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たまいお|CAPE CHINCHERINCHEE 01

少於 1 分鐘閱讀

-來公開之前出的本子內容+一篇番外

-遊戲《來我家玩吧》PARO(不會牽涉太多,沒玩過也可以輕鬆閱讀)

-大狼四葉環X工坊主人和泉一織

-噗浪安價本篇修正整理,噗浪原文:https://www.plurk.com/p/n4l7cp

 

 

和泉一織比昨日更加早起,被鬧鐘喚醒時微張的眼睛感受到的陽光毫不留情的照射,他想好好的躺回去與床溫存,但理智與慾望的戰爭終究還是理智獲勝。將自己打理一番後,和泉一織穿上有著兔子圖案的深藍色圍裙,戴起手套保護自己的雙手。他拿起羊皮及修剪、打磨工具,開始製作皮繩,近期有接到不少公事包的委託,他想提早準備以避免之後的忙碌奔波。

公事包啊……和泉一織回想起來到這個工坊的回憶,如果當初沒有接觸這方面的事務也沒有人推薦他前來,他可能是個走在路上隨處可見的上班族吧。

使用打磨棒專心的將不規則凸起處磨平,他湊近著端詳,不遺漏任何細節,工坊主人私毫不苟正是這間工坊能維持下去的原因之一。門鈴清脆的聲音將投入工作中的和泉一織拉回來,來的客人是一位有著水藍色毛髮的大狼,身著白色上衣、深藍色斗篷及灰色長褲與靴子,看似隨性卻十足展露他高大的身材,下垂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的雙眼直直的盯著他看卻沒有開口吐出任何話語,和泉一織只好出聲詢問。

「您這次又需要什麼呢?」

「我想要買布丁,能馬上幫我做嗎?」

「布丁不是那麼快能做出來的,更何況還要放進冰箱凝固,要不您先跟我預約改天再過來拿?」這位客人的到來總是讓他懷疑自己的工坊其實是甜點鋪,他已經做了好多好多布丁,每天擠的牛奶跟母雞下的蛋快供不應求了,好幾次他得向其他工坊委託才能取得不足的原物料。

不,他想起來了,除了大量布丁,這位名叫四葉環的狼還曾經要求過大量國王布丁造型的製品及全套傢具,雖然很想拒絕,但這對工坊來說的確是蠻大的訂單,他還是接受了但希望四葉環多給他一些製作時間。想當然爾他那陣子總是從早忙到晚,真是多虧他的福。

「欸,那我在這裡等你,反正我今天沒事做。」四葉環環顧了下四周,找了一張看起來品質不錯的棉紗雙人沙發坐了下來。

「不認真過活的話會變胖的。」虛度光陰坐在同個地方看他在工坊裡埋頭苦幹實在不是個好主意,若要打發時間也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和泉一織實在無法理解四葉環在想什麼。倘若對方待在工坊裡,其中的視線也會讓他無法自在專心的製作商品。

「我有在運動,不會胖的。」有自信的說著。

「還是請您晚點再來吧,您一直待在這裡我是無法做出完美的布丁。」事關布丁的品質四葉環決定犧牲自己在工坊裡殺時間的機會,可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若能造就無論是色澤、口感及滑潤度都最完美的布丁,四葉環早已有犧牲自己的打算。

「那我下午再來,拜託了。」

看著離開的身影及隨即而來的門鈴聲,四葉環離開倒是挺乾脆的,和泉一織這麼想著也鬆了一口氣。他放下手中的羊皮及打磨棒,走向儲藏櫃尋找擠牛奶所需的木桶。

四葉環再次回到工坊時發現大門已上鎖,他垂著頭看著手中的花圈,那是他在綠地摘到的六瓣白色小花製成的,花圈的製作方式當初是和泉一織教導他的,雖然製作步驟在記憶中很模糊,但四葉環還是很努力的去回想並嘗試。

