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餅人-三創] 驅魔師パロ

2 分鐘

驅魔師パロ來源 >感謝倉鼠想的有趣パロ> https://www.plurk.com/p/odka1s

本篇主 氣泡飲餅乾 的場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風箭手餅乾的戲份也很多)。

藥草餅乾和氣泡飲餅乾是兄弟(骨科注意)。

全員喜歡藥草(注意)。

————————————————————————————————————

『你給這世界帶來希望,而我將奮不顧身成就你許下的願望。』

『和你一直再一起,是我的選擇。』

『既然是搞不懂的事情,那繼續維持現狀也沒什麼不好。』

『… …我會等你。』

在這遭受第一場大戰從而被波及到,已經看不出來是協會特別規劃的香草園之中,藥草餅乾靜靜的抱著唯一還完整的盆栽。

站在遭受攻擊而破洞的天花板之下,沐浴著明亮的月光。

眼神隨著盆栽葉緣滴下的露珠,聽著外面吵鬧而又安靜下來的聲音…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畢竟如果可以的話… 」…真想過上與世無爭的日子。

話只說到一半的他,也沒有要說完的意思,可能是怕願望說太多次就不會實現了?

還是擔心門口的人聽到會造成他的壓力呢?

並沒有要解答的意思。

面對著盆栽微微一笑,藥草餅乾不在意髒亂的用衣袖清理出一處平台放置,並開始動手拿起工具,打理起這間溫室。

揀選出還健康的植物們,把破碎的盆栽清理掉換過新的… …儘管他不需要處理這些。

站在門口的氣泡飲餅乾也正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卻也沒有辦法讓自己開口說不需要你來處理,因為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得忙,現在也只是一個短暫的休息時間。

畢竟等著這次的事情結束,就再也不用回到這裡了。

「氣泡飲餅乾,吉拿棒餅乾有事情找你….」風箭手餅乾從不遠處走來,但眼神一直往藥草餅乾那處飄。

別說氣泡飲餅乾,就連藥草餅乾都有注意到那多一人的視線;回過頭大方的看著來人笑說:「風箭手餅乾?你怎麼會來這裡?」

一旁的氣泡飲看著這塊餅好像準備和藥草餅乾說什麼的樣子,也毫不掩飾對他的煩悶,就打斷了他自顧自的和藥草餅乾說:「藥草餅乾,在這等我。」

這語氣是在賭氣,藥草餅乾知道。

但也只是朝他回了一臉無奈的微笑,揮揮手讓他先去處理吉拿棒找他的事情,畢竟這裡是協會總部。

看著氣泡飲餅乾離開,風箭手餅乾疑惑的向藥草餅乾提問:「為什麼他總是很討厭我的樣子?」

藥草餅乾也只是避重就輕的回答著說:「可能是因為太忙了吧?他現在是不是要去統計損失?」

「恩。」點了點頭,風箭手餅乾看了一下這座設有保護機制的溫室已經穿破了一個大洞,皺了下眉頭說:「這次妖魔的攻擊和以往不同,協會裡面還在分析為什麼,氣泡飲餅乾要和吉拿棒餅乾做商討。」

「恩,畢竟這次的攻擊可是連這邊都打穿了。」拿起桌上的盆栽,用著閒聊般的語氣和風箭手說:「剩下的這一盆,是還沒開花的水仙,如果下次再有什麼意外,你願意幫我保護好它嗎?」

「我會連同你一起保護好。」接過盆栽皺著眉頭的他,盯著妖魔被淨化掉的痕跡說。

風箭手餅乾不喜歡意外這個詞,但還好這次闖進來的是小妖魔,儘管把四周用得一團亂,藥草餅乾仍有餘力對付,只是奇怪的是這種妖魔應該沒有力量可以打穿這…

「謝謝你,風箭手餅乾。」藥草餅乾拉了下他的衣角,微微笑著說:「那麼接下來我該到哪裡去呢?」

思緒瞬間被藥草餅乾的行為打斷,但停頓的太久又不自然,染上了點熱度的面容趕緊轉過頭把盆栽放下說:「氣泡飲餅乾或許會知道,很多保護地點都是他設置的。」

注意到風箭手餅乾若有似無的動作,藥草餅乾只是笑了笑,略過對方好似想參扶自己的手,裝著沒事的樣子開始閒聊著感嘆著說:「氣泡飲餅乾替我處理了這麼多事情,真的是很不簡單呢!」

