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餅國|瑪濃]進不去

2 分鐘

餅國|瑪濃進不去
瑪德蓮餅乾x濃縮咖啡餅乾

「進不去……

 

因為沉迷研究而忽略戀人的濃縮咖啡現在遇到了比研究更難的課題。

 

濃縮咖啡這次把自己鎖在實驗室裡面整整一個禮拜,門上甚至上了魔法,外頭根本無法靠外力打開或是把聲音傳進去,平常濃縮咖啡最久就是三天不出來,所以這次真的把瑪德蓮嚇得不輕,但看到濃縮咖啡完好無缺的出了研究室,瑪德蓮又覺得有點生氣,但更多的是難過,戀人一整週都沒有想起過自己,自己大概是不被重視和需要吧,所以瑪德蓮開始躲著濃縮咖啡。

 

「嗚嗯……為什麼進不去……

 

濃縮咖啡赤裸著身體,跨坐在熟睡的瑪德蓮身上,好不容易找到了瑪德蓮,濃縮咖啡才剛要靠近,瑪德蓮就開始逃跑,一急之下濃縮咖啡用魔法把他擋下來,勸瑪德蓮至少回他們的家過夜。

 

原來你記得那是我們的家。

 

那時候瑪德蓮冷淡的回答真的嚇到了濃縮咖啡,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要失去他了,所以才鼓起勇氣夜襲瑪德蓮,但是每次都是瑪德蓮主動,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現在就因為無法成功進去而急得要哭出來。

 

「嗚……

 

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難過,濃縮咖啡小聲的嗚咽,因為本來就是個好面子的餅,所以努力忍著聲音。

 

「別哭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濃縮咖啡緊張地要起身,卻被扯了一把,直接撲倒在對方身上,赤裸的深色肌膚貼在對方的胸膛,雖然隔著衣服,卻能感覺到溫暖。

 

『自己有多久沒有和對方擁抱了呢?』

 

濃縮咖啡這才意識到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有多麼被動,平常總是光之騎士主動來找自己,所以自己習慣了被動,只要等著,對方就會自己找來,有時候甚至嫌煩,故意把自己鎖在研究室裡,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一點自己的時間,甚至小小偷樂。

 

收緊抓住對方衣襟的五指,濃縮咖啡發覺戀愛並不是一個公式,不是化學或數學,沒有固定的模式或答案,這樣心慌的感覺讓他很不安,只想要緊緊抓住這個人,而他想到的方法就是求歡,卻沒想到沒有對方,自己連這點事情也做不到,挫敗之下他只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失去他了,可能是難過又或許是羞恥,向來冷靜的他哭了。

 

「好了好了,我該拿你怎麼辦?」

 

伸手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戀人,瑪德蓮覺得很心疼,他真的不是故意要讓對方哭的,只是這次他真的很失落,不被重視的感覺讓他很心碎,那種靈魂果醬劇烈震動,像是要失去知覺的冷感讓他很難受,四肢都麻木無力,明明自己說過喜歡對方沉浸在研究裡的模樣,現在卻因為對方花太多心思在研究上,冷落自己而耍脾氣,他也有點懂不懂自己了,到底哪個才是自己的真心話?而自己是不是太過貪心了呢?

 

「對、對不起……

 

雖然聲音小得如蚊蚋,但瑪德蓮聽得很清楚,那個驕傲又自信的戀人竟然向自己道歉,看來這次自己是真的嚇壞他了。

 

「我才該道歉,明明說過會支持你做研究的,別哭了。」

 

伸手在對方的頭上順毛似地撫摸,瑪德蓮承認自己是真的和研究吃醋了,但看戀人這樣,原本對研究的羨慕甚至嫉妒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現在只想安撫好自家戀人,覺得是自己太過幼稚,才會用這樣的方法來報復對方,而對方來服軟了甚至哭了,自己卻心疼得不行,心裡只剩下後悔。

 