「應該……不會做太醜吧?」坐在門口靠著牆,決定等到工坊的主人回來親手交給他。

午後的太陽恰好從工坊門口的玻璃窗灑落一片暖色的光線,享受的曬著太陽,四葉環的呼吸節奏漸漸平穩,進入了有著滿滿布丁圍繞著他的夢鄉。

睡著的四葉環口中還念著「布丁」,見狀的和泉一織忍不住輕聲的嘆氣並笑了笑,對方的睡顏是如此的柔和純淨,彷彿替他的生活帶來一些樂趣,和泉一織像是多了一個大孩子要照顧,他似乎也有些沉醉在這種偶爾有人陪伴的生活。

為了不驚擾對方,和泉一織拿出鑰匙繞去後頭的倉庫,從倉庫進入工坊,將手上從村裡一間知名商店購入的羊皮及牛肉放置好,並順手拿了張毯子。

「身為狼族應該要好好照顧自己漂亮的毛髮才行。」和泉一織輕聲的對著無法將這話聽進去的人說著,整理了下手中毯子的皺褶並慢慢接近他。

重要原料之一的鵝卵石此時此刻成為和泉一織的絆腳石,在跌落至地面之前腦中的想法只有吵醒他就不好了,對於即將面臨的碰地,大腦給予的反應是緊閉雙眼,不過預料的疼痛並沒有發生,他意識到自己跌進柔軟的毛皮及肉體中。

「いおりん還好嗎?」因突然的重量壓在身上而醒來的四葉環擔心的問著,雙手為了吸收對方的衝擊力道牢牢的抱緊他。

實在是太糗了,和泉一織滿臉通紅的將臉埋到更深的毛髮裡,他想就這樣裝死。

「是在跟我撒嬌嗎?」以四葉環的認知來說,將臉部埋到對方的毛髮裡確實是撒嬌的行為之一。他好開心,那個他喜歡的工坊主人總是專注在製作的工藝品上,原來心裡其實還有他嗎?四葉環愉悅的將懷裡的人抱得更緊並蹭了蹭對方,原本對高大的狼而言和泉一織這樣的身形算較為瘦小,如今在懷裡的人兒更顯得可愛。

「不是的……請您不要誤會……嗚……」被愈抱愈緊的他發現包裹著他的毛皮觸感實在太好了,這種柔軟溫暖的感覺竟然讓人覺得幸福,和泉一織努力的抗拒自己對於毛茸茸動物的鍾愛。

「喜歡的話可以常常這樣抱我喔。」發現和泉一織也將自己抱緊,四葉環喜孜孜的說著。

他才沒有因為喜歡蓬鬆的毛髮才抱更緊,只是出於職業需求在測試毛皮的柔軟度而已!害羞的和泉一織心裡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他便聽見從遠處傳來、逐漸清晰的跑步聲。

「放開我弟!讓我來!」和泉三月的吶喊響徹雲霄,和泉一織聽見自家哥哥的聲音嚇得放開抱著四葉環的雙手,趕緊坐正並拍拍身上沾染到的泥土。

「哥哥?」

「一織你還好嗎?身上有沒有破皮擦傷的地方?」和泉三月左瞧右瞧,仔細觀察著弟弟的神色及沒有衣物保護處的肌膚是否有一點異樣。

「我沒事的,多虧四葉さん我才沒有受傷。」

「抱歉啊環,因為職業病的關係我想先處理一織的傷口,希望沒有嚇到你,謝謝你沒讓我們家一織受傷。」

「小事一樁啦。」被誇獎的四葉環便有些驕傲的挺直了身軀,自己厚實的毛皮保護了他真是太好了,同時和泉一織也鬆了口氣,方才哥哥應該是沒有看清楚自己與四葉環相互擁抱的畫面。

