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轨

少於 1 分鐘閱讀

原来上次不是最后的性转小苏

关于抽烟能戒X瘾

———————————————————

第三波情潮过后,苏万已经累得不想动了,她侧过身,柔软的长发盖在痕迹斑驳的背上,鬓边汗湿的发丝贴了几捋在脸侧,柔白的脸上还浮着一层红晕,唇也是明艳的红,浓黑的羽睫湿漉漉的,微阖着,黑瞎子的手臂被她枕在颈下,纤细的手指也还和对方的扣在一起,又被黑瞎子举到唇边吻了吻手背,另一只手帮她拉了拉夏凉被,遮住了腰上的吻痕,然后轻搂住她的肩,低头亲了她的鼻尖。

“抱你去洗澡…?”

黑瞎子略沙哑的声音在苏万耳边响起,她扣紧了对方的手,睁开了眼,睫毛上残留的泪珠“啪嗒”落在了她眼尾,她缓缓眨了眨眼,然后勉强撑起自己在黑瞎子喉结上舔了舔,然后和他对视,水汽朦胧的眼中是未散去的情欲。

“乖徒弟,这么欲求不满吗?”黑瞎子有些惊讶于苏万最近在床事上的旺盛精力,明明被他折腾的没力气动弹了,却还要想方设法撩拨他,缠着要他继续,这次也不例外,但他不会让她如愿了。

苏万还没等他说什么,就挣脱他的手,起身跨坐到了他身上,夏凉被从光裸的背上滑落,从她的纤长的脖颈到胸口、小腹、双腿,无一都是黑瞎子留下的印记,她腰酸的有些坐不住,只好撑在对方肩上,低头看他:“师父,我还想要……”

苏万的嗓音此刻黏黏糯糯的,说出的话都像撒娇,黑瞎子抬手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然后突然扶着她的腰,收着力道重新把她压在了身下,苏万顺势搂住他的脖子,抬头,贝齿微张的索吻,棕色的眸子里闪着期待的光,黑瞎子却不为所动,捏了把她的脸,痛的她皱起眉:“啊…疼!”

“你到底怎么回事?嗯?做了三次还不累?”

“今天没有了。”

“啊,为什么?就再来一次好不好?”苏万一听急了,眼看着黑瞎子就要起身,连忙搂紧对方脖子,长腿也缠上去,直接被对方带起来面对着坐在了他腿上,他手撑在身后,看对方用分开的双腿支撑着,艰难的调整姿势,想再次用底下的小口把自己那根吞进去,她低着头,调整的很认真,鼻尖上又冒出了细汗,看得黑瞎子也有些口干,只能在心里叹口气,然后一把握住苏万的细腰,将她抱起了一点,准确的让她跟自己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猛然的顶进让苏万一下软了腰,趴倒在对方肩上呻吟出声,随后就感觉对方直接托着她站了起来,那根吞的更深了些,引出她颤抖的喘息。她被一路抱到了浴室,然后被抵在微凉的瓷砖墙上,听到黑瞎子在她耳边说:“今天最后一次。”

“唔嗯!啊…师、师父……”

“我好…喜欢你…”

苏万被顶弄的呻吟不止,一遍遍叫“师父”,一遍遍说“喜欢”,黑瞎子也听得心潮涌动,每一句都回应,最后这些声音都隐没在了温暖的水流中。这一次结束,苏万就着这个姿势,趴在他身上昏睡了过去,睡着前还蹭蹭他的脸咕咕哝哝:“嗯…师父,我真的…好爱你……”

“我知道。我也是…”

*

之后,苏万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每回被黑瞎子在床上折腾得腰酸腿软后,她还是迫切的想再跟对方继续做下去,哪怕平日里见到他,她的心都会烧起来,忍不住想去撩拨他,非得撩起火来才舒坦,但也不是每次都成功的。苏万自己也有意克制自己,她感觉自己好像对这事有瘾,也或许是对黑瞎子这个人上瘾,但都不太正常,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可是这样的克制很难受,那些正常的亲密举动她都不敢跟对方做了,除非是在床上。黑瞎子当然也察觉到了,每次自己出现在小徒弟的视线范围内,都能感受到对方灼热的目光,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但她只是看着,最后克制的收回视线。问她也只是被搪塞,他只能在旁观察。

