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L《血腥愛情故事》殺人魔攻X作家受

少於 1 分鐘閱讀

1

  我的鄰居是個殺人魔,但我覺得我現在應該要向他求救,至於我怎麼發現他是殺人魔的這個之後再講,現在有點緊急。

  因為我的編輯想要殺了我搶走我的故事。

  他先是誇獎我這次的故事真的很棒,然後突然說他前些日子簽了一個新作家,她很可愛,但故事都不夠精彩,她很有才華的!真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所以能不能先把我的故事讓給她?

  工三小。

  我拒絕了。

  編輯就瘋了。

  我的天,他有夠壯,我不懂他一個文質彬彬的編輯那麼壯幹嘛,總之我的脖子被掐住了,瘋掉,我下定決心如果逃過這一次我就要去健身房把自己練超壯,他的胳膊大概是我的兩倍大,我要死掉了嗎?怎麼可以,我還有好多故事想要寫出來。

  所以我用力掙扎,對著那薄薄的牆壁踢了又踢,捶了又捶,我把希望都放在殺人魔身上了,頭好暈,無法呼吸,我使出最後的力氣插爆編輯的鼻孔,他終於把我鬆開了,可是我只能一邊咳嗽一邊爬,但一下又被編輯抓回去,媽的,我想放棄了。

  然後希望就出現了。

  我聽到響亮的撞擊聲,編輯往我這邊倒下,但隨即一隻長腿把他踹開,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了一頭滑順的黑髮,我感受到那個人輕輕地把我抱起來。

  「還好嗎,我的小作家?」

  

2

  我醒來了。

  第一眼看到天花板、第二眼看到被五花大綁且血淋淋的編輯、第三眼看到殺人魔坐在我的椅子上看我的小說,然後我果斷閉上眼睛,但已經來不及了。

  「醒了?」殺人魔小心翼翼地將小說闔起來,單膝跪在床邊問我:「那個傢伙,幫你處理掉嗎?」

  「不、那個,報警吧。」

  「嗯,分屍後裝箱交給警察?」

  「不不不,請不要分屍!」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啊……那個……」我的視線移到桌上,確認我的隨身碟還在後鬆了口氣:「我自己處理吧,總之,謝謝了。」

  「好吧,小作家都這麼說了。」殺人魔回頭拿起小說,並且從口袋拿出一支看起來超貴的鋼筆:「那麼,好不容易說上話了,請幫我簽名,小作家。」

  「欸?」

  

3

  哇。

  隔壁的殺人魔是我的粉絲。

  總而言之,那天之後,他常常會自顧自地跑來我的房間看我的作品,我都已經換鎖了,他還是能輕易地撬開,唉,這是殺人魔的必備技能嗎?

  至於那個編輯,我繳交了錄音證據給警方,因為嘛,我隔壁是殺人魔欸,所以我該警惕點啊,剛好這次就派上作用了,可喜可賀。

  「小作家。」

  「嗯?」

  「這次的新故事好有趣。」

  「……那個我還沒有潤稿,你不要看。」

  「嗯?」

  「沒事,請看,用力看,有什麼問題就問我。」

  「那我就繼續待著了。」

  「請。」

  ……該死的我為什麼就那麼慫!可喜可賀個頭!送走了編輯又怎樣!有個更可怕的傢伙待在我的家不走啊!

  「小作家。」

  「什麼事情?」

  「你不用那麼戰戰兢兢的,我說了我是小作家的粉絲,不可能對你做什麼,不是嗎?」

  我要哭了。

  他果然知道我發現他殺人的事情了。

  「我很想跟小作家友好,對我敞開心房,好嗎?」

  「……但是,要是哪一天,你對我的故事沒有興趣了,我又該怎麼辦?」

  殺人魔對我露出了一個有點可怕的微笑。

  「我會請你再寫下一個故事,直到我感興趣為止。」

  ……

  好。

  我下一本就寫殺人魔改邪歸正的故事。

  

4

  「小作家小作家!天呀,你這次的故事是以我為主角嗎?是嗎是嗎?」

  「嗯,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我好榮幸,要不要我再去殺幾個人給你寫?」

  「請住手!要是這樣的話我的故事對你來說豈不是沒有新奇可言了嗎?因為劇情都知道了!」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那我應該做什麼呢?」

  「請好好地待著,等我寫完。」

  「好。」

  我認真覺得警察應該頒發感謝狀給我。

  我拯救了好幾個人的性命。

  

