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苏】盲夏

少於 1 分鐘閱讀

我完了,栽小兔崽子身上了,当黑瞎子把醉酒的苏万压在苏万家的kingsize的大床上亲的时候在满脑子的黄色废料里蹦出了个我完了。

这话说起来,原是苏万高中毕业爆发式的考上了魔都的著名医学院,这给苏万爸妈激动的当即办了个酒会,还邀请了黑瞎子,说他这个师父教的好。

其实和他这个师父没啥大关系,毕竟苏万是个进沙漠都要带王后雄的主,黑瞎子只不过推波助澜的“稍稍”让他多做了点题罢了。

就是苏万挺激动的,喝了不少酒,谁来敬他他都不拒绝,他酒量又不好,不一会就醉了,苏万酒品差,一喝醉爱发疯,他爸妈还得照顾客人,就拜托黑瞎子把苏万送回去。

不得不说苏万酒品是真差,难怪黎簇很少带苏万一起喝酒,谁一喝醉就要跳河的,这谁顶得住。

“我是一条鱼,我要死了我要回水里去!” 苏万一个劲说自己是条鱼要回家,扒拉着大桥的边边就要往下跳,黑瞎子也不管他,就笑盈盈的看着他耍宝。

“你怎么不拦我!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就知道!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要我走我就不走! “说着利落的爬回大桥里面,缩进黑瞎子怀里,动作之快让黑瞎子一度以为他是不是没醉。

“臭小子,叫你平时别看那些无聊的肥皂剧,都和你说了看多了降智,你就是不信,你看,傻了吧。” 黑瞎子看着怀里的一坨坚持自己是鱼的苏万哭笑不得。

“不对啊,你谁啊? 你TM干嘛抱着我?! “苏万安静了一会就在瞎子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回过神来疯狂挣扎。

“小兔崽子,你TM别得寸进尺啊,你再动我就不客气了啊!” 瞎子一把掐住苏万命运的后脖颈,像提小鸡一样给苏万提起来,不出黑瞎子所料,苏万的死穴就是后脖颈,一提溜就没了声音,黑瞎子乘机给他塞进了车里,用安全带封印了他。

苏万一上车安静的不行,这是黑瞎子没想到的。 “早知道我早把你塞车里多好,还省的我多费劲。” 也不知道苏万听没听到,抱着封印着他的那根安全带,哼唧了两声。 “你说说你又不会喝酒非要陪着他们喝,现在醉的跟死狗一样,我怎么把你送回去? 天天的净给我找事儿。 要不是等你给我养老送终,我才不管你呢。 “苏万一不说话了,黑瞎子的嘴倒是停不下来了。

苏万没睡,他比刚刚吵着要跳河的时候还要清醒,他突然想借着酒劲做点原本借他八个胆子都不敢做的事情。

黑瞎子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开着车,根本没注意到被车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映的晦暗不明的那双眼睛。 夜色阑珊,大度的包裹着四九城的所有疯狂,贪欲,肮脏,也隐去了他的爱意与痴情。

苏万在想,他究竟是怎么爱上这个好似被猪油蒙了心的男人,明明连杨好那个傻子都看出来苏万喜欢黑瞎子,但这个人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保持着他们之间微妙的距离,既不远离,又不靠近。 黑瞎子很会与人打交道,他总能给人以一种舒服的相处方式,不远不近,就好像隔了一层纱,不会踏破别人的警戒线,又让人觉得亲切,好多人说瞎子和小九爷一样精,苏万倒觉得不是,要是他和花爷一样精,就不至于开滴滴了,要说人精那肯定还是花爷精,拖着一大家子人混的风生水起,他师傅顶多就是仗着自己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混得开。

苏万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尴尬的河鱼,明明是长在河里,却非爱上了海,想去海里活怕自己淹死,但回河里又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豁出命来陪他玩,他却对自己像海对鱼一样,活着不嫌多,死了不嫌少。

今天鱼喝多了,非要跳跳海来看看他能不能在海里活,他醉之前就和黎簇说过这事,黎簇那时候抱着吴邪花两万给他弄的ps5,心不在焉的说:“我的万啊,你这事,说简单也简单,就看你敢不敢豁出去,要是成了,你就喜获一个男朋友,我喜蹭一场酒席,要是不成,你还有两条路可走,其一,就是你和他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各不相干, 你以后也就不用惦记着他了;其二,就是你就当你喝断片了,啥也不知道,继续混在他身边当徒弟,当然他怎么对你我就不知道了。 “成了再说,要是不成,苏万当然知道互不相干是最好的,第二种方法无异于掩耳盗铃。

