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轻说

少於 1 分鐘閱讀

X转小苏

————————————————————

今年夏天来的很早,夜晚的风也带着温度,屋子里开着空调,窗沿下的风铃“叮叮咚咚”摇晃着,苏万把头发随意的盘成了小丸子,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吊带裙,正趴在铺着凉席的床上玩游戏,嘴里含着一支水蜜桃味的棒棒糖。

苏木木的个头已经很大了,原本它是趴在空调下面吐着舌头散热的,但可能见小主人只顾玩游戏不理它,便觉得无聊,起身“嗒嗒嗒”跑到床边,用脑袋拱苏万的细腰,苏万腾出一只手象征性的摸了摸苏木木的脑袋,就继续在游戏里厮杀。但苏木木打定了主意要狠刷存在感,直接跳上床和苏万挤在一起,舔她的脸。

“唔嗯!苏木木你干嘛?我马上打完了,乖。”

苏万抹了抹脸,就势朝床里面一滚,远离了大金毛热烘烘的身体,仰躺在床上,蹙起秀丽的眉,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嘴里的糖都被“嘎嘣”一声咬碎了,苏木木委屈的哼哼唧唧,锲而不舍的爬过去,把脑袋搭在苏万软乎乎的肚子上不动了。

但只趴了一会儿,苏木木的脑袋就被小主人用皙白的手无情的推走了:“好热……木木乖,先自己玩会儿,姐姐忙着呢……”

苏木木只好乖乖挪到了床尾卧着了,苏万终于能安心打游戏了。由于她变成了仰躺的姿势,头发都乱了,小丸子头松松散散搭在她圆润的肩头,她没有穿内衣,但形状依旧饱满圆润,像水蜜桃,在棉纱的布料表面顶起两个小凸点,吊带裙的裙摆因为她的动作滑到了腿根,露出细长洁白的一双腿,玉器似的足,此刻正轻轻踩在苏木木毛茸茸的身体上,踝骨纤细,足弓优美,圆润的足趾上还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阳光下透出玉质。

就在这一局游戏即将打赢的时候,黑瞎子的微信电话突然打了进来,苏万手一抖,“哇”的惊呼一声,手机就掉到了她脸上,砸的她鼻梁疼,把微信电话直接挂断了。等她手忙脚乱再去看游戏时,才发现已经晚了,居然在最后一刻输了,气的她捶了下枕头。

微信电话又响了起来,苏万一脸怨念的接通了:“喂……”

“呦,怎么这个声儿啊?谁惹我乖徒弟了?”黑瞎子带笑的声音从微信里传出来,苏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除了师父您谁还敢欺负我。”

“你刚刚不会在打游戏吧?输了?”

苏万从鼻腔里发出“嗯”的一声,算作回应了,然后翻了个身,又趴在凉席上,翘着两条白晃晃的腿,问他什么事,黑瞎子在那一头跟她道歉:“是师父的不是,那带你吃好吃的赔礼,怎么样?”

“唔……那我要吃石桥那边的烧烤。”苏万嘴里嚼着糖,含含糊糊的说着,拨了拨脸边的碎发,看了眼脚边的大金毛,又说:“把木木也带上,吃完轧马路!”

“行,那你现在就去那边等我。”

“知道啦。”挂了电话,苏万就从床上爬起来,开心的拍了拍苏木木的脑袋:“姐姐带你出去玩。”说完就跳下床,扔掉嘴里的棒棒糖杆杆,柔软的唇瓣被染的水润,她把吊带裙脱下换上内衣,又随便从衣柜里翻出浅绿色T恤和短裤套在身上,散开头发,整理了一下着装,然后趿拉着白色的凉拖,给苏木木套上牵引绳后就出门了。

夏夜的风还带着热意,苏万哼着歌悠闲的走在路边,看到路对面的商店有卖冰镇橘子汽水的,就拉着苏木木跑去买了一瓶,然后捧着冰凉凉的玻璃瓶子到达了石桥,黑瞎子还没来,对面的大排档却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始营业了。

