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與明日的墨水漂流瓶

  • 鶴舞 #限500字 #真的500字啊

  • 曇花 #限500字

    •   曇花一瞬,剎那的永恆。
        她的曇花敗了,卻也永遠開在她的心頭。
        「曇花的花期其實有三個小時,不是只有一瞬間,」在病榻上的他淺笑著,反倒是坐在邊上的她垂著淚、需要安慰。他哄道:「正好在你出院之前,我再帶你去看。」
        那天,他的狀況出奇得好,她卻沒有察覺異狀。
        在花開花落的三個鐘頭,他反倒說起無關緊要的事。
        「曇花還有一個『月下美人』的別稱,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差點以為見到曇花仙子了。」
        「大概也只有你會這麼說,」她想起披頭散髮、披著白衣還沒穿鞋的自己,對於那段時間被自己嚇到的醫護們深感歉意:「醫生都說認識你以後,我的狀況穩定很多,要是你也趕快好起來就好了。」
        「這個啊……你知道曇花的花語嗎?」
        「花語?那朵花還會說話嗎?」那時的她連這個詞都沒聽說過,迷惑歪頭時…[閱讀更多]

      •   又爆字了,今天518字 _(:з」∠)_
          曇花一現,剎那即永恆的時間感特別適合悲劇,只是這兩天的短篇怎麼似乎都是些掉人san值的東西(??)
          本想把她在低落時的「何必開得這麼美」和思念時的「有幸與你相遇」都表達出來,不過、字數⋯⋯

  • 喪盡天良的集團 #限500字

    •   白雪皚皚,灰濛濛的天與匆匆行人。
        身形單薄的小女孩雙唇凍得發紫,攔住一個又一個的過客,聲若蚊蠅:「您需要火柴嗎?」
        大雪連綿,切望歸家的眾人似乎不只凍著身子,更是連心也被凍結了,以至於竟然沒有人願意駐足,提供舉手之勞的幫助。
        小女孩在銀白的世界裡迷失方向。
        她提著竹籃,又冷又倦,轉頭時從還沒被冰封的窗戶望見某戶人家的屋內,燃著爐火、溫暖而溫馨,甚至,在裡頭的那條狗待遇都比她好上太多。
        收回欽羨的目光,小女孩再次邁開步伐,不想,她竟因為身子凍僵而跌坐在地。
        雪地鬆軟,她跌的這一下,除了把「好好賣火柴」的念頭摔出腦海外,倒是沒有帶來什麼傷害。
        街口,有個與她形象相仿的小女孩走了過來。
        「不起來嗎?」小女孩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我就這樣吧,我想就待在這裡。」…[閱讀更多]

      • 關於小女孩和火柴:
          字數685字,超過快200個字。
          這篇想寫一個控制著未成年的販毒集團,也有想過歡樂向的喪盡天良的集團(總裁)但最後⋯⋯故事似乎意外地有點意識流(?)

  • 給08/31的我,也歡迎回來,今天題目是錯覺。

  • 曬太陽 #限500字

    •   長年霧霾遮天的市鎮難得地迎來大雨。
        斗大的雨點打在措手不及的旅客們身上,帶下懸浮在空氣中的髒污,彷彿市鎮久違的淋浴。
        「難得大雨啊⋯⋯據說雨後一定會出大太陽。」
        化作人型的貓妖靠在窗邊,雙手環在胸前,窗外滂沱大雨將一切都模糊了。他回過頭,身邊的吸血鬼果然神情懨懨,他笑道:「放心吧,窗簾可以完全隔絕陽光。」
        「我擔心的才不是我曬到太陽,是你。」
        「我?」貓妖意外地愣了下:「我又不會因為被太陽曬到皮膚刺痛,哪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記得,某個笨蛋看到太陽智商會倒退,」吸血鬼語帶嫌棄:「真不知道曬太陽是有什麼好享受的。」
        「哎呀。」貓妖尷尬地笑了笑。

      • 旅行者貓妖與吸血鬼:

          不提到太陽,這對搭檔都很合拍,畢竟都是夜行性動物,然而,在曬太陽上,他們完全沒有磨合的可能。

  • 給08/21的我,每天寫故事感覺不錯吧?今天題目是星。

    •   『妳迷路了嗎?』帶著關懷的人聲圍上來,聽起來她應該是走到某個市集了。
        人們七嘴八舌討論該怎麼跟她溝通,因為她看起來似乎又盲又聾。

        她沒有照顧者嗎?怎麼這麼小的孩子獨自在這個不毛之地,已經幾個月沒下雨,把這孩子丟在這裡會害死她的。

        低聲啊咿幾次調整發音,溫潤嗓音終於說出他們的語言:『沒事的,我是觀星者,是為了把星星帶來而出現的。』
        她感覺到人們的疑惑,看不見人間的雙眼仰望天空上的某顆星辰。

        「吉時已到,雨星請臨。」
        
        驟然降下的滂沱大雨讓人們欣喜若狂,沒人知道觀星者是何時離開。

  • 給08/20的我,希望事情有順利處理,今天題目是聯繫。

    •   她總是戴著耳機,最多只留一邊耳朵聽人說話。

        他在發訊室裡完成日常工作後,就會切換頻道打簡短的訊息出去。他不知道有誰會收到,就是日復一日對著外太空說話。

        「妳在聽什麼這麼沉迷?」
        「祕、密。」

  • 給08/19的我,今天題目是灰色謊言。

    •   「沒事的,沒什麼好害怕的。」她雙手緊緊握著,眼淚在眼眶裡隱隱浮現。
        她知道自己有多害怕,同時也知道自己沒辦法害怕給別人看。
        我沒事、我很好,她太習慣用這些話語把自己的負面情緒截斷。
        這些是代替藥物的話語,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吃夠多的藥了。
        縱然這些話不全然是真實,至少能讓她再撐一段時間。

  • 給08/16的我,希望妳一切順利,今天題目是筆行。

    •   「妳只是個工具,哪裡都不能去。」

        他們告訴她這件事之後,被割斷腳筋的她日復一日在小屋裡做各種織物。

        深夜時分,她就著月光為紙、手指為筆寫著東西。
        即使天亮之後那些月影字跡就會消失,她還是日復一日寫著。
        一些不知是誰給予的物品出現在她小屋不起眼角落,她還是日復一日的寫著。

        數年一度的百鬼夜行之夜翌日,她自小屋中離奇消失。

  • 給08/15的我,恭喜昨天沒被閃瞎,今天題目是紀念日。

    •   少女手裡拿著小蛋糕,上面還插著一根問號形狀的蠟燭。
        站在門前,不知道該不該敲門。

        畢竟自己的動機太奇怪,如果真的說什麼有可能對被方當怪人。
        
        猶豫躊躇之際,門被打開了。原本要出來的女人,看到門外的她愣了一下:「妳怎麼在這裡?」
        
        眼見沒有時間再多做思考,她直接把蛋糕塞進女人手裡:「給妳。妳能活到現在和我變成室友,這是給你的紀念蛋糕。」
        
        說完她立刻躲回自己房間。
        留下女人回過神來時嘀咕:「能跟魔王當室友一年沒被天界幹掉,確實值得紀念啊。」

  • 給08/14的我,題目是失敗的隱身術。

    •   她以為自己應該躲起來的。
        如果不躲,以自己的名氣或許會引來殺身之禍。畢竟自己可是擁有數千愛慕者的不世奇才,應該小心為上。
        
        在避無可避的衝突中,她被迫亮出名號。

        「誰啊?不認識。」

  • 給08/13的我,題目是黑色星期五。

    •   「欸!今天是黑色星期五耶!」同事A興奮地說著,發現什麼寶藏一樣提醒其他同事:「XX現在黑五免運加折扣!快清空購物車吧!」
        此話一出,整個辦公室都像是中了什麼魔法一樣,幾乎多數人都情緒激昂的打開購物網站。

