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ツイステ/ジェイトレ] 邀請。 [PG]

少於 1 分鐘閱讀

食用須知

1.本文為ツイステ女性向二次創作,CP如標題。

2.極短打。清水,蝴蝶球。OOC有,一如往常的地雷原。

OK?↓

  「我決定要追トレイ學長。」

  剛吃過午餐後休息片刻,ジェイト便在學生食堂內向自家攣生兄弟與竹馬面前發布關於個人的重大發表,此番言論完美的招來フロイト和アズール的注意,但與アズール以僵直作為反應相比,フロイト聽完後則顯得興趣缺缺——他對等等要怎麼以跑酷的方式跑到下堂課的教室還比較有興致。

  「我沒有聽錯吧?你是說ハーツラビュル寮的トレイ・クローバー對嗎?」

  「對的,正是他沒錯。」得到ジェイト肯定的回答後,深海的商人已能預見隔壁氣噗噗的紅心女王在法庭向他們下達死刑的未來了。「請問我可以知道原因嗎?」アズール邊極力控制面部肌肉邊詢問。

  「喔?你很好奇嗎,アズール?」罪魁禍首依舊是那副完美的秘書臉,無懈可擊的微笑惹得發問者打從心裡感到棘手。

  「我只是認為我有必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罷了。」アズール嘆口氣攤手道:「何況怎麼想都對你來說都沒有利益,不是嗎?」

  「這沒有關係,不是嗎?」フロイト笑著搭上半身的肩膀,向アズール這麼說:「反正ジェイト又追不到。」

  這番言論無異於他們之間投下一枚深水炸彈,瞬間現場氣氛凝重。

  「フロイト?」被搭肩膀的那個笑容凝住了。

  「嗯~?」絲毫不在意的フロイト歪頭,「說明起來好麻煩,直覺?總之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喔,ジェイト。」

  アズール按著突突直跳的太陽穴,準備起身阻止一觸即發的千日戰爭:「你們兩個快住手!我們是來享用午餐,不是來這裡打格鬥擂台的!」

  那怕這次他其實難得打從心底認同フロイト的想法就是了。

  當晚他效法海之女巫的慈悲心——實際上是多次表示工作忙不過來所以不想聽朋友的戀愛煩惱無果——總之アズール聽完ジェイト的說明後,章魚人魚停下鋼筆的動作,反覆咀嚼幾次友人的內容,問:「所以,你其實是想知道トレイ學長的真面目才決定去追求他嗎?」

  「沒錯,不覺得很令人好奇嗎?」海鱔人魚提起了之前他向那個學長要一些草莓好製作餐廳的新菜單之事:「到底在那張表皮下面隱藏著什麼,這讓我想起以前在沈船廢墟找到珠寶那樣,不覺得很令人感到興奮嗎?」

  アズール聽完有種不知道哪天會看到這條海鱔因為好奇而上社會頭條的錯覺,「真沒想到我也有說這句話的一天,但這次我不得不同意フロイト的意見,反正你也不是真心這樣想,勸你還是放棄吧。而且想了解トレイ學長的話,明明還有其他方法不是嗎?」

  ジェイト沉思了大約5秒,然後無視。

  看他那副德性,アズール便索性撒手不管,反正希冀隔壁宿舍的女王陛下不會率領他的撲克兵們給餐廳砸場子就好。

  ジェイト知道,雖然トレイ平時就是好親近且性格溫和,但要是貿然出手的話,絕對會引起對方的警戒心,那麼失敗的結果便顯而易見。

  於是他試圖增加相處時間,製造巧遇的機會,小心翼翼的拿捏距離感與偶爾產生曖昧的氣氛,終於好不容易才讓トレイ至少看到他不會找藉口閃避,最後發展到放學後可以私下在溫室裡的一隅各自帶著點心和紅茶密會的程度——但也僅止步於此,ジェイト看著坐在桌子對面拿出新製作的甜點的男人,說著今天做出新成品,所以後者認識的人都見者有份,連他也不例外。

  而ジェイト聽罷注意到計畫停滯不前的狀況,便開始想著可行的突破口,等他回過神來,發現トレイ也毫不客氣地盯著他看,「學長?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啊?哈哈……,抱歉抱歉。」午後陽光折射綠蔭,使得對方蜂蜜色的眼瞳看起來更加柔和,「我只是意外ジェイト你也有可愛的一面而已。」