「以後不會了,我不會再那樣了⋯⋯

 

一手在對方背上有節奏地輕拍,聽見對方懺悔似的話語,瑪德蓮用力收緊另一隻抱著戀人手臂,像是要把對方壓進自己身體裡一樣。

 

「別哭,我錯了,我不會再躲著你了,好嗎?」

 

很少哄人的瑪德蓮有點慌張,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讓對方止住眼淚,特別是戀人這樣冷靜獨立的人,更是讓他不知所措。

 

鬆了鬆手臂,瑪德蓮在戀人臉上輕輕啄吻,原只是想吻去對方的眼淚,但碰觸到那兩片柔軟的唇瓣時卻怎麼也移不開了,吮吻著對方因為哭泣而顯得紅潤的唇,也許是太久沒有親吻對方,瑪德蓮覺得美味得不可思議,明明入口的是濃縮咖啡特有的微苦香,卻隱隱透著絲絲甜味。

 

一吻持續到濃縮咖啡快無法喘過氣才結束,但也因此順利地止住對方讓人不習慣的低聲下氣和道歉,伸手抹去對方眼角的淚珠,瑪德蓮對濃縮咖啡露出微笑。

 

「再哭我就要被泡成餅乾泥了。」

 

⋯⋯才不會呢,傻瓜餅乾⋯⋯

 

熟悉的對白聽上去有氣無力的,但至少對方不哭了,瑪德蓮又對著戀人笑了笑,接著手往下游移,放在對方赤裸的臀瓣上,收攏五指輕揉了下。

 

「不哭了那⋯⋯,是不是該解釋一下你剛剛在幹什麼呢?濃縮咖啡。」

 

濃縮咖啡這才想起自己原本到底是想做什麼,緊張地掙扎要掙脫戀人的懷抱,但瑪德蓮早知道戀人會逃,收緊的手臂一動也不動。

 

「沒、沒幹嘛⋯⋯,我只是⋯⋯

 

向來善辯的濃縮咖啡第一次這麼窘迫,特別是下身有個硬物頂著自己,更是讓他慌張得失去思考能力。

 

「不會就學,這不是你說的嗎?我現在就教你怎麼進去好嗎?」

 

揉捏著對方身上唯一捏得出餘肉的部位,瑪德蓮慢慢地把手指伸向中央的深溝,摸向那個尚未作好準備的穴口。

 

穴口有些濕濕滑滑地,看來自己的狂熱研究員戀人並不是什麼都不懂,只是沒有技巧和實際操作經驗所以沒辦法自己做好準備。

瑪德蓮讓濃縮咖啡直起身,自己也坐來起來,戀人跨坐在自己懷裡的姿勢更方便他進行準備。

 

就著穴口周圍的油滑液體,瑪德蓮毫無阻礙地擠進一指,環著瑪德蓮脖頸的手臂微微收緊,濃縮咖啡咬著下唇,異物感總是讓他感到有些害怕和排斥,但一想到那是為了什麼而做就只能忍耐。

 

「好好感受我的手指在裡面是怎麼做的。」

 

探入的指頭緩緩抽動,甚至微微曲起按壓內壁,慢慢地濃縮咖啡已經習慣了這點異物感,後穴明顯比剛才放鬆了些,瑪德蓮才又擠進第二指。

 

異物感比剛才更強烈,甬道下意識地抗拒著外物的入侵。

 

「別怕,放鬆點。」

 

瑪德蓮哄著,扶著濃縮咖啡腰的那隻手來到兩人之間,把兩人半硬的柱狀物靠在一起,用手指圈起來,緩慢而有節奏的捋動,轉移濃縮咖啡的注意力,藉此讓他能夠放鬆因為緊張而縮緊的後穴。

 

「嗚嗯……,瑪德蓮……可以了嗎?」

 