5

  「小作家,我好感動,這次的故事比之前的還要更精采了,而且非常溫暖。」

  嗯嗯。

  聽到這樣的吹捧,我當然還是會高興,即使對方是殺人魔,嘿嘿……

  「不過,故事裡的我和摯友為什麼沒有在一起呢?明明我都為摯友改邪歸正,再也不殺人了,為什麼卻沒有得到摯友的愛?」

  「不是不是,你殺人不就是為了尋求刺激嗎?但在跟摯友一點一滴的相處以及一起經過各種難關之下……忽然覺得這樣的平穩也不錯,而且為了摯友忍耐尋求刺激的慾望也是一種新的挑戰,這跟愛無關,而是一種靈魂羈絆!」

  「喔,真是感動人心,沒有人比小作家更了解我了,說實話我也覺得忍耐自己的慾望也挺刺激的,那種心癢難耐的興奮……如果我再次去殺人,有種背叛小作家的感覺。」

  「沒錯,就是這樣!」

  「但還是可以談戀愛吧?」

  「是可以啦……但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寫不出來。」

  「喔?」

  「嗯?」

  「那和我談戀愛吧,小作家。」

  「……我拒絕的話……?」

  「嗯,那故事可能就BAD END了?殺人魔因為最後得不到摯友的愛……」

  ……

  好。

  我要親自下海寫殺人魔和摯友的一萬字肉文。

  

6

  「小作家,你寫頂這裡會很舒服嗎?嗯?」

  「嗚、不是……我寫的是你、啊!」

  「所以說嘛,角色寫錯了啊,摯友的陰莖擦過殺人魔的敏感點……?真是,全身敏感的明明是小作家,哈哈,哭了,真是可愛。」

  ……

  我再也不寫肉文了。

  「呼……要不要重新寫一篇?」

  「寫!寫!我寫……!不要再頂那裡了嗚嗚……」

  Fin.

  

  

  《攻視角篇》

 1

  第一次注意到小作家,是一個悠閒的午後。

  我剛處理完一個屍體回到家,而他剛正好要丟垃圾走出門,他看起來十分瘦弱,扛著很大的垃圾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他和我打了聲招呼,我不認得他,但他認得我,我也不怎麼訝異,因為我知道我的容貌依世俗的定義來看,是上等中的上等。

  但我對他沒什麼興趣。

  一點肉都沒有,割起來應該很無聊,大概揍幾下就會哭著求饒,沒勁。

  我還看到他的垃圾袋破了一個大洞。

  ……

  沿路一直掉。

  而掉在我門口的是一個隨身碟。

  我從來不是個好人,不想提醒,也不想幫忙,不過我還是撿起了那個隨身碟,希望這個東西能為我乏味的生活增添一些樂趣。

  於是我打開電腦插進隨身碟,為自己泡了杯咖啡,裡面只有一個文檔,真無聊,我還以為會是什麼前女友的性愛照片之類的,我點進去看,等回過神來,已經晚上了。

  我也不太確定那是什麼感覺。

  我猜那是他自己的故事。

  故事裡的主角有著瘦弱的身軀、淺色的短髮、臉部白皙但有淡淡的雀斑,個性膽小懦弱,卻又溫柔噁心。

  他的人生就是個悲劇,從他父親吸毒開始?母親長期受到家暴、妹妹被酒醉的父親性侵,最後受不了的母親帶著他和他妹妹一起自殺,而他卻活了下來,然後把父親揍到醫院,用他那小小的拳頭,哈哈。

  父親最後受到了法律的審判,他脫離父子關係遠離家鄉來到了這裡,開始新的生活。

  裡面寫著一段文字,我不是很喜歡。

  我把父親踹到廚房的時候,看到了一把刀子,我忽然想起了母親臉上的瘀青、想起了妹妹的哭吟,我為什麼活了下來呢?為了復仇嗎?

  為了殺了這該死的傢伙、才活下來的嗎?

  我提起拳頭,一下一下地往死裡揍,人是可以被揍死的,我知道,我查過,千千萬萬種的殺人方法我都記在腦子裡面了,可是那麼膽小的我,做不出來。

  對不起、媽媽。

  對不起、妹妹。

  如今我活在陽光底下,貪戀於陽光的溫度,沒辦法去陪你們了,真的很對不起。

  我把父親送到了監獄,和他脫離關係,也遠離了你們,連著你們的分一起活下去的漂亮話我說不出來,只是、只是……再讓我享受一下我的人生吧。

  自由的、明媚的……沒有任何人、屬於我自己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那麼自私,我曾經想念過你們的笑容、想念著父親曾經寬厚的掌心,想念著全家人一起吃晚餐的風景……我曾經是那麼地思念。

  而現在的我全都拋到了腦後。

  我向著陽光。

  我迎向陽光。

  我踏出一步。

  你呢?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我呢?

  我不知道。

  我只是……依然討厭著明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tbc.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