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 我的男人 (黑色五葉草-阿斯塔x夜見)

少於 1 分鐘閱讀

「喂,瑪格納!」拉克低聲說著,「你不覺得阿斯塔和夜見團長最近很奇怪嗎?」

「奇怪?」瑪格納不明所以。

「我剛在跟芬拉爾討論,他們兩個最近的互動,越來越⋯⋯親密!」拉克回頭,「你覺得呢,葛修?」

「跟瑪麗無關的事,我才不在乎。」葛修冷冷地走開了。

「夜間團長本來就對大家都很親切啊。」瑪格納聳聳肩,「而阿斯塔是個優秀的好孩子。」

「可——是!夜見團長不會親暱地摸你的頭吧?也不會餵我吃東西吧?」拉克指著遠處相談甚歡的夜見和阿斯塔,夜見正在幫阿斯塔整理衣領,「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吧?」

「唔⋯⋯」瑪格納一時語塞,「你想說什麼?」

「根據他們的親密舉動,加上兩人最近常常一起不見蹤影來看⋯⋯」拉克儼然點頭,同意自己說的話,「一定是團長私下在指導阿斯塔!」

「才不是。」一直默默聆聽的諾艾兒,終於忍不住插口,「他們是交往了吧。」

「交往?」瑪格納和拉克異口同聲地驚呼,立刻擔心太大聲驚動到夜見和阿斯塔,連忙轉頭查看,這才發現夜間和阿斯塔已經並肩走開,消失在更遠的轉角處。

「不會吧⋯⋯」瑪格納猛搖著頭。

「諾艾兒這麼一說,我倒覺得有幾分道理啊⋯⋯」拉克咕噥著。

「千萬要相信女性的直覺!」芬拉爾插話,朝諾艾兒擠眉弄眼,「對吧?」

瑪格納仍然不可置信,「團長那麼強悍的男人,怎麼會去淌戀愛這種渾水!」

「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拉克說著,不由分說地拉起瑪格納,往夜間和阿斯塔消失的方向悄然而行。

<

p class=””>-

「說吧,小鬼,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外面來,到底是什麼事?」

碼頭邊,迎著徐徐海風,夜間介大含笑叼著菸。

作為黑色暴牛騎士團的團長,他向來對所有成員一視同仁,看重每個人不同的潛能。

唯獨眼前這個小傢伙,踩著和別人迥異的步伐,以一種奇特的姿態一路直闖他內心,他無法控制自己用另一種目光來注視阿斯塔。

溫柔寵溺的目光。

阿斯塔仰起笑臉,迎上了夜見這樣的灰色眼眸。

「這是要送給夜見先生的!」阿斯塔的灰髮一如往常,活力十足地朝天刺著,「緞帶是我自己打的喔!」

夜見接過阿斯塔遞上的禮物,拉開有些歪扭的緞帶,打開扁平的紙盒,「這是⋯⋯衣服?」

他將盒裡的東西拿起來,是一件特大號的白色無袖汗衫,夜見總是單穿著走來走去的那種。

「這種東西⋯⋯」夜見脫口而出。

「我知道,夜見先生想的是,你平常就有很多汗衫了對吧?」阿斯塔雙手扠腰,「夜見先生啊,雖然不太在意穿著,但是那幾件汗衫穿來穿去,都泛黃破舊了,也常常在戰鬥的時候被撐壞或割破。」

夜見搓了搓鬍渣,「是這樣嗎?」

「這是我在市集上看到的優質布匹,彈性、吸汗、韌性都是一流的,就想著要做一件汗衫給夜見先生穿。」阿斯塔自顧自地繼續說,「我請凡妮莎教我裁縫⋯⋯也許做工不是很細膩,但希望夜見先生⋯⋯能夠⋯⋯穿上我的心意⋯⋯」