最好什么都不做,不戳了这窗户纸,就这么呆在他身边也挺好的。

但他想试试,他愿意做那条被水淹死的鱼。

毕竟那可是他平凡青春里最独特的盲夏啊。

“师父我要走了。”

“你这人真奇怪,怎么醉一阵醒一阵的。”

“我就这样,我说我要走了。”

“嗯我知道了。”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说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 ”

“你到底瞎的是眼睛还是心啊? 我说,我要走了,你难道真的什么都不想说吗? ”

“没大没小的,你想让我说什么?”

苏万不说话了,低着头,黑瞎子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觉得今晚的风有些烫人,他烦躁的打开窗点了根烟。

“师父,我觉得你知道我喜欢你。”

“你想证明什么呢,苏万。 你早该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黑瞎子转着手中的的打火机,打火机一明一灭的,让他觉得有点刺眼。

“我想证明什么? 我不想证明什么,我就只是想要个结果,要个答案,哪有人会上赶子给你使唤着玩? “苏万一把抓住正在燃烧的火机,黑瞎子连忙抓住他的手,手心里已经有一片红肿了。

“你有病啊?”

“我就是有病才会喜欢你。”

苏万抽回手,解开安全带就冲下了车,跑到门口才发现自己的钥匙刚刚被黑瞎子摸走了,手机还在他手上,现在回去太丢脸了。他一向小心谨慎,喝了酒之后别说翻窗了,看着台阶都打转。他一脸抑郁的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外的廊灯,家里廊灯早该换了,一闪一闪的晃得他眼睛疼。醉了酒的脑子不是很清晰,基本是浆糊,思来想去是该放弃了,干嘛不对自己好点。黑瞎子说的对,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喜欢不就是喜欢吗?哪有是不是同一个世界的说法?

苏万晃了晃脑袋,夏夜的风又闷又热,带着一股土腥味,像是要下雨,酒精的作用下苏万越来越不清醒,在外面睡着太危险,指不定一觉醒来就被绑架了。(黎簇:内涵我?)他现在算是完美诠释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鼻子一酸,有点想哭。

果然苏万刚想着会不会下雨,下一秒就开始下起猝不及防的瓢泼大雨,好在房廊淋不到雨,就是有点冷。他往里面坐了点,闭着眼睛对着那个破灯,闭着眼睛并非什么都看不见,他还是可以感受到明明暗暗的光,师父的眼睛估计也就比这好点,怎么又想到他了?苏万对这个舔狗自己表示唾弃。

忽然眼前的明明暗暗彻底黑了,我瞎了?还是灯彻底坏了?苏万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带着墨镜的脸凑在他面前,似乎在观察他有没有死绝。

“你干嘛?!”苏万猛的往后一仰,哐的一下就磕到了墙壁,这一下可是真的实打实的疼,生生给苏万逼出几滴眼泪来。“我靠你是不是有病啊?靠这么近干嘛?疼死我了。”黑瞎子明显也没想到苏万反应会这么大,脸上全是诧异,没来得及拉住苏万,等苏万以头抢墙,疼到流出眼泪来才无语的把苏万拉进怀里,难得温柔的揉苏万后脑勺。

“小傻子。”

“你才傻。”苏万在黑瞎子怀里看不见神色,只是没啥力气的给了瞎子一拳。

“下雨了怎么不进去?小心感冒了。”

“钥匙不是给你摸走了吗?”

“那你怎么不回来找我要啊。”黑瞎子一边把痛到五官狰狞的苏万拉起来,一边摸兜找钥匙开门。

“我刚和你吵架,回去找你岂不是很丢脸。”

“你在我这丢的脸还少吗?”黑瞎子笑着开门把苏万架进客厅,苏万是真的喝多了,酒劲真上来之后走路直打拐,黑瞎子怕他真摔了,干脆把苏万打横抱起来送卧室去了。

“我要洗澡!”苏万刚躺下,就扒着瞎子喊要洗澡。

“你醉成这样怎么洗?”黑瞎子撸了把被雨水淋透的头发,难得耐心的按着苏万不让他乱窜。

“你给我洗。”苏万突然不挣扎了,睁着一双不甚清明的眼睛盯着黑瞎子。

“你到底醉没醉啊?”黑瞎子开始怀疑苏万在装醉了。

“你给不给洗嘛!”

