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伊甸

少於 1 分鐘閱讀

时间之神瞎X大祭司万

————————————————————————

今天是礼拜日,来教堂的人比以往要多些,偌大的教堂内很快坐满了,但在讲道开始前,大家都很安静,就算有交谈,也是用很小的音量,偶尔有突兀稚嫩的小孩子的说话声,也很快被父母要求不要放低音量。

苏万作为大祭司早已在旁准备好了,他雪白的祭司袍是镇上的裁缝替他新制的,他特意洗过了,现在拿柔软的布料散发着很淡雅的花香,领口和袖口包括袍角,都有暗金色滚边作为装饰,衣襟上的两颗扣子都扣的很严实,银质的十字架项链挂在他胸前,他看了眼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捧着厚重庄严的《圣经》走到了祭司台上。

众人这才真的安静下来,神情庄重的望着这位年轻的祭司。镇上的人都很喜欢跟他开往,不仅仅是因为清秀好看的外表,还有平易近人、乐观善良又聪明的个性,相处起来很舒服,也很会开导人,单单是笑起来就足够治愈人心了。

苏万翻开今天要讲的那一页,纤长的手指轻轻略过平滑的纸张,他身后是一扇巨大的彩色格子窗,神明的雕像放置在窗下的位置,此时正有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柔和的彩光便落在苏万身上,加之从教堂两侧的木格窗外倾洒进来的日光,身着白袍的年轻祭司,就仿佛沐浴在圣光中。

这样圣洁的画面令人心生安定,众人都在认真的聆听、虔诚的祷告,最后就到了咏颂的环节,由苏万带领大家开始。但或许是台下的长椅和祭司台有一定距离,也或许是光线有些许朦胧的缘故,众人都没发现,在年轻的祭司张嘴发出第一个音节时,神色有一瞬细微的僵硬,但很快,教堂内就被咏颂声充盈了。

苏万向身下瞥了一眼,立刻对上半跪在祭司台内侧的时间之神的炽热眼神,哪怕那双畏光的眼被掩在黑色暗纹纱下,也足以让苏万无法忽视。

时间之神黑瞎子穿了件黑色长风衣,还有同色系的马甲、衬衫跟窄口裤,黑色短靴的鞋面蹭着苏万雪白的袍角,略长的发尾被绸带束着,手上竟还戴着双黑色薄手套,完全像个贵族圈的绅士,如果忽略他脸上玩味挑逗意味的笑容的话。

苏万不知他是何时潜进来的,明明将他捡回家时,还是一副虚弱狼狈的模样,结果恢复之后,仗着自己神明的身份赖着不走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在这样庄严的时刻出现在祭司台下,用戴着绸面手套的手摸他的腿。

由于今天天气转暖,所以他的祭司袍下没有穿其他内衣,尽管这样不太符合规矩,但他今天还是违反了一下,却没想到给黑瞎子行了方便。他低头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便又抬起头专心的和众人吟唱。

但很快,他就感觉身下的人更加变本加厉,双手都伸进他的祭司袍内抚摸着他的双腿,继而掀起他的袍角,整个人都钻了进去,用舌尖舔舐他最敏感的大腿内侧。苏万浑身一颤,双手按在了祭司台边沿,手指紧扣着台沿,腿上挣扎了一下,却被黑瞎子紧紧制住,他眼上稍显粗粝的黑纱时不时摩擦过苏万白嫩的皮肤,引起他身体的酥麻,注意力也被分散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身下人的肩,将他朝外推,黑瞎子顺从的从他袍内钻出来,抬起头冲他一笑,咂了一下嘴,朝他做了个“好香”的口型。苏万面上一热,但还是控制住了表情,对方肩上的那只手还用力抵着他,试图阻止。但时间之神只是握住他的手腕,舔了舔他的手指。

苏万手上一下松了劲,被黑瞎子抓了下去攥在手里,又被舔了白皙的掌心,对方实在很清楚他身体的敏感处,随即眼睁睁看着对方,单手抓着祭司袍角,一点点向上卷起,露出他的白而直的腿,还有他乳白色的内裤,随即,黑瞎子便倾身隔着布料,在他被包裹着的xing器上轻轻咬了一下。

“唔嗯…!”

苏万不自觉的呻吟一声,挣脱被黑瞎子握着的那只手,撑在了祭司台上,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内裤也被对方脱下,滑落至脚腕,对方温热的舌舔上了他的囊袋,然后在柱身不停游走,眼部的黑纱也剐蹭着上面的皮肉,竟让苏万有了一丝快感,但他不能就此沉溺。

下一秒,他的整根xing器就被黑瞎子一口含进了嘴里轻吮了一口,苏万撑在台沿的手越发用力,差点站立不稳,喘息声被很好的掩盖在咏颂声中。接着,时间之神开始在他腿间吞吐,齿尖不时刮过他柔嫩的gui头,让他头皮一阵阵发麻,随着吞吐的频率加快,苏万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额上出了层细汗,压抑不住的呻吟从他半张的口中溢出,融进了吟唱词中。

苏万已经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咏颂中了,他有些腿软,不经意垂眼看身下,黑瞎子口中含着他的东西也抬眼看他,鼻腔里发出一声笑,故意深吮了一下,苏万微弓了下背,差点缴械。但身下的时间之神还在卖力的动作,他感觉gui头都要顶到对方的喉咙了,他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受yu望支配,挺身迎合对方,但对方吞吐的水声还不停响在他耳边。

