己纏的更緊,「虎杖!我弄痛你了嗎?!」柔軟滑嫩的下腹裡頭是自己的東西──這樣的念頭讓自己忍不住想摸一摸,嚇了跳地脫口詢問,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差點要射了出來。

 

你怎麼能弄痛虎杖呢!東堂葵!

 

「啊……」汗水滑過通紅的臉蛋,從額頭流下眼角的汗珠看起來像那對濕潤的眼睛流出的淚水,「東堂……」幾乎說不出話來,虎杖悠仁只是不斷地發出細小的呻吟。

 

……想要親吻。

這個念頭浮現在虎杖腦海中。

接著感覺到東堂的身體沉沉地壓了下來,同時體內的陰莖也進入到更深處,不過比起那些,被親吻而滿足的感受更加強烈。

 

「……」幾分鐘過去,覺得自己要射了的時候東堂把陰莖抽了出來,不能射在裡頭的想法閃過腦中,但因為太慢拔出來因此自己的東西噴濺在虎杖的下腹和會陰整個都是。

 

虎杖感覺自己下半身因幾秒前被粗大的東西緩慢抽插著而有些麻麻的。淌著透明液體的入口慢慢收攏著,大腦有些遲鈍,緩慢想著剛才她跟東堂做了的事情。

瞇起眼睛,在闔上眼前注意到東堂明明射過的陰莖卻仍然硬挺著,但她現在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留意起身走去廁所的東堂葵。

 

「兄弟,來,喝水。」

「喔……」全身乏力,被喚起來喝水時虎杖迷糊地想著剛剛似乎不小心睡著了。

「要洗澡嗎?還是毛巾擦乾就好?」

「等下在洗……」

「那我先去洗哦?」東堂葵起身。

「嗯……」總覺得有點熱。虎杖掀開不曉得什麼時候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

但柔軟的觸感突然又包覆住自己。

「至少先用浴巾包著,不要小看冷氣啊。」

被包裹住,虎杖悠仁忽然非常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剛才真的跟東堂葵做了的事實,臉蛋再度滿臉通紅。

 

居然做了!!!

她不斷想著。

 

 

tbc.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