「恩… …」風箭手餅乾一邊注意著藥草搖搖晃晃的身影,一邊努力想著聊天時怎麼樣,可以不讓話題那麼快結束。

「他現在對協會也很重要.. …小心腳下!」但話還沒想好怎麼說完,馬上又看到藥草餅乾因為踩到餘波攻擊時,掉落在地的碎石而差點跌倒的樣子,二話不說就馬上就伸手抓住了他。

但這種意外藥草餅乾幾乎是要習慣了。

「哈哈哈,真是危險… …謝謝你,風箭手餅乾。」反而是看到對方那麼著急的樣子,才更逗得他笑了出聲說:「那還是你扶著我走吧?義肢或許也到了要維護的時間了。」

「要坐著休息嗎?」風箭手餅乾擔心的問說。

「明明我才剛離開起來走動?」藥草餅乾微笑的扶著對方反問,瞬間又惹得風箭手餅乾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看著對方的樣子,藥草餅乾主動提議著說:「還是請你扶我去前面那間客室,另外幫我通知一下氣泡飲餅乾?」總感覺不讓風箭手做點什麼,他是不會安心下來的。

「可是氣泡飲餅乾不是說讓你等他嗎?」剛受過妖魔攻擊的總部,其實風箭手餅乾感受的到,防禦系統並沒有這麼快會恢復的說:「或許他等一下就會回來,我們可以一起等他。」

「恩…我覺得都可以。」看著眼前的人,藥草餅乾坦然的接受了對方的想法,一同坐定後就開始和風箭手餅乾聊起溫室的話題。

偶爾也會提起彼此的日常生活,但在這被襲擊過還沒整理好的總部建築之中,兩餅間的氣氛顯得十分格格不入… …一直到氣泡飲餅乾出現打斷了他們的閒聊說:「你居然還在這?妖魔群跑去攻擊遺跡分部了。」

「怎麼會?」風箭手餅乾一聽到消息,馬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和氣泡飲平視著問說:「不是才剛結束?」

儘管他知道風箭手可能沒有那個意思,但氣泡飲餅乾還是按耐著一種被質疑的不悅感,分析著給他聽說:「我們這邊確實才剛結束,但分部那邊也藏有綠樹營養液,說不定這次妖魔是衝著那寶物去的。」

「綠樹營養液… 那其他的驅魔師呢?」風箭手餅乾緊張地看了一眼藥草餅乾,說實話他不是很想離開。

「我們這不是才剛經歷過一場大戰嗎?」氣泡飲餅乾的言下之意,是要他自己想!

繞過風箭手餅乾去牽起藥草餅乾的樣子,氣勢或語氣什麼的,一瞬間全軟化了下來說:「藥草餅乾,我們該換地點行動了。」

「等等…」風箭手餅乾他表示著自己還有想問的事情,就被一名協會成員打斷了說:「找到你了!風箭手餅乾,妖魔去襲擊遺跡分部了!」

室內三餅一齊看向門口,害得那位協會成員嚇了一跳,又小小聲的再說了一次。

「剩下的你問他吧!」氣泡飲瞬間擺出平常用的營業笑容,說完後就牽著藥草餅乾離開了房間。

藥草餅乾跟在氣泡飲餅乾身後,也只能微笑著和他揮手道別而已了。

藥草餅乾踏步跟上氣泡飲餅乾,帶有一點遺憾的語氣說:「沒能好好道別有點可惜。」

「藥草餅乾,我很抱歉。」儘管這樣說,但氣泡飲餅乾還是覺得能越早走越好。

感覺到抱歉的部分,大概是無法連同藥草餅乾的心情一起照顧到,但他真的十分討厭那位餅乾;雖然也還是將隱藏著真相的文件正本帶在身上。

「沒事的,我很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藥草餅乾用著溫柔又堅定的聲音,安慰著對方,也因為這一句話,使得氣泡飲餅乾默默的放心了不少。

兩人停留在樓梯的轉角之處,氣泡飲餅乾拉著對方蹲下,並同時將外套披蓋到了藥草餅乾的頭上說:「計畫上的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等這一波爆炸過去。」

他計算著時間替藥草餅乾蓋住了耳朵,藥草餅乾也回以相同的動作,兄弟兩人相視而笑,儘管現在這不是什麼樂觀有趣的情況,但也不會比小時候經歷過的要來得差。

碰!!