「我先趕去廣場,那邊好像有寵物受傷了,有機會再聊啊。」和泉三月揮揮手道別後,便往廣場的方向奔跑,手中提著的緊急醫療箱發出的金屬碰撞聲也慢慢消失。

讓自己十分驕傲的哥哥是村子裡優秀的獸醫,時常治療受傷的寵物或是牛、羊、雞等家畜,深受村民的喜愛。和泉一織站起身子,向四葉環伸出右手。

「謝謝您,四葉さん。」

「いおりん沒事就好,啊,不過……」經由和泉一織的幫助而站起身的四葉環看著剛才自己做的花圈,因為剛剛那場意外,白色的小花被壓扁了。

「這是要送給你的花圈,不過現在壞掉了。」垂頭喪氣著。

「抱歉呢,不過先進來工坊吧。」評估了下花圈的狀況,應該還是有辦法修復。

坐在沙發上等待的四葉環,本來正看著和泉一織細心的持著聶子及一些他說不出名字的工具處理著,但擁有靈敏嗅覺的他聞到了焦糖及牛奶的香味,注意力很快就被拉過去。

好像在廚房?布丁是不是做好了?

走向香味的來源,廚房被收拾的乾乾淨淨但味道依舊瀰漫在空氣中,四葉環經不住好奇及誘惑,決定打開冰箱一看。

五天份的布丁裝在透明的玻璃杯子裡,被放在顯眼的地方,布丁與焦糖的比例依舊是完美的,美好的色澤勾起了他的食慾,四葉環吞了口口水,伸出手想馬上享用。

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出現在他正要拿取的布丁後方,四葉環將手縮回並揉了揉眼睛,確定視線中沒有再出現剛才的毛茸茸物體後才放心的拿起布丁坐回沙發。

「若要在這裡吃的話請記得收拾乾淨。」和泉一織放下修復完的花圈,仔細的環視做確認,用手巾擦了擦雙手。他剛剛好像覺得腳部有點癢癢的,似乎被蟲子咬了幾下。

「喔。」

看著一臉滿足的四葉環,和泉一織皺了眉頭,方才撓癢的感覺又來了,好像是在他腳踝的地方。

「你有感覺到工坊裡有蟲子嗎?」

「什麼蟲子?」他只覺得口中的布丁滑順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就是……」和泉一織往下一看,看到一隻毛茸茸的生物正在親吻自己的腳踝,他疑惑的將不明生物抓起來。

不明生物約十五公分高,有著水藍色的頭髮,樣貌與四葉環極為相似,身著米黃色的連帽服裝,帽子上有著像是焦糖般的點綴,王冠的樣式也讓和泉一織十分眼熟,若沒記錯與他有陣子大量製作的國王布丁製品上的圖樣非常相似,和泉一織忍不住湊近看,想瞭解如此迷你的尺寸衣物版型與正常比例是否有異、如何安排縫線位置。

「是國王布丁精靈!」四葉環一口咬定這個生物是國王布丁精靈。

「那為何國王布丁精靈正在親我的腳踝?」

「欸,好好喔不公平。」

「……」

國王布丁精靈貌似有需求時才會出現在人們面前,並會替完成他心願的人類帶來一份禮物。這些是四葉環強迫灌輸他的知識,再怎麼不相信這個不明生物的存在已增加了不少說服力,他指了指穿著布丁服裝的小四葉環,希望大四葉環能知道他的需求。

看著手裡捧著不明生物的四葉環似乎在聽著對方說話,和泉一織在思考是否該慶幸他們能夠交談。

「國王布丁精靈說他想吃布丁。」

「你的給他不就好了。」他所剩的材料好像不多了。

「可是いおりん做的布丁最好吃了。」

「我會再做給你的……若這麼小這麼可……這樣的生物留在這裡太久我擔心他的安全。」被突然稱讚的和泉一織著急的忘了使用敬語,工坊裡危險的器具實在太多了,也時常會有客人前來,若是因此被嚇著或跑出外面就不好了。

