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恰当比喻(下1)

少於 1 分鐘閱讀

私设,和群里姐妹口嗨产物

影帝瞎X新人演员苏

一个粉丝认定两人是对家,却不知苏是瞎粉丝,瞎欣赏苏,最后两人因戏生情的故事

————————————————————————

苏万本以为他和齐影帝的交集,就止于首映礼了,没想到过了没多久,他就收到了某时尚杂志约他拍电影相关写真集和宣传片的邀请。和齐影帝一起。

电影虽然还没上映,定妆照和路透视频就已经他俩的热度只增不减,所以杂志官方就想趁此邀约两位主演。

能再次见到影帝,苏万自然开心,而且这次他们拍的是全外景,地点在海边的一座孤岛,名叫萤岛,听说岛上有一片废弃的古堡,已经成了一处景点,但只有旅游旺季才开放,他们这时候去正好没人。

虽然这次是去工作,但苏万俨然把这当成了度假,早早就开始想要带什么去,直到出发前一天都很兴奋,忍不住打开了影帝微信,给他发了一句“齐老师,明天见(◦˙▽˙◦)”,那边很快也回了一句“明天见●‿●”。苏万对着屏幕看了半天,才心满意足的睡了。

*

萤岛四面环海,有白色沙滩和黑色礁石,只能乘船前往,齐影帝比苏万他们到的早,他们到达古堡的时候没见到他人影,问了才知道影帝一个人先去海边逛了,苏万一听,也说要去熟悉下环境,一眨眼就跑没影了。

海边果真没有游客,只有黑瞎子一人双手插兜,悠闲的在沙滩上走着,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也吹起他黑色风衣的一角,衣领时不时会遮住他的半边脸,看不清面容。苏万忍住想要飞奔过去的念头,匀速下到沙滩,朝他走去,走近了,才闻到海风中裹挟的冷和咸。

黑瞎子早就注意到他,专门停下等他,走过来了,就朝他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齐老师,好久不见。”苏万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开心,两人并肩继续在海边走着,海浪“哗啦哗啦”拍打着沙滩,海水偶尔会涌到他们脚边,又很快退去。他们边走边聊着彼此的近况,聊电影的宣传,也聊萤岛的景色,后来海风越吹越冷,苏万都裹紧了外套,黑瞎子才说:“回去吧,他们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两人又深一脚浅一脚的沿着沙滩返回。

杂志组工作人员决定先在古堡拍双人写真。黑瞎子暂时不用换衣服,苏万则换了套跟黑瞎子的风衣款式相似的浅色风衣。

他们选择了一扇老旧的落地窗前,在那里摆了两张斑驳的椅子,两人背靠在一起,各自看向一处,手臂垂在一处,手指将碰未碰。之后还有两人背靠墙壁,苏万靠在对方肩上同时看镜头的;有一起坐在破旧的壁炉旁,一人喝咖啡一人喝酒的;有黑瞎子坐在飘窗上,苏万靠在他怀里看向窗外的;还有苏万站在高处楼梯,侧身揽黑瞎子肩的……

之后,他们来到了二楼的卧室,摄影师让他们都靠坐在床头柜上,苏万伸手扶着床头柜,腰被黑瞎子搂住了,然后双方对视。苏万在他怀里显得很小只,只能微仰头看他,黑瞎子垂眸注视他,能看到苏万眼中的星点光泽,这样专注的目光,甚至让苏万产生了对方将要吻他的错觉。

接着又要拍苏万趁黑瞎子睡着偷亲,却被发现的情景,摄影师还让他们这次有些动态的互动,自由发挥。

黑瞎子在稍暗的卧室摘下了墨镜,闭眼倚靠在床头,苏万先在旁边察看他是否真的睡着了,然后慢慢靠过去,就在他的唇将要挨上对方侧脸时,对方就醒了,偏过头看他,距离很近,呼吸缠【】绕,苏万是真的愣住了,脸上一阵发热。这时,黑瞎子抬手抚上他的脸,拇指mo挲他的皮肤,剩下四指搭在他后颈,苏万这才回神,也缓缓抬手覆在对方的手背上,唇齿微张,黑瞎子慢慢靠近,苏万瞳孔微缩,下意识屏住呼吸,就感觉对方将拇指盖在他的唇上,对方的吻直接印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这时摄影师说了声可以了,两人才分开,苏万背对他坐起身,按住狂跳的心脏,舒了口气,黑瞎子也戴上墨镜,捻了捻拇指指腹,刚刚手掌覆在苏万颈上时,他也感觉到了对方脉搏异常的跳动,他才意识到,那一系列的动作完全出于他的“自由发挥”,出于他的情不自禁。