最后,年轻的祭司又经受了很多次的深吞才到了高潮,要不是他撑着祭司台,黑瞎子又扶着他的腰,他差点就要腿软的跪下去。但他没想到对方竟在他要she出之际退开了,然后用手堵住了前面的小孔。

苏万急得眼尾发红,眸中水色一片,低头用乞求似的眼神看着黑瞎子,时间之神也看到已经有淅淅沥沥的白液从他指腹边溢出了,于是他决定放过这位年轻的祭司,松开手,白液一瞬间喷溅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剩下的一些滑过苏万的柱身落在了他腿上。黑瞎子也不介意,舔了舔唇角的液体,然后揪着对方雪白的袍角,慢条斯理的擦干净了自己的脸,把原本洁净的祭司袍弄得一片脏污。

此时,咏颂也到了尾声,苏万努力控制着喘息声,看着人群陆陆续续离开教堂,他不禁庆幸,今天没有人来跟他交谈,以往总是有一些镇上的年轻人,会在结束时找他聊几句。

直到教堂的大门被合上,他才脱力的滑坐下去,被黑瞎子扶住了身体,他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但还蒙着水雾的眼睛实在没有威慑力:“你…你为什么整我?”

“我哪敢啊?”时间之神嗤笑一声,伸手摸了摸对方依旧发热的脸,“你不也很舒服吗?”

苏万拍开他的手,想要站起来,双腿却还有些发软,黑瞎子却趁此扣住他的脑袋吻了上去,强势的顶开对方牙关,勾住他的舌头,在他口中翻搅,苏万抵着对方胸口,却使不上什么力,很快被吻的喘不过气来,涎水来不及咽下,流的下巴和衣领上到处都是,脸颊泛红,意识也开始飘忽。

黑瞎子察觉到他快换不过气了,才退开,满意的看着对方软在他怀里,红着脸,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随即在对方抬眼时,用牙齿叼住黑色绸面手套一角,慢慢扯了下来,露出匀称修长、骨节分明的一只手。苏万还没见过这样漂亮的手,有些看呆了,然后看着时间之神把这只手伸到了他唇边:“含住它。”

苏万忘记了思考,忘记了自己还在教堂,慢慢张嘴含住了对方的两根手指,轻轻的舔弄,黑瞎子用手指夹住了对方的舌,在指间把玩,然后模仿交合的动作在他口中抽插,有两下不小心捅的深了,就被对方攥紧了衣袖,皱着眉,眼尾溢出两滴眼泪,也没有条件反射咬他的指节,还是轻轻的舔,就这么几下,未经过人事的年轻祭司又有了反应。

黑瞎子边玩弄他的软舌,边解开了祭司袍扣的严严实实的两颗纽扣,他早就看着不顺眼了。随即抽出手指把苏万压倒在地,脱去他的鞋子和挂在脚腕的内裤,一直把祭司袍推到了他的胸口,然后抬起了他的腿,露出一张一合的肉粉色后穴。

从苏万的角度,可以看见教堂彩色的玻璃窗,窗边的天使像,还有窗下神明的塑像,突然产生了罪恶感,在黑瞎子把手指顶进他的后穴时,抬起一只手握住了滑落在颈侧的十字架,意图向他信仰的神明忏悔。

曾被开除神格、堕入人间的时间之神,此时正专心的在他穴内放入第三根手指,然后慢慢开拓着紧涩湿热的甬道,他的指腹上有一层薄茧,不停磨蹭着娇嫩的穴肉,惹得苏万不住的呻吟出声,却还残存着一丝理智。但很快,在黑瞎子的手指在穴口反复进进出出时,他的身体就升起了几分快感,握着十字架的手心出了汗。

在对方修长的手指戳到他的敏感处时,他身体一抖,微仰起脖颈叫出一声,尾音轻颤,黑瞎子知道自己找准了,然后不停的专往那一处顶弄碾磨,每顶一下,苏万就颤一下,圆润的脚趾紧蜷,叫的也越发动听,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眼神被染上情欲,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十字架,心里却还在请求神明的宽恕。

听着苏万的呻吟声逐渐带上了哭腔,时间之神心中十分愉悦,顶弄的越发卖力,还用指尖剐蹭着穴肉,苏万另一只手抓紧身下白色的祭司袍衣料,眼泪扑簌簌的落,半张着嘴,脸颊绯红,已完全深陷情潮。

黑瞎子看到对方还在努力抓着颈上十字架,便觉得扎眼,但他还是不紧不慢的抽出所有手指,俯身把苏万抱了起来,重新又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紧握住他抓着十字架的手,附在他耳边说:“还在忏悔吗?”说完,低笑两声又接着说:“你敬仰的神明,能让你这样爽吗?”

话音刚落,苏万的手就慢慢垂落,任自己沉沦,忘记一切禁忌,攀住黑瞎子的身体,在对方手指高频率的冲击下,达到了高潮。

受人崇敬的大祭司,就这样抛下了他最敬爱的神明,和堕落的时间之神一起,沉溺在了情欲的海里。

-END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