中樞機房、文庫室、館藏區… …從樓梯窗外都可以看得到爆炸的煙硝。

兩人靜待著爆炸的餘波停止了後,藥草餅乾看著氣泡飲餅乾問:「應該不會有人傷亡吧?」

這問句… ….藥草餅乾可知彼此也都是相處多年的兄弟?

知道對方在問什麼的氣泡飲餅乾,也只能嘆了口氣無奈著回答說:「他是這總部的守護者,不會有事的,而且本來就已經很多人去分部支援,他能自由活動的範圍很大。」對,他可以自由活動,和你不一樣,你根本不需要擔心他!

後半段在氣泡飲餅乾心裡默默想著,沒講出來。

看著藥草餅乾鬆了口氣的樣子,兩人重新起身的瞬間,氣泡飲餅乾便直接打橫的用公主抱,抱起對方說:「我不知道那只妖魔的時間概念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我們最好動作快點。」

配合著對方動作,藥草餅乾輕笑著反抱住氣泡飲餅乾說:「那希望剩下的這一層樓,不會給你有太大的負擔。」

「你從來都不會是我的負擔。」氣泡飲餅乾不假思索的回答著,因為義肢的不便,這對話已經是兩人都知道的固定句型。

但這畢竟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氣泡飲餅乾從來不介意多說幾遍。

到達頂樓後就把對方放了下來,兄弟兩人互相靠在門邊吹著風說:「應該是那個傢伙遲到了吧?」

「也可能是因為氣泡飲你抱著我走比較快,所以是我們早到了?」笑著看向水井的區域,那一頭綠白相間的頭髮十分顯眼,但在不快點可能真的就要被發現了?

摀住耳朵。

碰!!

看著薄荷巧克力餅乾的身周煙霧瀰漫,水花四濺的同時也很快的淡去了身影。

所有人都清楚,這將會是最接近尾聲的信號。

「藥草餅乾!」

伴隨著爆炸之後,從門另一端出現的風箭手餅乾,雖然說是情緒緊張,但還是有能力拆了被氣泡飲餅乾反鎖的門,看著這幕讓氣泡飲餅乾又重新對他上了警惕。

而已經沒心在關心氣泡飲餅乾在想什麼的風箭手餅乾,全心全意只注意著眼前的藥草餅乾,踏步上前溫柔的抓著對方的手說:「你們沒事吧?協會文書庫那邊發生火災、中樞機房爆炸、現在水源區也被妖魔毀了。… …總之看到你沒事我….」

「感謝你的報告,我們都有看到了。」畢竟天台上的視野很好。氣泡飲餅乾打斷了風箭手餅乾的話,也把藥草餅乾從他手上抽了回來抱著,像是在說你不准碰他!

但風箭手餅乾也不在意,儘管被打斷了語句,視線也沒離開過藥草餅乾,像是在重新確認過是”完好的藥草餅乾”才鬆了口氣說:「雖然很弱,但有妖魔闖進協會的氣息,數量不多但我怕你們出事。」

