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的靈魂哭泣:《雙面薇若妮卡》觀影心得

少於 1 分鐘閱讀

當我打開清單瀏覽時,第一眼就被這電影名稱吸引。靈魂與愛──如同黑暗中的燭台,難以琢磨完形,卻閃爍著鵝黃微光,令人情不自禁向前探尋。

波蘭的薇若妮卡從夢中驚醒,啃咬著手指無法入眠,卻對父親說:「我覺得我並不孤單。」父親不明白,她就回答:我不知道。命運何解?但她知道靈魂的另一邊有一個人,正踩在她一輩子不曾踏過的土地上。在她向父親開口前一刻,沉默的影子一如法國的薇若妮卡嚙咬指尖。

克拉科克,她被示威的人撞了一下,樂譜散落一地,像在替待會靈魂的對望慶祝──是凌亂,是時代的悲哀,是盛大的高潮在最初就要迎來終點。她倉皇地收拾樂譜,還來不及收拾心情,就看見薇若妮卡,看見靈魂的解答。

波蘭的薇若妮卡在性愛中微笑凝望自己的肖像,彷彿透過它看見完整的自己;法國的薇若妮卡在性愛時悲傷,燈管映得她皮膚橘黃飽滿,可她的靈魂已不再完整。難以名狀的悲傷淹沒了她,情人也不必留下,沒有人能填滿這份空虛。

人生總有幾個瞬間,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如此孤單──降生時孑然一生,離去時骨肉腐爛──世界沒有角落是自己的歸處。薇若妮卡與人們又不全然相同,她曾感受過「完整」的模樣,有另一個人與她共享一份喜怒哀樂、一副皮囊、一個靈魂,既不是割裂狀,更不是幻影;最後遭到剝奪時,疼痛無以復加。

嫩葉有著雙面,滾動葉枝就能瞧見背後的葉脈與絨毛;觸摸大地的新生,好比撫摸自己的靈魂。法國的薇若妮卡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法國的薇若妮卡不在大雨中唱歌。性愛後一幕,她直接斷絕了自己的大好前途,因為她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波蘭的薇若妮卡如飛蛾撲火,壯烈地猝死在舞台上,於是法國的薇若妮卡還沒碰著火爐,就收起了伸長的手指。這一部電影有好幾重對比手法,暗示著兩人的生命軌跡如何相似,一方率先做出選擇,另一方便往西去,而這樣背離的抉擇,也拉不斷兩人靈魂的羈絆。

從法國的薇若妮卡第一次落淚開始,一股悲慟便朝我席捲而來。畫面與故事總有尖銳的對比,飽暖的黃在這靈魂殘缺的情節裡醒目異常,慾望的紅隔開哄鬧的街道和薇若妮卡的內心;這是一部在光影和視角藏了無數線索的電影,觀眾從薇若妮卡的眼裡望去,搖搖欲墜的世界便沉甸甸地壓在心上。

全場屏息地欣賞著舞台上悲傷的演出,只有薇若妮卡若有所覺地看向操縱玩偶的人。法國的薇若妮卡一直都有強勁的直覺、窺視真相的特質,僅僅一場偶戲,她就知曉是波蘭的薇若妮卡將他帶到她身邊──她愛上了一個陌生人。凡人女神賽姬有著「蝴蝶」與「靈魂」之意,羽化成蝶的芭蕾舞者翩翩起舞,在我眼裡便是靈魂躍動的模樣。可我永遠不曉得,她是實在地愛上亞歷山大,抑或是愛上命運。這由得她選擇嗎?是否從兩個薇若妮卡相遇時,一切就無法轉圜了?是否當兩個薇若妮卡誕生時,一切便注定了?

法國的薇若妮卡不似波蘭的薇若妮卡那般「知曉另一個自己」,但是克拉科克那場相遇,一開始卻只有波蘭的薇若妮卡明白自己看見了什麼。也許這就是生命作弄人的所在,人們永遠不會知道「偶然」是否等同「注定」,是否真有「命運」。

在薇若妮卡和亞歷山大的拉扯間,似乎都能看見奇士勞斯基質問的臉龐。從薇若妮卡雀躍到不注意而拖地的紅圍巾,到無言面對她作偽證替友人提告的男人,無一不令人興嘆;既是生命的無常,又是情感的展現。薇若妮卡為了愛趕到聖拉撒,無視一個陌生女人對著她發紅的眼睛,只為問:「為什麼?」

操偶師捎來「最後的信」,是她悲傷的解,是她一輩子挽留不回的半邊靈魂,是沒得她選擇的痛。操偶師最終仍利用了這份悲痛,讓薇若妮卡回到家門前的樹旁,傷痕的指截觸摸樹幹,彷如回到最初的懷抱,回到葉子底下。

模糊星光的不是霧,而是無數小星星;法國的薇若妮卡穿過這麼多小星星,不過是為了看見藏在生命背後的那張臉龐。

一樣的水晶球倒映著薇若妮卡的雙面,好比電影如何倒映著人生。溫柔的映像與銳利的故事,擁有同樣靈魂的薇若妮卡們,充滿情慾也無情的命運,何嘗不是真實現實的模樣。

我為我的靈魂哭泣,因我再度感到孑然一身。

 

──2020年4月7日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心得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