「好吧。」

將傳說中的國王布丁精靈放在桌上,和泉一織挖了一口布丁遞出去。

雖然是小小一杯布丁,但對身長十五公分的精靈而言,他等於吃下了與他等高的布丁,這食量實在不得了。

「他滿足了嗎?」擔心精靈攝取過量的糖分是否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影響,和泉一織詢問靈媒四葉環。

「他說還要吃第二個……怎麼可以那是我的!」即使是國王布丁精靈也不能這樣予取予求還對他獅子大開口,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野狗般,四葉環對著精靈大聲嚷嚷。

雖然不是很清楚他們的對話內容,不過應該是在吵架,和泉一織嘆了口氣介入擔任和事佬。

「是小孩子嗎?先給他吧,你的份我之後補給你。」和事佬忽略四葉環的可是,默默拿起第二杯布丁開始餵食。

小小的胃塞下了兩杯等身大布丁,國王布丁精靈張開四肢攤在桌子上,肚子因微微鼓起而露出來,和泉一織覺得這畫面頗可愛的,忍不住笑出來。

「いおりん笑了。」

「正常人類都會笑的吧。」

「只是いおりん笑起來特別好看。」四葉環托著下巴,看著自己身旁的人秀氣的側臉慢慢變紅。啊,好像還變得有點好吃了。

「……」

「真討厭,竟然是這傢伙逗いおりん笑的。」眼前的國王布丁精靈已經坐起身子,正在撫摸著自己渾圓的肚子。

「你一開始不是還很尊敬他嗎……幫我問問他滿足了嗎?」

靈媒善盡職守的開口,只見他表情越來越扭曲,和泉一織在心裡猜測精靈是否要了第三杯布丁。

「不行!」

「只不過是布丁而已,我再……」

「這傢伙想奪走いおりん的初吻!」

「什麼……?」怎麼擅自被認定是初吻了……?

四葉環貌似在為他的過份要求生氣之時,國王布丁精靈站起身,朝著和泉一織的方向走去,像是有話想說的手舞足蹈起來。

「怎麼了嗎?」可愛的模樣激起和泉一織的憐愛,掌心向上合併住雙手,他讓精靈走上他的手掌,捧在視線等高的高度,嘗試做第一次溝通。

「啾。」國王布丁精靈抱著和泉一織的臉頰蹭了蹭,一個細小的吻落在他的臉上,被小生物這般地撒嬌,他幸福洋溢了起來,感覺近期的疲勞全部消散。

「いおりん,不要讓他霸王硬上弓!」使用了少數記得的成語,反射神經優秀的四葉環身為狼族,看到已經淪陷的和泉一織即將被奪走初吻,右手伸出便一把拎起國王布丁精靈的帽子,走向窗戶邊。

「等等……別傷害他。」

「他要是向你要了更重要的東西你還要給他嗎?」因為和泉一織的聲音,四葉環停住動作,努力的克制情緒吐露心裡話。

「四葉さん……」

「偶爾想想自己,不要為了幫助別人傷害自己,我會很難過。」放下手中的生物,他垂著眼簾想避開對方難過的眼神。

國王布丁精靈回到了桌上,方才差點被丟到了外頭,他抱著顫抖的雙腳,若有所思的望著四葉環。

「抱歉,謝謝你想到我,是我的錯。」

「小心有天被不知道哪裡來的大叔拐走。」

「不會的。」

放棄了讓精靈回去原本的世界,兩人思考起他在這個世界生活的可能性。

「會被踩死吧?」

「……」和泉一織不語但無法否認。

若要將他保護起來,工坊內複雜的器具實在太多,別說一隻十五公分大的生物,就連一般人不曉得操作方法而隨意使用的話,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若是托付給四葉環……還是算了吧,他也不想拜託忙碌的和泉三月,不想給自家哥哥添麻煩。和泉一織單手托著下巴,他很想直接給精靈親嘴,那會簡單很多。

原本屈膝抱腿的國王布丁精靈扶著桌面站起來走向四葉環,心意已決的樣子慎重的開了口,嘴巴一張一合了一些時間,連四葉環也一臉凝重,和泉一織開始擔心起來。

「他說了什麼?」

「國王布丁精靈要回去他的家了,可是離開前希望我們能舌吻……」

「……什麼?」

這是什麼荒謬的願望?