  「……可愛?」

  「嗯?讓你覺得不高興了嗎,但看你吃得很開心,連帶製作這些餅乾的我也很有成就感!」トレイ說完便隻手撐起下頦,並慵懶地讓上半身靠著桌子:「一開始我還以為アズール有什麼事情要你找我,不過現在看來是我想太多了。」垂下的眼簾再度往比自己長得高大的ジェイト往上看去,「或許是餓了?不管怎麼樣,托你的福我也稍微減輕不少壓力,真希望這樣和平的時光可以繼續下去,你說對嗎,ジェイト?」語畢,トレイ拿起桌上由他特意準備的茶具,飲了幾口紅茶,ジェイト的視線則和喝茶者的喉結上下移動。

  啊,定是今天的太陽太大,所以溫室的氣溫上升到讓已經擁有雙腳的人魚都難以呼吸的程度,甚至還讓トレイ學長的眼睛看起來閃熠著光彩如此炫目——一定,是這樣。ジェイト說服自己。

  一定是這樣。

  可是,難攻不落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吧?

  Mostro Lounge打烊後洗完澡,ジェイト趴上床後不由得嘆氣。那之後不管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這可能還得把原因歸咎於被トレイ當成可愛學弟的關係也說不定,且他都幾次目睹有人向トレイ表白後被拒的場景,換成自己的話說實在並無幾成把握。

  「ジェイト你還沒有放棄啊?」同寢的雙生兄弟平躺在床上,用著一貫戲謔的口吻問道。「海龜的甲殼很厚的,我不是說過了嗎?」

  「你沒有說過喔,フロイト。不過甲殼的確很厚。」意識到海龜指的是トレイ後,ジェイト附和:「現在有點束手無策了。」

   

  「怎麼辦?要放棄嗎?」

  「很遺憾並沒有這個選項呢。」

  啊哈~。與他相反對的海鱔人魚愉快地笑著從床上側身面向他,右眼閃著妖異的光芒卻語帶慈悲:「那麼就給ジェイト一個小小的建議吧?」

  說是小小的建議現在卻看來頗有成效——這幾天來,他故意無視トレイ的招呼或存在,就算只要有非得相處於一個空間的場合,也維持著最低限度的社交。既使那不是他的本意,可看到トレイ對他的突然冷落有些無所適從的模樣,他不禁感到一絲好笑。

  フロイト說這是『欲擒故縱』對吧?有時候他的攣生兄弟真的很會出主意呢!他偷偷看著トレイ近日愈來愈焦躁不安的神貌,他心裡不由得稍微得意起來,那麼接下來的步驟便是守株待兔就能得手了,他從樓上看到在上飛行術的トレイ身影暗笑,但他忽略了那些與トレイ同宿舍、或上共同課程的同學正微妙的閃避トレイ的景象。

  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禮拜,某日ジェイト正與アズール他們走在長廊,前往Mostro Lounge的路上,迎面而來的正是抱著書トレイ與常和他一起的ケイト,他們和アズール他們打過招呼後便繼續往反方向走去。而目睹方才打鬧的場景讓心裡稍稍皺起眉頭,話說這時候トレイ應該要主動找自己了才對,現在這樣的發展真的有進行下去的必要嗎?話說蜇伏著等待獵物才應該是他的本性,但作為狩獵的那方,他不該也得主動出擊嗎?腦中剛產生這樣的想法的他身體在與對方擦身而過時,突然主動抓住トレイ的手腕,此舉引來兩方人的注意。

  被抓住的那方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ジェイト的方向看去。

  「トレイ學長,能不能給我點時間,私下和您商量一下呢?」不知道是否是身高較高加成他的威嚇效果,本來還和ケイト笑鬧的トレイ也內斂起來。

  「不能在這邊說嗎?」トレイ問。雖然他恢復了笑容,但眼鏡下的蜂蜜色眼瞳變得如金屬色澤般冷冽。

  「請務必給我一點時間。」

  見到ジェイト一副認真的樣子,トレイ思忖幾秒答應了:「也好,我想有件事也得請你幫忙,星期五晚上有空的話就來我們宿舍怎麼樣?リドル那邊我也會去告知的。」

  「樂意之至。」ジェイト欣然。

  而他背後的アズール和フロイト交換眼神,再三決議下結論要放生他;至於ケイト則罕見地用憐憫的神色向他投去,但那都無所謂,現在沒有人可以阻止ジェイト了。

  時間流轉得很快,而等待的時間卻令人焦急。

  結束餐廳的打烊後,ジェイト腳步急促的踏進ハーツラビュル寮,在訪談室裡面等待的期間被一年級的エーデュース組合問出此行的目的後,只見他們面面相覷,甚至旁邊偷聽的同學們聽聞他是來找トレイ後也全部倒抽一口冷氣並竊竊私語起來,最後紛紛用著與那天下午ケイト相似的眼神看向他。