阿斯塔少見的囁嚅起來,頭越垂越低,夜見樂得笑開來,大手抬起阿斯塔小巧的下巴,「小鬼這是在害羞嗎?」

阿斯塔難以承受夜見眸中太過魅惑的笑意,緊緊閉上了眼,「我、我想說的是⋯⋯就好像我⋯⋯一直貼著夜見先生的身體⋯⋯陪著你⋯⋯」

「小鬼老是這樣傻啊。」夜見一把將阿斯塔摟進懷中,「想貼著我的身體,這樣不就得了?何必這麼辛苦的縫衣裳?」

阿斯塔脹紅著臉,像趴在岩壁上一樣,額、頰、胸、臂、掌,都緊貼著夜見壯碩的肌肉,更濃的菸草味沁入鼻中,加深了迷醉感。

自兩人互表心意、走入伴侶關係以來,夜見雖然對他疼愛有加,卻連手都沒有正式牽過,阿斯塔出於崇敬,也一直沒有採取主動。

他從不懼於表露情感,只是不知如何拿捏身體界線。

此刻夜見的舉動,使得阿斯塔又驚又喜,他鼓起勇氣,張開手臂環抱夜見的腰間。

像他悄悄想像過無數次的那樣,矮小的他果然無法完全環住夜見太過寬闊的身軀,這樣的夜見才特別讓阿斯塔覺得可靠。

「這麼可愛,是要人怎麼受得了啊,小鬼?」夜見無可奈何的笑著,大掌用力揉亂阿斯塔的灰髮。

「夜見先生⋯⋯喜歡這份禮物嗎?」

夜見俯視僅及自己胸口高的阿斯塔,正仰起微微泛紅的小臉,亮綠眼眸閃動幾分焦慮,忍不住彎頸輕吻對方前額。

「都說是你的化身了,怎麼不喜歡?」

「哦哦哦——抓到了!」拉克高亢的喊聲驀然從旁響起,「果然!果然像諾艾兒猜的一樣在交往啊!」

瑪格納跟著現身,嚥了嚥唾沫,「居然是真的嗎?」

「都又抱又親了,肯定是吧!」

「哇⋯⋯不愧是阿斯塔,連夜見團長的男子氣概都能征服!」

跳上跳下的拉克,與頻頻頷首的瑪格納,讓抱在一起的夜見和阿斯塔當場愣住。

阿斯塔率先自夜見的身上彈開,「喂!你們!突、突然出現幹什麼!」

「你跟團長之間,實在太令人在意了啊!」拉克回嘴,「我們是代表所有團員來進行確認的!」

「是真的嗎,阿斯塔?」瑪格納忍不住繼續追問,「你和夜見團長⋯⋯」

「唔嗯⋯⋯我和夜見先生⋯⋯我是說⋯⋯夜見團長⋯⋯」

「有什麼異議?」阿斯塔支吾之際,夜見健碩的手臂霸氣攬過他的肩,兇惡的俯視拉克和瑪格納,人稱「破壞神」的氣場展露無遺,「阿斯塔就是我夜見介大的男人,正如我是他的人一樣。」

「團、團長⋯⋯」瑪格納被懾服得幾乎要下跪,「真是帥呆了⋯⋯」

拉克則是竊笑起來,「真想讓大家一起看看啊,團長此時的英姿,還有阿斯塔的糗樣。」

「我才沒有糗呢!」阿斯塔被擠在夜見的肌肉之間大喊,卻因為竄入鼻中的夜見體味太過濃烈,無法遏止的頭臉脹紅,像顆熟透的蘋果。

「都聽清楚了吧?」夜見沉聲道,「明白了的話,就快滾回去,別打擾人約會!」

「是!遵命!」

瑪格納識相拉著嘻笑的拉克,依言離去。

「好了。」夜見俯首對阿斯塔露齒一笑,「我們剛才說到哪?」

阿斯塔沈默著,先前亮眼的歡顏不再。

「小鬼?」夜見跟著斂起笑容,「阿斯塔?」

「也許我們不該這樣,夜間先生⋯⋯團長⋯⋯」阿斯塔後退了兩步。

「你在說些什麼啊?」夜見注意到阿斯塔改變了稱謂,劍眉尾端逐漸下垂,「如果是因為什麼性別的狗屁原因⋯⋯」

「不完全是那樣。」阿斯塔截斷對方,蓬刺灰髮此刻看來萎靡不少,「夜見團長是大家最尊敬、最仰賴的人,就算在黑色暴牛之外,團長也是享有盛名的大魔法騎士⋯⋯」

阿斯塔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跟我這樣沒有半分魔力的人在一起,對團長的信譽會是相當大的打擊吧?這種粗製濫造的禮物,送給團長果然還是⋯⋯」

阿斯塔說著,想把夜見手上裝了手工汗衫的禮物盒搶回來,卻怎麼也拉不動。

他倔強的抬起臉,迎上夜見怒氣騰騰的肅穆神色。

「喂,小鬼,你的自信呢?」夜見一個跨步,粗厚指掌驀然捏住阿斯塔的臉蛋,「在其他人都不看好的時候,也能抬頭挺胸說自己要成為魔法帝,那樣的你到哪兒去了?」

「我當難不會放去成為魔法帝啊!」被捏著臉的阿斯塔,變得有些口齒不清,「這是兩回日!」

「兩回事?」夜見這才擔心起自己用力過猛,連忙收手。

「因為團長⋯⋯是最初唯一願意相信我的人!」

阿斯塔抿起嘴,他從未像現在這樣,如此希望自己能隱藏情感,可向來不懂如何說謊的他,此刻依然無法克制的,將前額輕輕抵上夜見碩實的胸大肌。

「我怎麼能⋯⋯因為自己的私慾,去影響最重要⋯⋯最喜歡的⋯⋯夜見先生⋯⋯」

「你說了喜歡吧?」夜見有些霸道的按住阿斯塔的後腦勺,「我是個粗人,互相喜歡就在一起,對我來說是再明白不過的道理。」

「可是我不想影響⋯⋯」

「其他人怎麼看,就隨他們去好了。」再度擁著阿斯塔的夜見,神情柔和下來,「如果因為那些不重要的人,錯失了我最喜歡的人,未免太得不償失。」

阿斯塔正貪婪吸著夜見身上摻著海鹽的味道,聞言頓了一頓,「夜見先生⋯⋯最喜歡的人?」

「是要我說幾遍?」夜見鬆掌,一手托著禮盒,一手輕輕放上阿斯塔的頭頂,「小鬼,你實在太獨一無二,早就大喇喇霸住我內心最重要的位置了。」

「唔⋯⋯」阿斯塔再度無法克制,揚起幸福的燦笑,「那我可以不離開這個位置嗎?」

「傻小鬼。」夜見亦重新露出寵溺的微笑,「怎麼會讓你離開?我等著和你一起超越極限呢。」

阿斯塔稍微收笑,「是呢,出來耗得太久也不行,該去練習了!」

「我說的是兩回事。」夜見笑得狡黠,將禮盒遞給阿斯塔,「就從替我換上這件汗衫開始吧?」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