聽到關鍵字,和泉一織止不住的去想像他和對方交換唾液親吻的畫面,無意識的臉頰發熱起來。

「他很喜歡いおりん,希望いおりん能跟喜歡的人相處的很好。這好像是他最後的心願。」

緩緩將話語補充完畢,四葉環看向精靈的雙眼,好像開始理解對方,但他認為與其滿足國王布丁精靈,依舊是和泉一織的意願最重要。

在這個世界,若是無法分清楚事情的重要性,是很容易讓真正重要的事物離去的。這是將他撫養長大的人告訴他的。

「算了吧いおりん,不想要的話就拒絕他。」四葉環將手疊在和泉一織的手上,對方纖細的手有些顫抖著,他皺著眉,希望對方不要再勉強自己。

「不……」他緩緩將臉轉過來面對四葉環,看起來很努力但眼神慌亂的飄移著,此時的和泉一織臉紅潤得像是外頭熟得剛好、已經可以收成的蘋果。

他突然想起和泉一織曾經用倉庫裡過剩的蘋果和麵包做的蘋果派,甜甜的味道遠大於些許蘋果天然的酸味,外皮酥酥脆脆的,包裹著香甜的內餡,頂端的奶油在嘴裡化開。四葉環知道這是和泉一織所喜愛的味道,這般甜滋滋的感覺當初讓他意猶未盡,現在眼前的人是否也是同樣的味道呢?

「我……並沒有說不願意。」那雙深藍色的眼眸對上了視線,柔和的表情彷彿道盡了埋藏的情感。

他是怎麼忽略還在一旁的國王布丁精靈、怎麼開始這個吻,四葉環已全然拋諸腦後。軟綿綿的觸感讓他反射性含住對方的嘴唇吸吮,隨之而來的細語呻吟誘使他更進一步掠奪口中的芬芳,四葉環輕輕用舌根試圖撬開緊閉的牙齒,他還能感受到對方抓住他腰間布料的手微微顫抖。

「いおりん……放輕鬆……」

低喃著像是蛇吐出的巨大誘惑,和泉一織無視了一切,伸長手摘下了甜美的果實。

濕潤的熱度包覆著他的舌尖,四葉環初步探索無人開發過的這個芳澤之處,和泉一織腦中一片暈眩,被昏沉沉的感覺壟罩住,身體的熱度逐漸上升,他無法克制自己的反應,只能任由喘息飄盪在工坊中。

下午的工坊應是光線最充足的時段。和泉一織想起第一次見到四葉環的畫面,毛茸茸的雙耳豎立在水藍色微長的頭髮上,以及背後的蓬鬆大尾巴讓他曉得對方是村中少見的狼族。當和泉一織保持警戒之際,對方緩慢的說著人類的語言自我介紹並說明想來買些布丁,應該充滿威嚴的大狼卻喜歡吃香甜的布丁而不是肉類,他笑了笑並收下來自四葉環手中的一朵白色天鵝絨,轉身走向設置在廚房的冰箱。

四葉環的到來令工坊更加忙碌了一些,但和泉一織卻覺得輕鬆自在,少了獨自在迴盪著工具敲打聲工坊的孤單,他心中似乎也和那朵天鵝絨一樣開得燦爛。

和泉一織曾坐在工坊二樓、一個他最喜歡的角落,傍晚時分熱情的陽光灑進這個角落,像是一場炫目的燈光表演,隨著光影的變化,被他妥善處理、安置在畫架中的白色小花寧靜的與他相似。

那種情感是喜歡嗎?

