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洛出|In Your Eyes

少於 1 分鐘閱讀

*骨科設定 *ooc注意

/

洛迪索爾盯著綠眼的雀斑少年看了大約有半個鐘頭。

那頭微蓬隨意翹起的深綠色髮在陽光下映著淡淡的光,少年的臉上總是帶笑,儘管洛迪並不明白有什麼事情值得那人如這般展露笑顏——毫無雜念的、純粹真摯的,比太陽更甚。

他躍下樓頂,繞過街邊的空紙箱,晨曦於紅磚牆面灑落光影,他攀下一支橙黃花朵,別至胸前,踏著輕快腳步向前飛奔。

少年的身影逐漸清晰,豁然開朗之後是一片翠綠草地,那人站在街邊和途經巷口的老婦人打招呼,爾後遞給對方一張彩色傳單。他晃步朝前走近。

「吶、我說,發了一個早上還沒發完,你行不行哪?」

少年聞聲抬頭,望見他之後咧嘴而笑,雙眼明亮澄澈,愉悅的喚了聲他的名字。洛迪心裡只覺得莫名其妙,看見他會讓他這樣開心嗎,作為義兄的自己分明從沒做出任何值得他稱讚的事蹟,也從沒有給予他任何積極的回應。

他順手搶過綠谷出久手中的傳單,對方啊了一聲,但任由他接手他的工作。「今天你顧店,我晚上不回家。」

「洛迪要去哪裡嗎?」綠谷將手挨在身後,抬眼問。

他回過身望著那雙綠眸,打量幾瞬。「你想跟嗎?」

「可以嗎?」

洛迪無法忽視那人語氣中難掩的愉悅,他別開眼神,搞不明白啊,從那天相接而上的目光之後,盡全是洛迪索爾理不清思緒的事情。

父親對他說了有關新家人的事,在一個無風的午後,烈日帶來消磨人的溫度,他剛飲了口檸檬水,便聽見父親這樣說。

哈?他差一些被水嗆住,挑著眉無聲質問,是很好的人喔,你要有一個弟弟了,洛迪,還有一個新媽媽。他望著父親說這些話時眼中的暖意,將一些複雜難解的情緒悶回腹中,只是扯出了一個微笑。

笨手笨腳,是他對綠谷出久的第一印象,那人看上去傻傻的,總是在笑,在洛迪經過一天辛勞打開家門時會對著他說歡迎回來,他垂眼盯著綠谷有些惱人的雀斑,視線不知怎的有些模糊。

他好像不是一個擅於接下他人好意的人。

綠谷什麼也沒問,一路隨著他來到車站,日光淡去,時針與分針呈現四十五度角。他靠在車廂沉思,這時綠谷默默的說了句不可以倚靠車門。

他們眼神交會了兩秒鐘,他輕嘆口氣,退開一步。他盯著那像花椰菜一般的頭髮,灰黑色的眼珠子轉了轉,左手一伸靠了上去。

「洛迪⋯!」綠谷明顯嚇了跳,雙手在身旁上下擺不知該往哪放,臉頰有些紅,洛迪的下巴枕在手上,老神在在滑著手機。

身高優勢倒挺方便,他的脖頸隱約能夠感受到那人呼出的鼻息,心底有些聲音似正喧囂,他並不刻意忽略,只是放輕了些力道。

雖說是弟弟,可實際上兩人的年紀差不到幾個月,洛迪也絲毫沒將綠谷當作弟弟來看,只當對方是個奇怪的人,好到太奇怪了,全世界的善意自他眼裡滋長,洛迪索爾既生疏又窘迫的接下那一道道光芒。

「ね、ロディ,你有夢想嗎?」

兩人靜靜走過高架橋下,綠谷忽地問,偏過頭打量洛迪的神情。他直視前方行走,那張向來看似不起波瀾的臉龐映著向晚的光,眼底像餘火撲騰出點點星子,有啊,他說,轉過頭對上綠谷的視線,你想知道嗎。

那人猛點頭,一臉好奇與期待,洛迪低頭笑了聲,停下腳步。

黃昏下的河畔,風徐徐拂過洛迪的側頰,帶著些微涼意,褐色夾克翩振飛揚,眼前那抹綠色過於炫目了,他湊近那人身前,彎腰與對方平視。

那你可不許笑我,他在綠谷耳邊輕聲道。

「絕對不會笑的!保證!」綠谷舉起右手對著不知道哪裡發誓。

他垂眸望著那雙眼睛,在那人訝異的目光注視下伸出手輕輕捂住那張總是愉悅喚他的名的嘴,傾身以自己的唇貼上。

震驚的情緒過後,不曉得是哪一方的臉頰更紅一些,洛迪必須坦承自己的手好像僵硬了,此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怎麼把自己搞到這種局面,對象還是他的義弟。

「算了,還是不說了。」最終他一邊這麼說一邊移開了手,綠谷聞言咦了好長一聲,語氣似有不滿。

「幹嘛、不滿啊?」

綠谷瞥他一眼,嘴微撅起。「只是以為洛迪是個說到做到的人呢。」

他沒轍的笑了聲,「我敢說,你敢聽嗎?」

「試試看啊。」

於是洛迪索爾重新走回那人跟前,雙手捧起綠谷出久的臉龐,雀斑不再那麼礙眼了,夕陽下的綠眸呈現琥珀色澤,像玻璃彈珠折射出漂亮的光。他跟著笑起來,蒙塵的心朝那人敞開,他在綠谷耳邊輕聲低語、自己亦未察覺語氣較往常都還要愉悅。

<

p class=””>_FIN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