「那身為守護者的你,更應該去協助總部…」氣泡飲餅乾十分不悅的說著,但被藥草餅乾拍了拍頭安撫了下來。

「看來是有機會好好道別了呢。」示意著氣泡飲餅乾把自己放開落地後,回望向風箭手餅乾微笑著開了口。

風箭手餅乾不懂這句話的意思,但頭上寶石忽明忽暗,顯然就是受到這句話的影響。

藥草餅乾看著他,一臉溫柔的繼續說了下去:「氣泡飲餅乾和… …吸血鬼餅乾他們幫我找好了一座很美麗的花園,我很期待的想要去看看。」

「藥草餅乾,吸血鬼餅乾很危險的,氣泡飲… …你們不一定有辦法對付他。」風箭手餅乾出自真心擔心的說著,但也免不了招來隔壁一記狠瞪。

「我可是有氣泡飲餅乾在,吸血鬼餅乾也不會傷害我的,而你也是知道… …這是我的願望。」藥草餅乾輕笑著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希望給他一點安慰,卻繼續說著讓風箭手餅乾更不能理解的話:「那座花園裡一定會充滿了水仙花,還有紫藤花、繡球花、葡萄樹架之類的,也有布置好的結界,我可以保證不會在有其他餅乾或著妖魔來找到我,等著溫室裡的那朵盆栽花開了你也會懂得。」

風箭手餅乾搖頭,有點不可置信地望著藥草餅乾說:「可是…為什麼?」

沒有正面回應風箭手餅乾的問句,只是伸手抱了一下對方,就轉身走回氣泡飲餅乾的身邊說:「以過去的經歷,你不會有事;但如果有機會我們會再見的,好嗎?」

協會裡的花園不夠嗎?我不會有事?是為什麼?

風箭手餅乾很想叫藥草餅乾不要走,可是現在是他們和妖魔合作了起來?協會遭受到的攻擊是氣泡飲餅乾做的?

驅逐黑暗是他的責任,不說氣泡飲餅乾,但藥草餅乾不一樣,是不會被黑暗侵蝕的… …對吧?

但接下來的這一幕,瞬間讓他什麼都不去思考了。

協會頭號的問題人物吸血鬼餅乾,牽著熱氣球的繩子,從夜空中緩緩降落到藥草餅乾身旁說:「你們這是說完了嗎?」

「你遲到了!」氣泡飲餅乾一臉沒好氣的遷怒說,語氣熟悉的像是他們認識很久。

「我們沒有遲到。」從柵欄那處翻身出來的薄荷巧克力餅乾,拿著懷錶看了風箭手餅乾一眼,隨即皺著眉頭說:「倒是你怎麼會讓守護者在這裡?」

「計劃趕不上變化,這也是很正常的吧?」氣泡飲餅乾緊盯著風箭手餅乾的動作,默默的摘掉了眼罩,拿出特製手槍直接開始做準備。

「薄荷巧克力餅乾,計劃裡你本來也不在這的吧?」藥草餅乾出自真心開心的笑了說:「但我很高興你也來接我了呀!」

「阿…恩…是阿。」薄荷巧克力餅乾看著藥草餅乾的笑容,像是觸動了什麼心弦,柔和的開口著說:「想著如果你有什麼危險就不好了。」

雖然這句話藥草餅乾也聽不出來,是要提防誰就是了。

「快離開藥草餅乾!」風箭手餅乾看著接連兩位難以對付的妖魔現身,而緊張的大聲喊著。

頭上的寶石忽暗忽明的,儘管那力量來源不穩定,他也依舊拉緊了弓弦朝著他們腳下射去,本來只是想用以警告;但在中途就被吸血鬼餅乾給擋了下來,還讓他故意趁機和藥草餅乾討拍著說:「好痛啊!…藥草餅乾,明明是第一次見面,這個餅乾卻好兇。」

「你們肯定不是第一次見面的,只是你沒想記住他而已。」藥草餅乾無奈著笑了笑,還是伸手拉著對方的手,拍了拍吸血鬼餅乾的背來表示安慰。

「喂!」看著這幕忍不住直接出聲抗議的氣泡飲餅乾,雖然還想說點什麼,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故意從吸血鬼餅乾和藥草餅乾的中間經過,走到前面獨自面對著協會的守護者說:「風箭手餅乾,你知道我為什麼那麼討厭你嗎?」

選了一個他最在意的核心問句作為開場,同時氣泡飲餅乾也跟自己打了個賭:只要藥草餅乾還在場,就不用擔心風箭手餅乾會對他造成什麼致命的傷害。

慢慢的,氣泡飲餅乾從懷中拿出記錄著當時事情的文件正本,扔了過去說:「我留了副本在總部的酒吧桌上,很快大家都會知道協會當初想隱瞞的事情經過和我的動機;而這是當時事件的紀錄… …」