  環顧四週,意識到氣氛不對勁的ジェイト回憶今早リドル刻意坐在他旁邊,用刻意壓低到只有彼此才能聽到的聲量的問:「今天晚上你要過來找トレイ,對嗎?」。

  「有什麼不妥嗎?」

  「……沒有,但務必要活著回去。」不然我很難跟你們アズール交代。紅心女王再三思量給了他忠告後如不給ジェイト發問的機會般,便如疾風般離席而去。

  有什麼事情是連紅心女王都對自家那百般順從的騎士無法擺平的嗎?ジェイト本能的警鐘開始作響,然而事已至此,現在打退堂鼓不僅來不及、就這麼逃跑的話也未免太丟失顏面。

  「安安啊ジェイト,トレイ現在在忙,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帶你去トレイ的房間怎麼樣?」突然出現便馬上活絡氣氛的ケイト向他提議。

  「麻煩學長了。」ジェイト掛上一如既往那無懈可擊的笑容回覆。

  在如同米諾陶迷宮般的宿舍中,至走到トレイ的房間看ケイト敲響房門,眼前兩位學長的互動,使他突然意會了『獻祭』一詞的涵義——尤其當ケイト向他們揮揮手離去後,トレイ周遭的氛圍轉換成平時他不曾從對方身上感受過的,賀爾蒙?應該要這樣稱呼嗎?ジェイト打量著剛洗完澡,身上帶著肥皂香氣與些許溫熱蒸氣的トレイ,瞬間感到心跳加速。

  「晚安,トレイ學長。」ジェイト打著招呼。

  「你終於來了,剛結束營業就匆忙趕來,辛苦你了。」邀請學弟進門的トレイ嘴角彎成姣好的弧度,ジェイト甫進門便注意到學長輕巧的鎖上門。「那既然我們都有事情要商量,先從你那邊先開始如何?」雖然是游刃有餘的口吻,卻讓人無法忽視其中的難耐,ジェイト吞了口唾沫。

  「……不,我的事情先放一邊吧,請問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的幫忙呢?」

  「我記得オクタヴィネル寮很講求所謂的利益交換,對嗎?」以問題回答問題的トレイ倚靠在門邊並雙手環胸,「這樣吧,只要能完成我的請求,我也會在能力內完成你的請求,意下如何?」

  沒有被トレイ氣勢壓倒的ジェイト反而往前者走去,他聽見自己的心跳正突突的快速跳動著,「無論如何各種要求嗎?」兩人之間的距離被他拉近,他還聞出了トレイ身上那與香皂味混合的氣味。

  「哈哈,只要是我能完成的範圍內喔。」沒有迴避ジェイト的視線,トレイ輕笑。

  「成交。」海鱔的人魚答應交易。

  「那真的是太好了,幫上大忙了呢。」說著這話的トレイ迫不及待地執起ジェイト的手,引領著對方往床上走去。「謝謝你,ジェイト,那我們開始吧。」

  トレイ的聲音輕輕地在ジェイト耳邊響起。

  現在枕在トレイ大腿上的ジェイト,看拿牙刷的トレイ對他像小朋友說話般哄騙著:「ジェイト,來,啊~~。」

  「那個,請問這是在做什麼呢?」雙手手指交疊,放在胸前的ジェイト忍不住發問。

  「哈哈,這個嗎?我的興趣之一呢,正是潔牙。壓力很大的時候,我也會這樣做。」トレイ說到這裡時不知道為何帶著自豪,「然後有時候,我也會幫別人做這件事。」

  所以外面那些人才會這樣看著我嗎!ジェイト心裡一驚。「你是說幫別人潔牙?」

  「正是。但最近大家不怎麼敢靠近我,明明都有試著放輕力道了。」トレイ嘆氣,但口吻馬上又振奮起來。「但那天我看到ジェイト你的牙齒很漂亮,正巧又問我有沒有時間,所以我就想著一定要幫你刷牙一次看看的想法,……抱歉,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呢?」

  這真的很奇怪啊!人魚心裡吶喊著,卻維持著平穩的語氣:「不會,人總是有一兩個興趣的。」

  「能得到你的諒解真的太好了。」トレイ感激道。「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清潔乾淨的。」而且這些都是新的喔!