她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墩子上,闻到烤串的香味和啤酒味一阵阵飘过来,她把牵引绳系到桥的栏杆上,舒展开双腿,用吸管吸着橘子汽水,看一看大排档,又看一看路边,时不时把被风吹乱的及肩长发别到耳后。正当她百无聊赖时,身旁的苏木木突然支棱起耳朵,朝着路边欢快的叫了两声,苏万一回头,果然就看见黑瞎子也穿着黑色的T恤短裤凉拖,小辫子扎着,手插在兜里慢慢悠悠朝她走来。

“等久了没?”他走到苏万旁边也坐了下来,顺势把手臂搭在了她肩上,扶了扶墨镜,微低下头跟她讲话,苏万摇摇头,转头看见对方鼻尖上都是汗,摸了摸口袋,没带纸巾,便抬起手背帮他擦,然后把还冰着的汽水瓶子贴在他脸上,黑瞎子猝不及防,被冰的一个激灵,苏万转头偷笑,然后被对方抢了汽水的吸管,一口气把汽水喝光了,还要咂咂嘴:“好喝。走,吃饭去。”

苏万拿着空汽水瓶瞪着他,微微鼓起了脸,黑瞎子笑出声,忍不住抬手捏捏她的脸,把她拉起来,在她脸上“啵”了一下:“大排档不是也有嘛。”苏万抹抹脸,低头把苏木木的绳子解下来,跟着黑瞎子走,边走边说:“可是大排档没有橘子汽水,回去你得给我买一箱。”

“知道了,给你买。”

*

大排档人很多,但都是一帮一帮的大老爷们儿在喝酒吃串,苏万本就生的白皙清秀,玉白的脸上这会儿因为热意浮上了薄红,显得更加明艳,所以她跟着黑瞎子走近时,就有几道目光投到了她身上。

但苏万正想着橘子汽水呢,浑然未觉,黑瞎子却早已发现,于是不动声色的揽住苏万的腰和她换了位置,刚好挡住了那些目光,然后朝那边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极有压迫感,那几道目光立刻消失了。

食物很快上桌,苏万看着,才觉得自己饿极了,把头发扎起来后就闷头吃的很欢,还不忘给苏木木喂几口,黑瞎子在对面给她递纸巾,然后又点了两瓶冰啤酒,苏万也想喝,对方以她酒量差为由不让喝,但最后还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倒了一杯,被她小口小口喝完了。

回去的路上,苏木木被解开了牵引绳,在桥上撒欢的跑着,苏万被黑瞎子牵着手,慢慢走着,后来又跟苏木木闹着跑,最后一人一狗都累了,苏木木吐着舌头跟在小主人旁边走,苏万则一下扑到了前面黑瞎子宽阔的背上,搂住了他的脖子:“我累了师父,背我回去吧。”

黑瞎子却突然一俯身,把她从背上直接换到了身前抱着,手臂稳稳托着她柔软的tun瓣,让她的腿夹在自己腰上,苏万吓了一跳,立刻抱紧他的脖子,但又想到这是在外面,被别人看到多少有点尴尬,便蹬了两下腿推他:“师父!被人看见怎么办!放我下来……”

苏万的确有点难为情,脸都红了,黑瞎子却偏不随她愿,抱的很紧,感觉到她的腰肢柔软,然后抬头亲她,苏万也低头亲回去,最后索性就趴在黑瞎子肩头,任他把自己这么抱回去。中途凉拖从她脚尖上掉下过一次,被黑瞎子捡起来拎在手里了,一直走到院门口才给她穿上鞋子把她放下,把钥匙给她让她先进去,然后跑到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箱橘子汽水回来。

“师父你太好了!”

苏万开心的踮起脚尖亲了黑瞎子一口,然后冲完澡,把汽水全都放进了冰箱,还留了两瓶。两人就坐着在铺着凉席的床上,吹着空调喝橘子汽水。喝着喝着就吻到了一起,汽水瓶子被放到了床头柜上,苏万换回了吊带裙,又被轻而易举的褪下,长发散落在洁白的肌肤上。

黑瞎子吻她的额头、脸颊和嘴唇,唇齿微张时,她尝到了甜甜的橘子味。

夏夜的风正温柔。

-END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短篇小說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