氣泡飲餅乾說到這,猶豫的停頓了一下,偷看著藥草餅乾的樣子,確認沒事才繼續開口說:「當時協會是怎麼砍下藥草餅乾的腳,給你吃的事件紀錄正本。」

風箭手餅乾聽到這後,覺得自己已經數不出今晚的他到底接受了多少他不知道的現實。

訊息量大得使他沒辦法再思考除了藥草餅乾以外的事情,甚至這些訊息也多得都足以打擊到他原本對這世界的信仰。

即便不知道氣泡飲餅乾說的內容有多少正確,但他有認出協會對於機密文件分類的戳章… …尤其上面還有藥草餅乾的血跡!

沒等他消化完這些訊息,氣泡飲餅乾就馬上帶著藥草餅乾去拉扯繩子,在確認兩人都抓好後,等在上方的薄荷巧克力餅乾,瞬間就成功讓熱氣球上升移動。

「等等!」

來不及抓住他們的行動,風箭手餅乾就下意識拉起弓弦瞄準好熱氣球,儘管不清楚所有事件的真相經過,他還是在自己的責任和所背負的使命之下拉動弓弦。

看著風箭手餅乾像是毫無猶豫的架弓動作,氣泡飲餅乾也隨即將自己的特殊子彈上膛,也是毫無猶豫的… …

「氣泡飲餅乾?」

藥草餅乾喊住了他,不是阻止的意思,但整個過程也變得不是那麼乾脆。

雖然氣泡飲餅乾很想打在寶石或著心臟上方的位置,畢竟這特殊子彈就是為了風箭手餅乾而開發的,但他總是會聽藥草餅乾說的話。

「明明他都對你拉弓了。」小聲抗議了一下,氣泡飲餅乾還是乖乖的,將瞄準的位置偏開到右肩上方。

反觀風箭手餅乾,身旁可沒有其他餅乾會給他意見,所以在拉弓的同時,視線聚焦的卻是自己手上握有的血跡文件。

同時也想到同樣在上頭的藥草餅乾、想到藥草餅乾和他說過的話、無法消化的事情簡直多得沒辦法好好思考;連催動長弓時所需要的信念… …需要貫注在箭矢上的力量也自然的減弱,放箭的速度整個慢了氣泡飲餅乾一拍!

儘管成功放出箭矢,但依舊沒有攻擊成功。

這些錯綜複雜的情況,相信地上也有很多人都有看到,卻只了解一半。

夜空中守護者射出的光箭弧形,正好劃落一半就殞滅,連熱氣球的邊緣都勾不到,更像是某種求救訊號。

讓循著光芒終於找到位置跑上天台的醫護人員,看到卻的是他們的守護者蹲在地上,盡力壓著右肩滲血的風箭手餅乾。

即便想做什麼緊急處理,但在看著傷口上帶有的淡淡螢光色的封印符文後也不敢有所動作,任誰看到都知道這個很棘手。

「我不會有事的。」

看著四周的人帶有不安的表情,風箭手餅乾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就忍耐不住疼痛暈了過去。