“好好好,洗洗洗。”

浴室的灯太亮了,黑瞎子这会几乎处于全盲的状态,眼前白茫茫一片,还不如闭着眼,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他闭着眼睛帮苏万洗澡,视觉丧失之后往往触觉会格外清晰。

他能感觉到苏万因为醉酒而比平时更高的体温,能摸到苏万前两天训练的时还未彻底愈合的伤疤,和因为被水泡太久而微皱的皮肤。该是天太热,黑瞎子觉得有点躁。

“啪。”

苏万把亮的像个太阳的暖灯关了,浴室里瞬间暗了下来,只有那个暖灯开了太久还有点余光。黑瞎子刚睁开眼睛想问他又发什么疯,居然被苏万突然一下使得猛劲拽进了浴缸里。这个浴缸的尺寸刚刚瞎子就想吐槽了,一个人洗太大了,空唠唠的没啥安全感,主要是苏万现在不好抓;现在两个大男人一起卡浴缸里又有点挤,稍微动动就挺危险的。

“你要干嘛?”黑瞎子把手抻在浴缸的边上低头看着苏万。

“我想通了,我/干嘛非得让你同意啊,喜欢就直接冲啊。”苏万的脸通红,胆子也比平常大,但是眼睛亮晶晶的,像沉了一汪月亮。

“你想好了?强扭的瓜不甜。”

“但是解渴啊,”说着苏万用腿顶了顶黑瞎子已经快忍不住火热,“况且,不扭扭怎么能知道甜不甜。”


黑瞎子把因为被水浸湿而扒在身上的黑色t恤脱掉,解开皮带在苏万手腕上卡了个越挣越紧的活扣,抬手打开淋浴头让温热的水填满了刚刚被两个人嚯嚯的的差不多的浴缸,他把苏万抱在怀里,掰着苏万的头和他接吻。

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顺着小孩肩就往下摸,撩的小孩冒一身火,想转过身来,结果被困的死死动都动不了,黑瞎子看着眼前小孩因为情欲而泛红的眼角,突然起了点坏心思,他放过了苏万快喘不过气来的嘴,开始故意轻轻的舔苏万的脖子,苏万的脖子一向敏感的要死,几乎可以说是死穴,被轻飘飘地舔了几下,整个人都嗲了,蜷起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蹭黑瞎子的腿。

黑瞎子揉捏着苏万的下身,刚成年的小处/男哪经历过这个啊,没两下就泄了。黑瞎子故意凑在他耳边笑,似乎在嘲笑他的持久力问题。苏万气的转头就咬在黑瞎子的嘴唇上,真给他尝出些血腥味。

“嘶,小屁孩胆子大了,敢咬我了。”黑瞎子这话听着好像是生气了,但手指缺按在了小孩的穴/口边上打圈,一点不着急。反倒是苏万紧张的收了收穴/口。

“怕了?刚刚怎么这么嚣张?你现在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说着试探着把手指伸进去。

“呃,你丫轻点,好奇怪啊。”

“才一个手指就受不了了?还早呢宝贝。”黑瞎子一边探索苏万的身体一边在旁边翻找有没有啥可以代替润滑的东西,翻了半天就看到一盒好像属于苏妈妈的面霜勉勉强强可以试试,不过这也突然提醒了黑瞎子。

“你爸妈突然回来怎么办?”黑瞎子虽然嘴上担心,但是动作一点没停的意思,挖了一大块面霜让它随着手指一起开拓苏万的身体。

“呃啊,哈,他们今晚不回来了,酒店房间,呃都定好了,衣服都收拾了,呵,明天一早雨一停,就呃,坐飞机度假去了,你轻点。”苏万面色潮红,小幅度的扭着腰。

也不知道是苏万太有天赋还是瞎子活太好,在润滑油平替面霜的操作下苏万很快就能适应黑瞎子的三根手指在他身体里进出了。

“哈,师父,哈,可以了,可以进来了。”苏万满身潮红,被欺负的满脸泪水。黑瞎子的墨镜刚刚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他现在看什么都不真切,唯有苏万那一双带着漫漫情欲,漫漫爱恋的眼睛看的特别真切,苏万真的很喜欢他,他知道了。

