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恰当比喻(番外2-月下相携)

少於 1 分鐘閱讀

婚礼现场+新婚之夜来啦!

————————————————————————

两人的婚礼定在了一座小海岛上,除了家人,就只邀请了双方的好友来参加。

请柬是黑瞎子专门找设计师设计的,底色用的是苏万喜欢的雾霾蓝,灰蓝色绣球花底纹,白色花体字写着两人的名字。

地点在海边的白色石滩上,石子雪白,与深蓝海水相得益彰,石滩尽头是蓝色尖顶的白色石砌教堂,木质栈道通向教堂拱门,上铺红毯,一直延伸至教堂走道尽头的彩色玻璃窗下。

婚礼配乐用的是《My Only》,音乐响起时,苏万着白色西装,手拿白色和紫色相搭的绣球花束,胸前口袋上也别着一小朵紫色绣球,掩不住唇边笑意的向站在牧师身旁的黑瞎子走去。

父母好友都坐在两旁装饰着蓝色绣球的白色长椅上,无一不带着祝福的目光看着他走向爱人身边。黑瞎子穿黑色西装,略长的发尾用黑色绸带束起,戴着苏万为他定制的墨镜,正噙着笑侧身看向他,待他走近,便伸出手牵住了他的,两人一起面向牧师。

“两位是否愿意在神面前结为一体,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像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始终忠于对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我愿意。”

誓词结束后,牧师将两枚婚戒递过去,两人郑重其事的交换了结婚戒指,然后在牧师“两位新人可以亲吻对方”的话音未落时,黑瞎子握紧苏万的手,轻托住对方后颈,俯身吻住了他,苏万有些紧张,微阖着眼,羽睫轻颤,但还是吻了好久,耳边是带着祝福的掌声,最后苏万在教堂门口,将捧花扔给了那位他曾帮助过、如今已成为法律系学生的女孩儿。

*

“哇,这玻璃幕墙好酷!”

当苏万走进黑瞎子订下酒店的海景房时,被眼前的一整面玻璃幕墙震撼住了,有些兴奋的跑到跟前,幕墙正对着双人床,从这里可以看见整片蔚蓝色的海,很有视觉冲击力,尤其是现在,橘色的晚霞在远处的海岸线晕染开,和灰蓝色天空融在一起,像一幅中世纪的油画。

黑瞎子走到他身边,单手将他搂进怀里,问道:“还不错吧?”

“嗯!特别美。”苏万刚答完,注意力还放在窗外的海岸时,就忽然被对方调转方向抵在了玻璃幕墙上,被亲了一下鼻尖,苏万抬眼和黑瞎子对上眼神,里面已是暗潮汹涌,他立刻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了,脸上顿时一阵发烫,却推了他一下说:“还没洗澡……”

黑瞎子还是把他牢牢圈在怀里,亲了他一口说:“做完一块儿洗。”

其实苏万也有点忍不住了,虽然结婚前他们就同居了,但两人还是恪守礼节,没有睡在一个房间,直到今天,他们终于成为了合法伴侣。

苏万没再犹豫,搂住对方的脖子,抬头和他吻在了一起,主动张开嘴邀请对方进入,攻势猛烈,很快吻的他喘不过气来,黑色和白色的衣物很快堆叠在地上,苏万被吻的身体发软,搂的对方越来越紧,涎水淌了一下巴,然后在他短暂喘息的当口,他被黑瞎子抬起了一条腿,露出肉粉色的小穴,那里正兴奋的一张一合。

他的前端还挺翘着,小孔已分泌出了些透明液体,黑瞎子用手指在小孔处刮了刮,苏万立刻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紧接着,黑瞎子笑了一声,按了按对方身下不停开合的小穴,说道:“这么想把我吃进去?”

苏万脚趾紧蜷,听到对方的话有些红了脸,却还是主动用被抬起的那条腿勾住了黑瞎子的腰,眼尾绯红的看着他,邀请意味明显。黑瞎子不再客气,用涂满润滑的手指在苏万滚烫的身体里帮他扩张,然后紧握着他的腿顶弄,苏万白皙的背上出了层细汗,由于激烈的撞击全都印在了身后的玻璃上,他被撞的双腿发软,站立不住,只能紧搂着身前的人,在对方背上留下浅红的指印,呻吟尽数被堵在口中,只能从喉咙里溢出。

黑瞎子为了防止苏万腿软摔倒,直接把他抱了起来,让他双腿都圈在了自己腰上。这下吞入的更深,苏万呜咽一声,咬住他的肩,留下一圈牙印,继续被对方更快频率的顶弄,交合处都起了白沫,最后,一下重重顶在了他的敏感处。

他身体一颤,在黑瞎子耳边叫了出来,前端被刺激的吐出两股白液,全溅在了两人身上,顺着黑瞎子的腹肌线条流了下去,他咬了咬苏万绵软的耳垂,嗓音微哑、一字一顿的故意出声提醒:“你、she、了。”说完,又朝那处顶了两下,引起苏万的轻颤:“……嗯…别、别碰……那里…”

“那我退出去了?”黑瞎子故意逗他。

“呜…嗯……不要…”苏万果然收紧了穴口,紧搂着对方不让走,黑瞎子抱着他走到玻璃幕墙对面的床边,又把他压在了床上,将他的双腿抬得更高、分的更开,问他:“到底要不要?”

“要…我要……啊…”苏万已深陷情潮、思绪混沌,只想要身体被填得更满,开始无所顾忌的表达自己的yu望,黑瞎子掐着他的腿根接着发问:“说清楚,要什么?”

“呜啊…要、要再深…一点……”苏万边喘边答,嗓子喊的有些哑,身前的人还没等他话音落,就直冲着那点又顶又撞,把眼泪都撞了出来,感觉自己快要高潮,呻吟声里都带着哭腔,他爽得头皮发麻,但眼泪偏偏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呜咽声显得他越发可怜,眼里都是水光,弄得黑瞎子以为自己真撞的狠了,还俯下身吻掉他的眼泪安抚他。

苏万却边哭边侧过头索吻,然后又被狠狠顶了十几下,才和对方一起she了出来,湿热的小穴被对方的东西填的满满当当,抽出去时流了很多出来,沾得他臀上、腿上到处都是,他的手还被黑瞎子十指交叉着扣在手里,扣的很紧。

虽然已经she了一回,但两人显然都没满足,苏万被抱着进了浴室时,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黑瞎子帮他清理小穴的时候,他又莫名起了反应,哼哼着说后面痒,把黑瞎子也拉进浴缸,勾着对方脖子在脸上胡乱亲,边亲边红着眼眶说还想要,黑瞎子也被重新撩起火,抱着他又在浴缸里做了一轮。

水面大幅度晃荡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仿佛窗外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声,浪潮不停冲刷着细腻光滑的石滩,拍打出雪白的、泛着泡沫的浪花,不知疲倦。

房内的水声却渐歇,黑瞎子抱着昏昏欲睡的爱人轻轻放到被扯掉床罩的床上,然后也躺进了被子里,伸手把对方抱在了怀里,对方也迷迷糊糊抓住了自己腰间的手,两人在月色中入眠。

交握的手上,两枚刻着对方名字的婚戒,也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END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