  心裡想著『學長你這樣根本是在欺騙別人感情!』、『早知道就不要來了!』的ジェイト心有不甘的張開嘴巴,聽著學長在那邊用開心的口吻熱切著說:「喔?嘴巴張得很大,很有幹勁喔!」、「接下請你漱口之後,吐在這個臉盆喔!」,是牙醫嗎?搞了老半天原來他只是來看牙醫的嗎?ジェイト忍耐著不去自我懷疑。

  刷完換成用牙線,被仔細折騰後的他終於能從トレイ的大腿上起身,接過後者準備的毛巾擦擦嘴巴,看著心滿意足的端著臉盆與潔牙器具去清洗的トレイ身影,不知道為什麼感受到期待值掉到負值的ジェイト坐了一下準備離開時,在開門時正好撞見回來的トレイ。

  「要走了嗎?我送你離開吧。」從房間取出外套的トレイ親切的說。

  下巴很酸,加上精神疲累值增加的ジェイト點點頭。不過他也只能點頭了,ハーツラビュル寮彷彿如同迷宮般的構造,要是沒有人帶路,大概需要點時間才有辦法出去。

  兩人就這樣走在有著昏暗光線的走廊,一路穿過談話廳,宿舍外面的走道,接著走到鏡之廳,一路無語。

  「ジェイト,」快要跨越鏡子的ジェイト被身後的トレイ叫住,他並沒有回過頭去看對方,只是靜靜的等待對方的話語。「你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我幫你完成的嗎?」

  「……トレイ學長,你覺得我怎麼樣呢?」會不會像我一樣視線會忍不住追隨你那樣注視著我?還是只是你那眾多『可愛的學弟們』其中一個呢?

  「我還是覺得你很可愛喔。」稀鬆平常的語氣惹得ジェイト回過身來,抬眼只見到トレイ蹙眉的、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但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時間,不能強求。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陣子要一下子親近、又一下子疏遠我,但是要引人的注意,或要去理解別人,應該有其他的方式不是嗎?」

  「你說為什麼……,呼呼呼,原來如此。」原本訝異的他突然理解了,這讓ジェイト不由得笑了出來。雖然不是全部,但他想玩的把戲不知不覺被トレイ拆穿,所以疏遠的狀態維持沒有多久,就被人靜置到一邊,還被觀察著。

  ジェイト走近トレイ跟前,以種族的身體優勢趁人不備的吻上後者的嘴唇,無視トレイ因驚嚇想推拒或是逃跑的動作,ジェイト撬開他的牙齒後將舌頭伸入,刻意的舔嗜トレイ的上顎許久,最後心滿意足的離開,看著被他弄得氣喘吁吁的トレイ,ジェイト在他的耳邊低語道:「トレイ學長,您知道海鱔這種生物嘴巴對著特定對象張開嘴的話,是什麼意思嗎?」而且您還是用強迫的方式,真的很讓人難過呢。他說。

  「什、什麼意思?」意識到初吻被奪走的トレイ嚇了一跳,他可沒想到會被襲擊。

  「您以後會知道,而且為此付出代價的。」他輕笑再度親吻了ジェイト的臉頰。「晚安,明天見,トレイ學長。」

  語畢,他便大步邁進鏡子裡,獨留不自覺摸著被親過臉頰而一臉赭紅的トレイ愣在鏡之廳。

  TBC

<

p class=””>

後記1

  「ジェイト,歡迎回來~,怎麼樣?」フロイト趴在床上翻閱著時尚雜誌問。

  「……フロイト,看這裡。」

  後者聞聲便無防備的ジェイト的方向看去,卻慘遭對方一口亮到會發光的利牙閃瞎。

  後記2

  大家好,我是Tobac.

  感謝各位閱讀!

  大家覺得怎麼樣呢?

  順帶一堤海寮的話攻受等級大概是アズール>ジェイト>フロイト,還吃リドフロ和リドトレ,哈啊哈啊欸嘿嘿嘿嘿^Q^(EQ3)

  唯一不跟大家逆的只有ジャミカリ。

  不過說好只打算寫500~1000字,我看以後不要太糾結於字數比較好?

  另外部分靈感來自大中天和Gordon’s Gardenparty – The Cardigans。

  那麼再次恭喜各位跑過地雷原,期待下次空中再會。

  2022/02/21 Tobac

  

Tobac.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