最后一组,苏万被抵在卧室落地窗上,相互注视,然后他抬手抓住对方的墨镜镜架,往下摘了一半,只露出眼睛,苏万得以望见两汪幽潭,他们长久对视,苏万被圈外宽大的怀抱里,然后抬头吻上了他的双眼,他的睫毛蹭过他的唇瓣,让他有些痒。黑瞎子握住了他的手腕,他把墨镜帮对方戴好,接着就被拉进了对方怀里抱住,朝镜头露出半张脸,黑瞎子则把下巴抵在苏万发顶,望着窗外,棱角分明的侧脸,落在了镜头里。

*

第一天的拍摄结束,众人宿在萤岛的一家民宿,苏万跟黑瞎子一间。

晚上岛上会冷,苏万便趁黑瞎子洗澡的空当打开了空调,等他出来时,就感到一阵暖意。黑瞎子只围了浴巾出来找衣服,苏万偷偷瞄了几眼,就飞快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出来时正看见对方靠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手里拿了杯酒,手肘撑在曲起的一条腿上,边喝边刷着手机:“齐老师,您还带酒来了?”

“是啊。”或许是看到了苏万有些好奇和跃跃欲试的表情,晃了晃酒杯接着道:“不过不适合你这样的小朋友喝,不然我去帮你要瓶果汁或者牛奶。”说着,就要起身,被苏万一把拽住,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怨念:“齐老师我十八了,成年了,能喝酒!”

黑瞎子看了他两眼,点点头:“行,给你尝尝。”转头给他倒了半杯,酒液呈淡淡的香槟色,喝起来有柚子的味道,还有点苦,令苏万皱起眉,吐了吐舌头。黑瞎子见状笑了几声,从茶几的竹盒子里抓了把色彩斑斓的水果糖堆到他面前:“不过可别让你们Miss杨知道,我拿酒给你喝啊。”

“齐老师怕Miss杨?”

“不,只是会被你们Miss杨念上一个月。”

苏万笑了出来,又喝了一口微苦的酒液,听到影帝开始问他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如果我这边有不错的剧本,你愿意来吗?”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邀请,苏万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表情看着不像随意说说:“能继续跟齐老师合作,我当然愿意。”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里早已炸出了朵朵烟花,影帝愿意找他合作,说明很认可他的演技。而且,又能和他朝夕相处一段时间了,他很开心。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喝了半瓶酒下去,虽然黑瞎子喝的多些,但苏万第一次喝这么上头的酒,已经微醺了,脸颊泛着薄红,此时正托着下巴看着他发呆,眼中蒙上一层水雾。黑瞎子忍不住逗他:“看什么呢?”

“看齐老师啊…”

“为什么看我?”

“唔…因为齐老师很好看。”黑瞎子没找到对方这么直白,不禁失笑,接着就见对方突然靠的很近,身上还有淡淡沐浴露的香味,他一时没敢动,然后就听苏万说:“而且,我很喜欢您…”黑瞎子揉了把他的发顶,身体朝后撤了撤,把他手里的空酒杯拿走了:“该睡觉了,小朋友。”

话音刚落,苏万就打了个哈欠,乖乖点点头:“好叭。”说完摇晃着起身,黑瞎子一把抓住他的手扶住,等他站稳,才松手,看着他扑倒在床,被子一卷就没了动静。

见他睡着,黑瞎子也起身关了灯,就在旁边的床上睡下了。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睡着的很快,以至于没有发现苏万翻了个身,抬起原本埋在被子里的脸,染了层水色的眼睛,静静看了会儿对面的人,确定对方真的睡着了,才悄悄下床趴到了对方床沿上,又近距离观察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祟,苏万觉得这会儿摘下墨镜、安静睡着的齐影帝看着特别好亲。

他意识有些朦胧,动作却轻轻慢慢的,坐到了黑瞎子身边,看了看他露在外面骨节分明的手,虽然也想摸,但怕他醒,于是继续俯下身,用嘴唇碰了碰他的眼睛,又碰了碰他的脸,最后犹豫了一下,轻轻碰了碰他的唇瓣,这才心满意足,心里激动的不行,又悄悄回到了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他们开始拍外景。