濃縮咖啡努力忍耐著幾乎要衝出口的呻吟,前後的刺激讓他難耐地扭起腰,主動把性器擠進瑪德蓮帶著劍繭的手,鈴口早已泌出透明的淫液,沾染了瑪德蓮的手掌,讓動更加順暢。

 

「還不行,再忍耐一下……

 

瑪德蓮自己也已經硬得不行,和相對寡欲的濃縮咖啡不同,瑪德蓮的需求比較大,所以過去都是瑪德蓮主動要求,這次因為情緒問題積得更久,瑪德蓮覺得自己可能很快就會釋放,即便只是和戀人的靠在一起,也讓他興奮得幾乎要到達頂點。

 

從第二指到第三指是最不舒服但也最重要的,瑪德蓮知道濃縮咖啡肯定沒有準備到這,因為當他試圖擠進第三指時能夠明顯感覺到攬著自己的手臂僵硬地收緊,腰也被戀人的腿緊緊環住。

 

仰起頭再次吻住被自己吮咬得紅腫的軟唇,瑪德蓮嘗試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下,他知道濃縮咖啡並不那麼喜歡自己伸舌頭,但是他很喜歡和濃縮咖啡唇舌交纏的時候,他能夠嚐到對方嘴裡的咖啡苦香味,相對的他知道戀人也能嚐到專屬自己的味道。

 

驚喜的是這次濃縮咖啡竟稍稍伸出舌頭在瑪德蓮的唇上也舔了下,雖然馬上又把舌頭收了回去,但得到回應的瑪德蓮很高興。

 

『這是同意的意思吧?』

 

瑪德蓮撬開對方輕闔的嘴,靈活的舌頭毫不客氣的闖入對方口中,追纏著對方剛才伸出的小舌尖,微微側了頭,把那生澀地回應自己的軟舌引得伸出來些就被瑪德蓮含住,這樣被包覆的限制感讓濃縮咖啡嚇得想逃。

 

「張開嘴。」

 

沉浸在情慾裡的瑪德蓮聲音不似平常那樣豪爽,聲線變得沙啞且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強勢,濃縮咖啡乖乖地張開嘴,雖然只張開了點但也足以讓瑪德蓮攻城掠地。

 

瑪德蓮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無法抑制想要進入濃縮咖啡的慾望了,今天的戀人又軟又聽話,雖然平時床上口是心非的嘴壞模樣他也很喜歡,但這樣讓人萌生照顧欲的戀人也讓他很興奮。

 

闖入對方口中的舌頭這次舔上敏感的上顎,只是輕輕的舔弄就讓濃縮咖啡發出難耐的嗚噎聲,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過去,但也因此上顎傳來的刺激感也更清晰、敏感,瑪德蓮趁隙把第三指送進對方的後穴裡,把戀人的悶哼聲全數吃進嘴裡,瑪德蓮緩緩地抽送起埋在對方體內的手指,他不願意讓戀人受傷,所以即便自己已經硬得生疼,他也不會搶快,一定讓戀人完全準備好才會進去。

 

為了確定戀人已經準備好,瑪德蓮甚至會在抽送食微微張開手指,把後穴撐開一些,每到這種時候濃縮咖啡都能感覺到有冷風微微撫過他的內壁,有些不舒服但他知道那是已經可以了的意思。

 

「傻瓜餅乾……快點……

 

每當動情時濃縮咖啡都會變得直率,雖然還是那樣嘴壞和拐彎抹角,但瑪德蓮聽得出來這是已經忍不住想要了的意思,把手指抽了出來,濃縮咖啡覺得後穴一陣空虛,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後穴一下一下的收縮開合著,羞恥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把臉埋進瑪德蓮的頸窩。

 

也不多哄戀人,瑪德蓮知道哄他不如給他想要的,扶著濃縮咖啡的腰讓他的臀部稍稍抬起,接著握住自己早已準備好的熱燙在濃縮咖啡的臀後找尋那準備好的穴口。

 

「這裡……

 

