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たまいお|手心冰冷

少於 1 分鐘閱讀

到了少了暖爐及被窩就會十分痛苦的日子,在用過熱騰騰的晚餐後環說要去一織房間打遊戲,今天到底是用了「你的房間比較暖」還是「在那我比較能專心」當藉口,一織一時想不太起來,但他也習慣了,長久以來培養的默契就是環隨便找個藉口去一織房間窩著,一織沒有說「不行」的話就是默許。

いおりん真好懂,這樣真好。環心裡這麼想。

「好冷。」然而在房間的保護下他低估了該死的冷氣團,冰冷的空氣穿透他過薄的長袖上衣,這時才發覺自己低估了最近的天氣。

在自己房間內打著遊戲的環突然嚷嚷著,坐在床上裹著毯子的一織繼續看著自己手上的書籍,私毫沒有要理會的意思,他可不想將溫暖的毯子與對方分享。環看見對方沒有動靜,早就知道自己會被無視:

「いおりん,我好冷好冷好冷。」

「四葉さん與其在這裡呢喃,不如回自己床上取暖吧?」

「欸,不想分我一點毯子嗎,真小氣。」

「什麼…」不想與心胸狹隘的同班同學繼續計較,他拉開一側原本裹著毯子的手,示意自己願意讓步。

「果然いおりん最好了。」像個孩子一樣,環放下手中的遊戲機,將身高183cm的身體鑽進一織所讓出的小空間。原本一織是想讓他自行拿取的,沒料到這麼大的一個人會這樣跟他擠在床上,而且不管是誰,這麼近的距離都會讓他有些緊張。布料磨擦的聲音近在咫尺,還有一點焦糖的甜味入侵鼻腔,一織稍微笑出來,對方晚飯後的甜點總是布丁。

這樣的氛圍讓他想起小時候與哥哥在同個被窩裡一起聊天的事。

「心情很好嗎?」發現身旁的人心情好像不錯,環詢問。

「想起哥哥以前冬天時總替我準備好多可以暖身子的東西。」

「三月月真溫柔。」原本還想說一織也太怕冷,想必會被說只要是正常的人類都會怕冷吧,環沒有繼續說下去。

「哥哥一直都是這樣,會泡一杯熱可可,拿暖暖包讓我暖手,並且溫柔的替我蓋上我最喜歡的毯子。」從靠著的人那傳來了在這個季節珍貴的溫度,一織的重心稍微移了過去,好像不曾對哥哥以外的人這樣,但現在的氣氛很好,他覺得這樣也不壞,對方是個讓他很安心能說些回憶的人。

「是有兔耳friends的毯子嗎?」

「才不是,那個時候還沒喜……呃,是素色的毯子,跟哥哥的是一對,哥哥的是橘色,我的是深藍色。」

「很幸福呢,我也有和理一起幫老師準備熱可可給大家。」

「四葉さん也很溫柔。」

「啊,想回去了。」不只課業,工作上的事情也很多,環思考下次放假是不是該回去看看福利院的大家,有點想念圍著他喊著環くん環くん的小毛頭們,也想看看老師和院長的笑容。

「偶爾回去也不錯,相信他們都會很高興。」稍微搓一搓還有點冰冷的手,想像著同班同學過去在那裡的生活,對方露出這個笑臉表示那裡是一個溫暖的地方吧。

「いおりん也跟我一起回去吧。」

「欸?」

「答應過了,跟老師說會帶重要的人回去。」

「還有更重要的人吧,像是……」畢竟隨便帶一個陌生人(對福利院的人來說)回去不太好,一織想拒絕卻被硬生生打斷。

「即使我現在沒有暖暖包,也能讓いおりん的手暖起來喔,看。」環輕輕搓揉著他的手,動作帶了點小心翼翼,像是對待珍寶般生怕有絲毫損傷,原本有點抗拒也似乎因為感到溫暖而漸漸放鬆,但一織的臉依舊漲紅,微微皺起眉頭的樣子也讓環覺得十分可愛。

理也是手腳容易冰冷的體質,這個季節一到總是要窩在溫暖的地方,也很容易因受寒而感冒,而環是不怕冷、一年四季手心總是溫暖的體質,他喜歡用自己的雙手搓揉著妹妹冰冷的手掌。

不管從過去到現在都一樣,不曾改變,他希望能靠雙手溫暖他重要的人,希望能好好保護好重要的人。

「那確認好日期再告訴我。」

「啥?」

「你回去福利院的日期……如果後悔了就當我沒說。」

「耶──!いおりん最棒啦。」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