今天多云,光线刚刚好,摄影师让黑瞎子或靠或躺在深蓝色海边的黑色礁石上,拍了很多单人照,又让苏万或坐或立在沙滩上,也给他拍了几组单人照。

拍双人时,有两人并肩坐在海边的,有在沙滩两边遥遥相望的,有黑瞎子搂着苏万靠在礁石上的,也有苏万坐在沙滩、黑瞎子坐在稍高的礁石上,让苏万靠在他身上的。

后来他们又头靠着彼此颈窝仰躺在了沙滩上,一同看着镜头,接着苏万变换姿势,侧卧在沙滩,侧脸枕在一条手臂上,注视着黑瞎子的侧脸,想到了昨晚那个不太真实的吻。然后两人变成同一个方向仰躺,苏万几乎是靠在对方肩窝看镜头,黑瞎子则低头似在看怀里的人,又似在轻嗅爱人的发香。

他们在海边拍了大半天,之后的一些视频需要晚上拍,于是大家又返回古堡,趁此补拍一些昨天遗忘的角落。比如书房里的旧钢琴,摄影师让两人侧趴在泛黄的琴键上,挨在一起的两只手交叉放在中间,两人相互注视,看着看着,苏万就露出笑来,引的黑瞎子也勾起唇。

之后中场休息,苏万本想找影帝说话,却见摄影师正端着相机跟对方说着什么,两人很快讨论起来,见他们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便跟其他工作人员说了一声,就独自出了古堡,朝后面茂盛的树林而去。

结果逛着逛着,就不知走到了哪里,也不记得来时的路,这会儿天已经擦黑,周围渐渐响起虫鸣,他只好继续朝前走,没走多久就看见了一个天然洞穴,走近一看,周围有游客曾经活动的痕迹,苏万便放心的进去歇脚了。

这边到了开拍的时候,才发现苏万不见了,找了人来问,才知道对方进了树林就没再回来。黑瞎子心中一沉,莫名生出几分焦躁,他担心苏万是迷路了,对方连手机都没拿。负责人立刻打电话联系了民宿里他认识的向导帮忙,向导让他们别急,这里大部分区域都是景区,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黑瞎子也跟去了,他想早点把苏万找到,毕竟天色越来越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众人都进了树林,拿着手电,边走边喊苏万的名字。黑瞎子不需要照明工具,他的眼睛在夜里反而看的更清楚,但还是带了把在身上给苏万用。

也许得益于黑瞎子强大的夜视能力,在他渐渐远离人群走到苏万走过的那条路上时,他也发现了山洞,并看见了安然无恙,却背对他站在洞口的苏万。黑瞎子在心里松了口气,快步走上前,苏万听见脚步声回头,见到是他,还朝他笑,黑瞎子有点气,伸手就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儿:“多大人了,还能跑丢?”

苏万捂住脑袋哀嚎了一声:“嗷!我…我就是不小心才迷路的嘛,您不是已经找到了……”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立刻乖乖闭嘴。两人正说着,洞穴深处却突然出现一星绿光,苏万连忙“嘘”了一声,拉着黑瞎子往前走了几步,紧接着,绿光越来越多,充盈着整个洞穴,原来是萤火虫。

梦幻般的荧光,照亮了漆黑的洞穴,闪闪烁烁。这岛叫萤岛,每到这个季节都会有萤火虫,但想真的看到,完全要凭运气,他们很幸运。

荧光也在两人脸上幽幽闪烁,苏万转头看向黑瞎子,他也看过来,看见点点荧光映入了对方澄净的眼中,非常漂亮,两人对视了几秒,苏万的心跳的越来越快,黑瞎子的心头也涌起奇异的感觉,正当双方都想开口说什么时,洞外却传来其他人的喊声,刚刚建立起的朦胧氛围被打破了。

苏万回过神,松开了抓对方手腕的手,空气静了两秒,黑瞎子才把手电递给他,说了声“先回去吧”,然后率先走了出去。苏万又转头看了看那一片梦幻荧光,才回身跟着走了。

腐草为萤,在青萍之末,以为此刻,恰逢因果。

-TBC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