濃縮咖啡急急地伸手握住瑪德蓮的硬物,快速、準確地找到自己的後穴口,對準了就要往下坐,瑪德蓮趕緊抱緊戀人不讓他這麼急躁,只聽見戀人因為被阻止而發出拖著長音的不滿哼聲,瑪德蓮笑了笑握住自己的硬物慢慢讓戀人吃進,前端要進去是最不舒服的,濃縮咖啡忍不住皺眉,但慢慢地也進去了,成功坐到底的濃縮咖啡抱著戀人的手臂微微顫抖,後穴因為還在適應進入的巨物而不斷收縮著,像是無數張小嘴在啃吻著他一樣,瑪德蓮沒發現自己也因為忍耐而皺了眉,他可不想一進去就出來了。

 

把射精的欲望壓了壓,瑪德蓮才開始往上抽送,這時他無比慶幸自己是個扛著巨盾的騎士,而戀人則是一個瘦得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有正常進食的魔法師,這讓他即便是這樣難以挺動的姿勢也能好好地滿足懷裡的戀人。

 

「嗚嗯、瑪德蓮……

 

濃縮咖啡緊抱著瑪德蓮,這樣溫柔的抽送大大地安撫了他的不安,他知道這餅依舊是他的,而自己也依舊是對方的。

 

「濃縮咖啡……

 

瑪德蓮忍不住在濃縮咖啡的脖子上啃吻,難以抑制的情緒讓他失了分寸,他從來都是溫柔體貼的戀人,知道濃縮咖啡好面子又容易害臊,他從來不敢放肆地親吻他,更不用說在對方身上留下歡愛的痕跡。

 

「濃縮咖啡、濃縮咖啡……

 

瑪德蓮知道自己對濃縮咖啡的愛是抑制的,他其實是充滿控制欲、黏人又有佔有慾的餅,但他不敢讓戀人知道,他的戀人是那樣的優秀又獨立,他不願剝奪戀人熱愛的事物,也不願戀人厭惡他,所以他總是克制自己不要向戀人索求過多,無論是心靈上的陪伴或是肉慾,他都小心翼翼地抑制在他認為戀人能夠容忍的範圍。

 

「瑪德蓮……嗚嗯、再、哈啊……

 

濃縮咖啡發現其實自己喜歡戀人面對自己失去自持的模樣,這樣熱情的戀人他不可能討厭,他的人生一直都是循規蹈矩的,一切都按照他應該的規律和規則進行,直到他遇上這個驕傲又有些自大的光之騎士,他的熱情和勇氣都讓他傾慕,那是他永遠做不到的,只屬於瑪德蓮的模樣。

 

抱住濃縮咖啡讓他慢慢往後倒下,一手護著他的後腦勺,輕輕地放在床上,瑪德蓮直起身抬起戀人的腿,讓自己能夠進入到更深的裡頭,忘情的頂弄慢慢加重力道。

 

瑪德蓮的眉頭攏在一起,他想要慢一點的,他不想失控,但是看著戀人帶著淚光的眼中滿是情慾和對自己的愛意,他幾乎失去思考能力,更何況自己剛剛還在戀人的脖子、胸口留下了無數紅印,他知道自己快要無法把控自己了。

 

「我不想傷害你濃縮,別說那種會讓我發狂的話⋯⋯

 

瑪德蓮俯身再落下一吻,輕咬了下懷裡的他的耳朵,濃縮咖啡縮了縮肩膀,抱住瑪德蓮的脖子不讓他起身,兩腿主動環著他的腰,像隻無尾熊一樣。

 

「何不讓我看看你能多瘋狂?我的小狼狗。」

 

濃縮咖啡幾乎是貼著瑪德蓮的耳朵吐出這些話,大概是因為害羞,所以聲音特別小,換作是平常的濃縮咖啡是不可能說得出這些話,雖然他自己也覺得羞恥得不行,但今天他想要看看瑪德蓮因自己而瘋狂的模樣。

