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

少於 1 分鐘閱讀

  總是在藥效發作後會想起他,卻因為藥效,在我意識裡總是顯得模糊,上一秒也許他的輪廓還清晰,下一秒又忘了究竟是什麼。

  他是遠遠遙不可及的存在,對我而言也許是一種信仰、一種依賴、一種精神寄託,在別人眼裡多少都有點可笑。

  是的,旁觀者總是清醒。我也曾經客觀的觀察過自己行為模式,確實是會令人不明白的,就像是用湯匙吃麵,用叉子喝湯一樣迷惑。

  不過也罷,很多事情並不能要求所有人能理解,至少守住道德底線,似乎別人也不能對自己有太多的問題。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日記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