僅管這很痛,但這也是藥草餅乾對他說過的話。

「… …不會有事的。」

我們還有兩人約定好的水仙花。

<

p class=””>|

看著那夜空中漂浮的熱氣球,代表著成功逃脫餅乾的勝利,雖然兩人早已躺進吊籃內休息。

本來還因為藥草餅乾不方便爬繩子上去,所以是吸血鬼餅乾抱他上去的。

雖然薄荷巧克力餅乾對此很有意見,可是他在空中又爭不過吸血鬼餅乾,也怕在吵起來的話會傷害到藥草餅乾,所以就放棄的坐到熱氣球最頂端,也是懶得飛了。

然而吸血鬼本來還打算,就這麼直接抱著他到目的地的,儘管氣泡飲餅乾在一旁抗議,卻也沒辦法離開吊籃內去跟他打起來。

這種抱著藥草餅乾在空中,大家都拿自己沒辦法的情況,讓吸血鬼餅乾的心情十分開心。

「沒關係的,被抱著飛也是很不一樣的體驗。」

不同情況的是藥草餅乾,他總是會說些寵溺餅乾的台詞。

一直到他自己開始發抖,甚至還打了個噴嚏後,吸血鬼餅乾才甘願把他放下來,一臉抱歉的樣子。

「不如我也湊進去一起擠熱氣球吧,多點人擠比較溫暖。」掛在熱氣球邊緣的吸血鬼餅乾,不太想放棄的說著。

「我們是沒有體溫的,吸血鬼餅乾。」音量不大,但聲音也足夠在夜空中擴散,害得薄荷巧克力餅乾實在難以不拆穿吸血鬼餅乾的說法;若他說的可行,自己也早就想跟著擠進去,但這樣只會讓藥草餅乾休息的很不舒適。

無視了薄荷巧克力餅乾的說法,吸血鬼餅乾還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藥草餅乾。

「我想… …等太陽升起後應該就會好一點了。」算算時間,藥草餅乾委婉地拒絕,畢竟氣泡飲餅乾準備的熱氣球空間並不是很大。

「… …。」氣泡飲餅乾已經累得不想再說什麼了。

高空中真的很寒冷,藥草餅乾本身是靠著氣泡飲餅乾,兩個人蓋著同一件毯子在保暖著彼此的體溫。

藥草餅乾看著氣泡飲餅乾關心著問著:「你還好嗎?」這個問句是包含了各個方面的。

不過氣泡飲餅乾可能是還沒從剛剛的戰鬥情緒中抽離出來,只是維持著希望他安心的笑容說:「我沒事,倒是你快休息吧!」

替藥草餅乾拉好了毯子,看著藥草餅乾閉上眼安詳的睡顏,一起垂著雙眼的氣泡飲餅乾卻沒有想睡的意思。

雖然說所有事情都結束了,但長久以來的習慣他仍是放不下思考。

想到之前還在協會的生活,和自己還算得上要好的餅乾們,他們在看到他留下的資料後會是怎麼想的呢?

那個守護者吃過藥草餅乾的一隻腳,但因為是自己特殊研發的子彈,所以他知道,最快也要一個月後才恢復。

協會現在也炸了,可能會有妖魔趁機在襲擊別處,剩下的那些驅魔師餅乾們不知道應付得來嗎?

明明是自己埋的計畫,但在成功後的景色,仍然讓氣泡飲餅乾感到有點不可置信和… …擔心?

「其他餅乾們應該會沒事的吧?」下意識的問出了自己很在意的事情,但他也沒覺得自己可以得到答案。

「肯定不會有事的。」藥草餅乾突然睜開了眼睛,像是早就在等他開口似的,看著自己的兄弟笑說:「你不只是為我做了很多。像是一般人也能用的驅魔藥水準備數量,你早已發給周遭的居民、驅魔協會分配的手槍你也協助過改良、中樞機房的爆炸,你其實也只是讓他故障而已;雖然讓我們成功逃脫,但你也知道,協會那邊是不會那麼脆弱的。」

「你全都知道啊!」氣泡飲餅乾比起意外對方沒有睡著,更驚訝的是沒和他說的部份藥草餅乾也全都知道,整個在聽完他說的話後甚至不知道還可以在說些什麼。

但就如同氣泡飲餅乾一心一意的為藥草餅乾著想;藥草餅乾也都一直有在看著氣泡飲餅乾的成長與努力。

「不過現在事情,真的都結束了。」藥草餅乾起身調整了姿勢,從口袋中拿出預備好的金黃色糖果,主動的喂給對方說:「氣泡飲餅乾,我很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就只因為當初我那無心脫口而出的一句話。」

他習慣性的先咬碎了氣泡糖,香甜的氣味瞬間在他的嘴裡化開,摀著嘴吧意外地看著他的哥哥。

氣泡飲餅乾真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多接二連三的驚喜。

這是他們小時候最喜歡吃的熟悉口味,雖然氣泡飲餅乾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去買的,但也因為這樣,他的整個人的心情直接被拉回到藥草餅乾的身上。