 

瑪德蓮用實際的行動來回答他,下身聳動又快又狠,每一下都撞進濃縮咖啡的深處,力道大得像是要把他釘在床上一樣,瑪德蓮從來沒有這麼粗魯過,濃縮咖啡心裡覺得有股奇怪的感覺,好像被什麼塞滿一樣,這個感覺並不討厭,反而很喜歡。

 

「啊!瑪、瑪德蓮……哈啊……

 

緊緊抱住濃縮咖啡,瑪德蓮放肆的在戀人身上馳騁,他已經不想管等等戀人會有多生氣,他滿腦子只有讓自己和戀人一起登上快感的巔峰。

 

「瑪德蓮我、哈啊、快要……嗯啊!」

 

後穴的快感加上自己的前端被夾在兩人下腹間,隨著瑪德蓮的挺動摩擦,讓濃縮咖啡很快就釋放出來。

 

但瑪德蓮沒有滿足,在頂弄時故意抓著節奏,時快時慢,五淺一深,極致延展歡愉的時間,真的是太久沒有了,他捨不得太快結束。

 

「瑪德蓮、停一停……

 

剛釋放完就又接著繼續被層層快感侵襲,陌生且過多的快感夾雜著絲絲痛苦,難耐得讓他忍不住哭求騎士緩一緩。

 

「再多陪我一會……

 

胯部一下一下地用力撞上戀人的下身,把熱燙的硬物一次又一次地送進那溫暖又饞人的後穴,每一次抽出都帶著纏人的窒礙。

 

「哈啊、濃縮、濃縮……

 

瑪德蓮忘情的呢喃帶著低沉而充滿情慾的粗喘,震動濃縮咖啡的耳膜,酥麻感從耳膜傳遞至全身,後穴甚至用力的收縮了下,那一瞬間瑪德蓮喉間發出低低的悶哼。

 

「嗚嗯、你這樣我會出來的……

 

濃縮咖啡沒有想過瑪德蓮的聲音能聽起來這麼性感,又縮了縮脖子,這次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後穴縮減了下,夾得瑪德蓮喉間又洩出性感的粗喘。

 

「夾緊我,再一下下就好……

 

聽著瑪德蓮那刺激情慾的聲音,濃縮咖啡不自覺全身發力,不論是抱著瑪德蓮寬闊肩膀的手臂、環著勁腰的腿或是那賣力吞吃著炙熱巨物的小嘴,都使勁絞緊這個帶著奶油香味的戀人。

 

「哈啊、濃縮、我……

 

瑪德蓮拉著濃縮緊抓著自己的手,要讓濃縮鬆開他,他才來得及退出來,瑪德蓮知道濃縮很不喜歡被射在裡面,不好清理又容易不舒服,重點是還會帶著奶油味好幾天,所以瑪德蓮從來不釋放在他裡面。

 

「不放,沒關係、我想要你……在我裡面……

 

瑪德蓮一瞬還以為自己幻聽了,但緊纏著自己的戀人又用行動明明白白地表達他的答案,瑪德蓮抱緊濃縮咖啡,像是要把他融進自己體內一樣,下身更加賣力而瘋狂的撞擊戀人的臀部,最後在一聲滿足的嘆息中釋放積蓄的濃稠。

 

「濃縮,我愛你,很愛很愛。」

 

在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動的戀人唇上輕啄了下,今夜瑪德蓮很滿足、很滿足,無論是肉體或是心靈。

 

瑪德蓮知道自己這輩子是離不開他了,不論他的心、他的愛乃至他的靈魂果醬,都是這個口是心非的餅的了,可他甘之如飴、心甘情願,瑪德蓮不知道的是,懷裡的戀人此刻也有一樣的想法。

 

 

2021.03.07 Milu(噗浪偷偷說首發)

推薦0 推薦發佈於 二次創作

發表回應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