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

少於 1 分鐘閱讀

性转小苏,这次换瞎抽烟

———————————————————

半夜雨下的大了,黑瞎子撑着伞站在胡同里那盏闪个不停的路灯下,低头又点燃一支烟,含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又拿开,望着眼前的雨帘将烟雾呼出,淡蓝色的烟很快消融在雨中。

头顶的灯不时在他身周落下光斑,他黑色的衣着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灯熄灭时,根本分辨不出灯下站了人,只有昏暗的光亮起时,才勾勒出人影,在雨夜中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氛围。

他听着雨珠砸在伞面的闷响,想到几个小时前,他的小徒弟一洗完澡就钻进夏凉被里贴着他,刚清洗过的皮肤异常光滑,散发着淡淡茶香,柔软的长发也清香袭人,被对方主动亲吻时,发梢便落在他胸口,然后对方抱住他的腰,仰头舔了舔他的喉结,舔完就朝他眨了眨眼,是在发出暗示,但他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让她老老实实躺下,拒绝回应她的暗示。

后来等人睡着了,他才来到这里。

忽然,黑瞎子敏锐的捕捉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啪嗒啪嗒”的响,是小跑着的,他把烟咬在嘴里,做出防备的姿态,但直到那脚步声近了,看到来人是谁后,才放松,随即有些惊讶,他出来前苏万明明睡着了。

苏万没有打伞,浑身都淋湿了,身上穿的还是睡裙,露着腿,罩了件薄外套,但还是冷的有些发抖,脚上穿的也是拖鞋,脚上都是水,湿透的长发一缕一缕贴在她脸上,羽睫和眼睛皆湿漉漉的,微喘着在雨里看着他。黑瞎子皱起眉,连忙摘去嘴里的烟,上前把她遮在伞下,抬手抹她脸上的雨水:“你怎么出来了?也不拿伞?”

“你忘了吗?家里那把坏了…”

她一说,黑瞎子才想起来,悄悄骂了自己一声,想明天一定要给家里多备两把伞。他看着苏万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一阵心疼,脱了身上的外套想给她披上,对方却躲开了,然后有些怨怒的看着他的眼睛:“你…你怎么又这时候出来?”

“睡不着,出来透口气。师父又把你吵醒了?”

苏万抹了把湿漉漉的脸,像在抹眼泪,更何况黑瞎子早已看清小姑娘的眼眶的确有点红了,她又扯出一个笑来,声音轻颤着说:“师父,你不会是有别人了吧?”

黑瞎子一听,差点笑出来,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到这的,有点离谱,只好无奈笑着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我发誓,我绝对忠诚。”

但苏万明显将信将疑,接着有些委屈的接着问他:“那…那师父为什么,最近都不想碰我了…”问完这句话,她眼眶又更红了些。

原来是这件事。

黑瞎子看了眼她的表情,还是把外套罩在了她身上裹好,觉得不能再瞒下去,便说:“我感觉,我对你有瘾,很难控制,会像上次那样伤到你。”

有瘾?苏万愣了一下,有点脸热,想他怎么这种时候还不正经,随后想起了对方说的那件事。

那天黑瞎子的确有些反常。她原本是躺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就着灯光看书乘凉的,结果等黑瞎子洗完碗出来,两人说了几句话,她最多握了握他的手,对他笑了几下,赤脚戳了戳他的腰开玩笑,就被他握住脚腕压在了躺椅里,亲吻她的额头、侧脸和唇瓣,呼吸发热,她被吻的情动,扔开手里的书就和黑瞎子抱在一起,裙摆滑到了她腿根,她主动圈住了他的腰,连衣裙的肩带也因她的动作从肩头滑落,纯白色裹胸若隐若现,然后他们就在院子里做了一次,她没敢发出太大声音。

后来她被整个抱起来,抱到了屋内的餐桌上,刚被铺上白色的桌布,这会被她抓皱了,最后被他们弄脏了。苏万以为结束了,没想到黑瞎子又把她抱起来,这次换到了沙发上,对方呼吸略急促的咬她的侧颈,把她咬的有些疼,她仰起脖子说了句“疼”,却让对方顶弄得更激烈,恍惚间她看见对方微眯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像只终于捕到猎物的黑豹。

又一次之后,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跟黑瞎子说不要了,但最后还是被哄着,在他放古董字画的书房的书桌上,从后面进入了一次,她完全靠着对方的身体支撑着自己,承受又一次的高潮。

其实当时并没有觉得哪里疼,直到用热水清洗的时候,苏万才有痛感,灼烧似的,浴缸的水里也飘了一丝红。对方有些紧张,毕竟之前都很有分寸,从没弄伤过她。他检查完伤处,就转身去找药膏,给她涂药时唇角都是紧抿着的,有些严肃和心疼,她还转头忍着疼宽慰他。

仔细想想,似乎是从那天起,对方就很喜欢跟她有些亲密互动,比以往还多,之后又渐渐减少了床事,甚至她主动的时候他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然后趁她睡着,就跑出去抽烟。这回是她忍不住了,才跑出来找他,没想到,听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你是为了不伤到我才…”

“是。不过抽上两根倒是能把瘾压住。”见到黑瞎子还是一副轻松的态度,苏万心里反而有些难受,对方为了不伤到她,竟一直这样忍着。她没等对方再说什么,便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腰,脸在他怀里蹭了蹭,黑瞎子单手拍了拍她的背,听到她说:“我不介意跟师父多做几次,也许这样以毒攻毒,最后就好了呢?我不想你抽这么多烟。”

黑瞎子摸了摸她潮湿的头发,说:“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傻姑娘…”

“可是我相信师父,下次不会再伤到我了。”苏万抬起头对着他笑,他忍不住低头亲亲她,然后把伞递给她,背对着在她身前半蹲下:“上来,先回家。”他实在不想让小徒弟再踏着冰凉的雨水回去了。

黑瞎子一直将她背进了家里的浴室才放下,然后帮她放热水,今天苏万的澡是白洗了,于是小姑娘可算找到了理由,等她浸在热水中之后,便使唤对方帮她洗头,黑瞎子干脆也脱掉衣服进了浴缸,然后苏万背对着他,开始给她打泡沫、揉按头皮,洗完头苏万又叫他帮忙涂沐浴露,是淡淡的白茶香,没想到刚帮她涂完光洁的脊背,她就忽然身体向后靠在了他怀里,黑瞎子继续帮她涂前面,然后苏万侧过头,捧着他的脸跟他接吻。

黑瞎子施力搂紧了他,沾满柔滑沐浴露的两只手继续在她的双乳和小腹上抚摸揉捏,然后探入了更隐秘的地方。苏万的身体对他的轻抚很敏感,很快有了感觉,白皙脸颊渐渐漫上红晕,浑身都白里透着粉,唇边溢出小猫似的轻哼,被吻的极其情动。

这一场情事很温柔轻缓,苏万被擦干后近乎要睡着,赖在对方身上,连睡裙都是黑瞎子帮她穿的,最后等着他把自己抱上床,睡着前还紧拉着他的手,迷迷糊糊说:“师父…别再抽烟了哦…”

“唔…我很愿意的……”

-END

小苏宝贝姐姐爱你!!!(咳咳别理我)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