「…不是的。」吃完了糖果,深呼吸了口氣,氣泡飲餅乾像是想撒嬌一般將頭靠到了藥草餅乾的肩上,緊握著對方的手說:「是你的出現,給這世界帶來了希望,那我肯定就是為了守護這希望而存在的… …哥哥。」

久違了的稱呼,意外的收穫令藥草餅乾開心著抱著對方,真不虧他特別找薄荷巧克力餅乾一起去找早就沒在賣的糖果。

雖然和妖魔一起去找糖果這一故事,可不方便讓氣泡飲餅乾知道就是了。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想到

[薑餅人-三創] 驅魔師パロ

  • 小楓

    另外補充:氣泡飲的計畫

    →先吸引一次妖魔攻擊協會看看妖魔可以造成的傷害和數量,和確認協會用什麼方式保護藥草餅乾
    →收集到協會資料和情報(GET關於其他驅魔師的分佈和資料)
    →提出更完善的防禦人員配置(協會地位UP/同時給自己留了後門(天台上空)/保護藥草餅乾)
    →靠著工作位置拉攏人心,分析清楚協會內部的關係圖(協會信任值++)

    →第二次的攻擊,確保藥草餅乾受到保護的程度,和妖魔大戰時的戰力差距紀錄,調整做法
    →差點出現失誤,有妖魔想把氣泡飲餅乾供出來,為了取得協會信任的氣泡飲,第一次把攻擊的妖魔全滅了(封口)理由是傷害到了藥草餅乾,藥草餅乾那次為了替氣泡飲圓謊,主動走出保護圈,佯裝自己是被攻擊受傷的(風箭手餅乾相信了,還一副自責的樣子、氣泡飲也很自責害得藥草餅乾用傷了自己)

    →因為消滅了足夠多的妖魔,取得更高階的權限紀錄,找出協會的弱點…觀察起風箭手餅乾的行動…
    →和吸血鬼和薄巧他們,取得合作,中間放小消息出去,每次帶藥草餅乾回協會,還是會有一兩次的妖魔攻擊(吸血鬼他們導致的),偶爾也會攻擊錯地方而已(薄巧協助)
    →開始讓協會有點沾沾自喜的認為,他們對付起群攻的妖魔也沒有問題
    →*計畫出現偏差*,在和妖魔談事情時,雖然只是差點曝光害得他和藥草餅乾有一個月都必須待在協會裡面,氣泡飲在這時間調整了事件方向,利用基層人員放風聲,釐清協會內部每位餅乾間的關係,修正回軌道

    →利用自己取得在協會內移動的權限,埋下炸藥/準備引起火災。
    →放*兩種消息*給妖魔,一個是協會總部的攻擊,另一個是分部的攻擊,兩個時間不一樣
    說著『為了營造假象這時間的協會防禦力比以往的弱』和『這次藥草餅乾回歸是在分部報到,時間是……』

    →算準了第一波攻擊結束的時間,需要藥草餅乾自己打破溫室對他的保護。
    可惜藥草餅乾的氣味,還是吸引到了不重要的小妖魔,本來要攻擊藥草餅乾的小妖魔,跌下來時,打翻了幾個盆栽。
    藥草餅乾一個怒氣上升,小妖魔本來想逃跑的,但方向不對搞得溫室一團亂,盆栽摔壞的更多了!
    怒氣上升的藥草餅乾,乾脆的把那只妖魔給滅了!也剛好當做一個藉口。
    (故事從第二波的攻擊這裡開始)

    →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的風箭手餅乾,被藥草餅乾的聲音打斷思考(那盆水仙花,會是一句詛咒)
    →準備在第二波妖魔攻擊分部時,支開吉拿棒餅乾和一些驅魔師,然後總部的中樞機房/文庫室/館藏區發生爆炸(總之是些重要的區域,裡面藏了樹木力量來源的寶石),晚一波的發生火災(氣泡飲做的)。
    →供水源區為第三次爆炸攻擊(薄巧做的)
    →趁著這一片混亂的時間,吸血鬼和薄巧會來總部帶走藥草餅乾和氣泡飲餅乾。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