后来不知从哪天开始,他总能闻到苏万身上有隐隐约约的烟味,味道有点甜,但对方却说是从别人那里沾的,要么就说是朋友新买的香水,只是味道奇特些。

直到那天晚上,黑瞎子接了个网约车的单,要去机场,来回不知要到几点,便让苏万先睡,别熬夜等他。但他还是比预计早到家,却没走正门,怕吵到苏万,直接翻的院墙。谁知,他还没翻下去,就看到院子的葡萄架下站着个人,竟是苏万。

她背对着院墙,长发被随意盘了起来,碎发散落在她雪白后颈,浅绿色的吊带睡裙让她的一截脊背暴露在夜色中。黑瞎子在墙头换了个位置,终于看清对方在干什么了。

她在抽烟。

纤瘦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身,淡淡的烟雾飘起来,让她清秀五官变得朦胧,她用柔软的唇瓣含住滤嘴,吸了一口,又熟练的将烟雾呼出,那里面杂着清甜的柚子味。这才是那味道的来源。

黑瞎子这才从墙头跃下,落在苏万旁边,把她吓了一跳,直被烟呛了一口,咳嗽起来,泪花都咳了出来:“咳咳……师父?!你、你怎么不走门啊咳咳…”

黑瞎子哼笑一声,走近,拿走了苏万指间的烟,苏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抽烟被逮个正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让她特别心虚,不自觉后退了一步,然后就被对方轻轻捏住了两腮,剩下两指托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对方凑近了,淡淡柚子味萦绕:“能耐了,还会背着我抽烟了。哪儿学的?”

“跟…跟同学。”苏万听出对方发沉的音调是有点不高兴了,心里有些发怵。

“哪个同学,说说。”

黑瞎子松开手,偏头猛抽了口那细长的女士烟,然后把它捻灭在了花盆里,转头看着她,苏万立刻讨好的笑笑,牵住了他一只手:“师父我错了,是我非要让同学教我的,您可别怪他。”黑瞎子没抽出手,却还是继续问她:“行。那说说为什么抽吧。”

对这个问题,苏万却沉默了,连手都不牵了,改成了抓裙角,移开了落在他脸上的视线。黑瞎子见她一副很难回答的样子,立刻了然,说道:“跟你最近的反常有关,对吗?”对方听到这句话,果然抓紧了裙角,却还是没看他,黑瞎子只好扳过她的肩让她跟自己对视,放软了语气:“苏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好吗?”

苏万抿唇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却没掉下泪来,黑瞎子对她笑,摸摸她的头:“别委屈,天大的事师父帮你解决。”她垂下眼,终于肯开口,语气还是委屈:“师父帮不了我……”

“我一见你,就想…就想亲你抱你跟你做,做过了也不够,我…我好像上瘾了,我克制不了……”

“后来我听人说,抽烟可以戒它,我就……可我不是故意的…”说着说着,苏万的声音就带上了哭腔,抬起头时,黑瞎子看到有一滴眼泪从她眼尾滑落:“因为我不想让师父觉得…我不正常,只要戒掉就没事了……”

他唯独看不了苏万哭,还是为了这种事,他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吻她的眼泪,吻她的唇,解开了她的长发,浅绿色的肩带滑落肩头,柔软的身体陷进了柔软的被单里,在她被顶弄出声、呻吟落泪时,才听见黑瞎子说:“瘾我帮你戒。”

“呜嗯……啊…戒、戒不掉…怎么办…”苏万轻颤着身体问出这句话,她是趴伏在床的,被黑瞎子箍着腰,因此进的更深,很快就被顶得说不出话了,但她能听清身后的人说的话,在她临近高潮时。

“戒不掉没关系,我随时随地跟你做。”

-END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