沾满肠液的手指被抽出连带出一些滑腻的液体,他抓着苏万的腰,慢慢将肉刃挤进去,对于苏万这种小雏菊来说,要容下黑瞎子还是太困难了,他被逼的挺起腰往后仰,苏万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可偏生生这个动作把苏万的锁骨直接递到了黑瞎子的面前,黑瞎子轻轻的用牙齿在苏万锁骨上咬了咬了,苏万能感受到黑瞎子微微粗糙的舌头在锁骨窝上舔了一下,激得他后穴都猛的收紧,差点给黑瞎子吸射。

“放松点。”黑瞎子拍了拍苏万的屁股,示意苏万别这么紧张。等苏万差不多适应了之后黑瞎子慢慢抽出一段又狠狠撞了进去,刚好撞到那个凸起的腺体上,惹得苏万一声甜腻腻的叫声。

“我运气不错嘛,你说是吧万万?”黑瞎子故意贴到苏万耳边用气音说荤话。苏万刚觉得整个万都要被那一声气声蒸发了的时候黑瞎子突然猛的冲撞起来,真实的让苏万体验了一把一秒升天,一秒落地。

苏万的酒早就因为这一通操作醒得差不多了,现在微醺的状态反而让他更加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兴奋和清晰。他完全听得清自己的喘声,黑瞎子的呼吸声,因为进出被带动的水声,都放大了数倍穿进他的耳朵和尚不清醒的脑子里。

两个人肌肤相贴,因为水的加入,身上更加滑腻,黑瞎子都快抓不住了,生生给苏万抓出几道红印子。

高频率小幅度的抽插让苏万爽的仰着头失神尖叫。后来实在受不了黑瞎子肩上咬了个牙印子,舍不得咬,皮都没破。

苏万的双手被皮带勒出了一条红痕,黑瞎子似是大发慈悲给苏万解开了,手腕又红又肿,被绑太久还有点麻,苏万手一被松开,黑瞎子就退出了他的身体,肉棒拔出小穴的时候还发出来“啵”的一声,可惜苏万现在精神恍惚,不然绝对要羞得钻进水里。

苏万夜视能力不差,他和黑瞎子贴的太近,近到能看见对方头发上滴下来的水。

黑瞎子把他从已经有点凉了的浴缸里抱了出来,用浴巾整个一裹丢到了苏万卧室的床上,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苏万的床靠着一扇大飘窗,窗台上铺了一层柔软的白色皮毛,苏万莫名其妙的想,要是这上面沾了点什么东西估计会很难清理吧?他刚靠着自己从裹得死紧的浴巾里挣扎出来,就被黑瞎子压着趴上了飘窗的柔软皮毛上。

这次黑瞎子刚进去就被温热的穴肉热情的附上,肉刃减缓了速度,没有像刚刚一样猛烈的动作,他慢悠悠的在小穴内抽插,但刚经历过猛烈性事的苏万耐不住这样缓慢的操弄,这反而让他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痒意,想要更加粗暴的对待……

“师,师父……哈,师父……”苏万放软了声音回头泪眼汪汪的和黑瞎子接吻。

“怎么了万万?你不说我不知道你要干嘛啊。”黑瞎子故意停在了穴口,俯下身体轻轻的含住了苏万的耳朵。

“师父……你欺负人……呃,我要……”苏万满脸泛着春色,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要什么啊万万?”黑瞎子恶劣的一个深顶,逼得苏万一声惊叫。

“要师父……啊,要师父狠狠的操我,师父你别,别吊我了……求,求你,操坏我……啊!”

夏天的暴雨总是轰轰烈烈,盖的住人世间许多爱与欲,谁知道这滂沱得大雨里,有没有那一个少年的春梦成了真?


他俩胡闹到三四点钟,窗外的雨已经停了,苏万酒醒了莫名其妙清醒的不行,他蜷在黑瞎子怀里,觉得自己病的真的不轻,哪有上赶子送上门给人操的。

“在想什么?还不睡。”

“我在想我脑子真的有病,明知道你不喜欢我还上赶子给你睡。”苏万现在心情格外差劲连带着说话都一股火药味。

“谁说得?”

“什么?”

“谁说我不喜欢你?”

“你不是说我两不是一个世界的吗?”

“你都不怕喜欢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来找找你?”

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再爱你一点吧。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