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中人

少於 1 分鐘閱讀

战损……车?

私设张小敬救了圣人后李必赶来找他

————————————————————————

当张小敬在马车中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竟是坐在一旁,静静看着他的李必。虽然换了身干净的青色道袍,但依旧发髻凌乱,脸上的伤只是简单处理过,颈上深红的指印也还未消退,不知是何时赶来的。

他先是笑了笑,然后伸手想去摸李必颈上的伤,结果手臂刚抬起一半,对方便猛的扑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了他,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身子也在发颤,张小敬叹了口气,手臂顺势一圈便将李必搂住,轻抚他的背脊。他知道,这小狐狸其实并非表面那般平静,只是惯于掩藏情绪,也不知心里急成什么样了。

“再被你压下去,我就…真有事儿了……”

李必一听,气的一口咬在他脖子上,却也只是用牙轻轻磨了磨,闷声道:“还有力气胡说……”说完还是迅速起身,慢慢将他扶了起来,张小敬眼尖,看出他眼圈红了,眼尾还有一抹水渍。“先喝点茶吧,还热着呢。”李必并未发觉对方眼神,侧身忙着给他端茶,刚端到身前,张小敬便直接捉住他的腕骨就着他的手,垂下头一口气饮尽了:“慢点儿喝……对了,我记得来时见车上还有些吃食——”

“你哭了。”

张小敬忽然将他往身前拉了拉,轻柔的吻去了他眼尾的泪痕,打断了他的话。李必愣了一下,然后连忙低下头抹眼睛:“没、没有……”张小敬却笑起来,又将他拉进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贴在他耳畔轻声道:“让你担心了。”说着,手指覆上他的侧颈,颇为怜惜的抚摸上面的指印,“啧,是不是下手重了?还疼吗?”

“嗯……不疼了,你、你别摸了……”只见李必忽的身子一颤,手中空茶盏没拿稳,“咚”一声掉落,他整个人靠在张小敬怀中,边躲他的手边压抑着嗓音说道。

“怎么……”张小敬一开始还有些茫然,但很快反应过来,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手臂悄悄收紧不让他乱动,指腹故意在他颈侧慢慢来回滑动,低声问:“这里吗?这里怎么了?”李必一把抓紧他的衣袖,酥麻感从颈间一路蔓延至全身,他又挣不开张小敬的禁锢,直被对方动作引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抬头看他时,两颊都染上了胭脂色。等李必看清他似笑非笑的神情才明白过来,瞪了他一眼:“张、张小敬!你……你故意的……”但这一眼极没有威慑力,眸中反倒蓄了两汪春水似的,软和的很,因为他的动作,猫儿似的轻哼声不受控的从喉咙里滚出来,掌心也出了汗。

“是故意的,李司丞能怎样?”张小敬笑着说完,忽然转摸为吻,顺着他的耳根一直吻至伤痕处,滚烫的温度冲破了他最后残留的一丝理智,他直接搂住对方的脖子迫不及待吻上了他的唇,张小敬猝不及防,后背撞在了马车壁上,引的马车轻晃了一下,他一把制住李必想扯他衣襟的手,用略带调笑的语气含糊不清的说道:“小狐狸,这可是在外面。”

李必却在他唇角咬了一口,然后挣脱他,双手灵活的解开他腰上的革带,扯开了他里外袍衫,贴了上去,也学他的语气,呼吸不稳的说道:“张都尉……可是怕了?”张小敬见他眸中带笑,潋滟春水仿若要溢出,看的他心头发痒,直接抱着他倒在榻上轻抚着他脸颊:“我可不怕。”说完便又吻了下去,一会儿轻轻勾勒他柔软唇瓣的轮廓,一会儿又探进他口中发狠的搅弄,直让他头皮发麻、喘不过气来,外袍系带早已被张小敬解开,白色里衣也散乱不堪,李必急切的想自己去脱,却被对方扣住手,不消片刻,繁复的衣袍便被张小敬从他圆润的肩头褪去了。

热络的吻又顺着李必的颈间滑落,在他深红的伤痕处舔舐一番后,又继续向下吻至小腹,上面有一片青紫,张小敬见了微微蹙起眉,爱怜的用手指摩挲两下,又落了吻在那一处,李必轻颤一下,双手手指蜷起,将对方的发丝抓进掌中,轻软的低吟声也密集起来,双腿不自觉缠上他的腰:“别……别磨蹭……”

张小敬闻言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又一路向上在他皮肤上留下无数吻痕,最后着重在他敏〃∀〃感的颈上用舌尖来回轻蹭几下,惹的他嗓音接连转了几个弯,喘息声也更加急促。张小敬低笑两声,然后随意从旁拿了一罐润手的软膏,挖了许多在指上,然后探向他股间干涩的穴〃∀〃口,先在周围抹了一些,然后便小心翼翼先挤了一根手指进去,虽然他想快一些,但又顾忌他会疼,于是边细看李必的神情边继续动作。

李必有些紧张,攀住他肩膀的手抓的很紧,放进第三根手指的时候,他忍不住蹙起眉,咬住自己的下唇,于是张小敬不断亲吻他的额头、眉眼、嘴唇和下巴以做安抚,他果然慢慢放松了些,呼出一口气,温柔的亲了亲对方的眼睛轻声说:“你…你进来……”

“我会轻点儿……”

张小敬说完,便扶着他的腿缓缓进到了深处,李必抓紧他的手臂,尽量配合的放松自己,却紧抿着嘴不敢发出太大声音,但最后他渐渐控制不住,意识也一片混沌,只记得张小敬额间滚烫的汗珠滴落在自己脸上的感觉。等到他慢慢找回意识时,天色似乎更亮了,有光透过窗子漏进来,张小敬的喘息声还在耳畔,他想张口叫他,却发现自己的喉咙竟变的嘶哑干涩,也不知方才叫了多久,想到此,他才突然脸热起来。

张小敬听见了他清嗓子的声音,于是歇了没一刻,便披了件外袍起身帮他倒茶,倒好后还俯身给他喂了进去,喂完又简单清理了一番,才坐下来捋了捋李必汗湿的发丝问道:“回吗?”他摇了摇头,将张小敬又拉回榻上躺下,拽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还是热的,应是被暖炉暖了许久:“不回,你再睡会儿吧,我守着。”张小敬侧身搂住他,吻了吻他的脸颊说道:“你不睡啊?是……不够累?”李必听完没好气的用膝盖顶了顶他的腿,脸上又一阵发烫:“你说什么!我…我就想多、多看看你。”

张小敬看着他晶亮的眸子,心头一热,收紧了搂着他的手臂,在额间落下一吻:“好,那我不走,你想看多久都成。”

–END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