經由四葉環的主導,和泉一織生澀的伸出舌頭去回應,濕軟的觸感夾雜著身體的溫度一併傳遞給對方,四葉環加深了這個吻,像是空氣也全被啃食殆盡地掠奪他口中的甜美滋味。香香的,他覺得比蘋果派還是布丁都更加可口,用舌頭繼續品嚐,卻感覺還是不夠,他想要更多來自和泉一織的甘甜。

強烈的慾望促使他咬了對方的嘴唇,吃痛的聲音才喚醒四葉環的理智。

「好痛……」

「抱歉……いおりん太好吃了……」

看著和泉一織閃著淚光的雙眼還紅紅的,模樣讓人想好好疼愛一番,四葉環有點慶幸這個吻沒有繼續,他抓了抓自己也有些發熱的腦袋。

還在桌上的國王布丁精靈目睹了一切,發覺這點的和泉一織什麼話都吐不出來。

四葉環緊盯著精靈,對方的身體慢慢變得透明,桌面的深褐色塊混進水藍色頭髮及米黃色的連帽上衣裡,精靈唇部一張一合之後,拉出了一個微笑的弧度。

「他說謝謝……」

「希望你能平安回到你生活的地方。」和泉一織溫柔的聲音真心的祈求著。

國王布丁精靈消失後,彷彿這一切都是場夢,但唇上疼痛的感覺,提醒了和泉一織剛才的吻激烈的不可能是夢境亦或幻覺。

冰箱多出了一打布丁,四葉環說那是國王布丁精靈留下的禮物,但和泉一織不認為他只留下這點東西,他摸著自己胸前感受著心臟的跳動,因為精靈的出現似乎改變了點什麼。

「布丁就給四葉さん吧。」雖然也很喜歡吃甜食,但四葉環的布丁委託量實在不小,即使布丁留在家中也有極大的可能會回到他的胃裡。

「一人一半,多虧了いおりん,國王布丁精靈才能回家的。」他卻堅持著。

「謝謝。」

四葉環並沒有無視國王布丁精靈曾經說過的話,雖然對方曾經過份的要求布丁還有和泉一織的吻,但他還是相信精靈是有看穿人心的能力。精靈說過,他希望和泉一織能跟喜歡的人相處得很好,而精靈的願望也確實實現了。

「いおりん你喜歡我嗎?」

工坊瀰漫著一股令人不自在的氛圍,和泉一織心跳加速,但真心話莫名梗在聲道中,他無法自由說出口。

有些事情習慣了,會開始害怕改變。一方面對於這樣的生活樂在其中,一方面想更進一步卻又害怕再次孤獨。

這間工坊位在村莊的邊界,雖然顯少有人經過,但地理位置在方便取得各種資源材料的地方。在經營初期,他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勉強維持生計,也多虧和泉三月在治療村中的動物之際幫他推廣宣傳。

下午的陽光、工作台、大大小小的工具、原料、貼在佈告欄上的委託單、偶爾會有信件的信箱、外頭的動植物與農田以及在此工作的他。這些幾乎是和泉一織生活的一切,偶爾哥哥會來關心,偶爾會有顧客來委託,偶爾四葉環會出現並嚷嚷著想吃布丁,但他並不認為誰有必要去帶更多的色彩到他的世界。

和泉一織認為自己是喜歡四葉環的,但喜歡又如何呢?又能改變什麼?他不該綁住一匹自由的狼。

「突然想到還有事要做,抱歉失陪了,今天很忙的。」

在他轉身走掉的那瞬間,四葉環看見了和泉一織的表情,他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臂。

「いおりん……是因為我所以很難過嗎?」

「沒有的事,再麻煩四葉さん記得帶走布丁。」

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有離去前趁和泉一織有些恍神時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緋紅睜大眼的模樣實在可愛。

不過總是無憂無慮的四葉環多了一個煩惱──他喜歡的人好像也喜歡他但他不承認該怎麼辦?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