        除了她。

        啊……今晚下班還要參加集會啊……好想直接回家睡覺喔……

  • 給08/12的我,題目是燈座。

    •   她發現一條裂縫。即使外殼是防水塑膠製品,水還是能從縫隙滲入。
        習慣性拔起來要去更換正常的底座,但動作做到一半她突然感覺到臉頰化膿的傷口抽痛。
        手在半空停住一會兒,她又把燈座插回插座上。

        
        產生裂縫壞掉的,也許不只燈座。

  • 給08/11的我,題目是剪刀。

    •   要是能夠剪下去就好了……
        不管握在手裡多久都不會變溫熱的剪刀,冰冷觸感彷彿是在提醒她這是剪什麼用的。
        『剪吧,只要妳剪斷別人的生命線,就具有剪斷自己生命線的資格了。』不知是什麼東西在她耳邊呢喃。
        
        要是能夠剪下去就好了……

  • 給08/10的我,題目抽象點就寫氣味。

    •   他在壁櫥前看著裡面一列罐子認真挑選著,最後選定一罐畫著壽喜燒圖案的罐子出來。

        小心從罐子裡倒出幾滴液體進機器裡,將罐子鎖好放回壁櫥。虔敬萬分的按下開關,空氣中開始瀰漫令人食指大動的鍋物香氣。

        他深吸一口,滿足地拿起無味的營養凍慢慢吃起來。

  • 給08/09的我,再努力一天!題目來點刺激的骨科!

    •   「不……」他有些怯懦的想要後退,卻被她抓住手,像是平常問他吐司是要塗奶油還是果醬一樣問:「你要讓其他人發現嗎?還是直接簽名解決呢?」

        纖細的手將同意書推到他面前。

        「這裡沒有人認識我們,你寫別人的名字也不會被發現的。你簽完,我就能進去了。」

        他最終簽下死黨的名字,一個跟妹妹最無關係的名字。

  • 給08/07的我,今天我辛苦了!題目簡單一點就放空吧!

    •   她每天都被推著努力,努力工作、努力當個好人、努力許多不情願的努力。
        現在她癱躺床上,允許自己暫時不用努力。

  • 真是如此嗎 #限500字

    • 自己掛假單,8/30(一)回歸。

    •   他總是聽見那道聲音呢喃著──真是如此嗎?
        所以,他懷疑一切。
        「這聽起來很有意思,」她端著酒杯背倚吧檯,漫不經心地說道:「你懷疑一切,唯獨不會懷疑那道聲音,這麼說來,你也還沒有真的懷疑一切。」
        將紅酒一飲而盡的的她回過身來,放下紅酒杯。
        對上她的目光,他發現那雙總是不帶感情的灰色眼眸竟然透著認真:「你只是,聽了你想聽的罷了。」
        ──真是如此嗎?
        確實如此。她拋下驚雷瀟灑離去,仍在酒吧裡呆坐的他找不出任何辯駁的言詞,遲遲無法回神。

      •   最開始想寫的是什麼已經記不得了,自然而然就生出這個懷疑論者被人駁倒的段子。
          不是不懷疑,只是那個從心裡發出的聲音被他默認成是自己,他根本沒想過要懷疑自己,算是的另類自信吧。(?)
          至於她,只是單純酒吧相遇、在聊天中直白指出邏輯盲點的路人甲而已。

  • 給08/0的我,題目是泡沫。

    •   專心的抹上肥皂,直到看起來白皙的雙手都沾上一層濕滑水光。雙手交疊搓揉,手指微張讓八個指縫互相摩擦。

        逐漸冒起的肥皂泡出乎意料的是混濁淺灰黑,實在很難想像白裡透紅的手到底是哪裡能夠隱藏這麼多髒污。

        把手伸到水龍頭下沖洗,泡沫被沖近排水孔,水柱下卻什麼都沒有。
        彷彿是她的手被溶進泡沫中一起被沖走。

        水龍頭緩緩旋扭關閉,擦手毛巾漂浮在半空。

        她一如往常的離開浴室準備吃飯。

  • 石頭與木頭 #限500字

    •   這是一條被仔細保存著的鄰海古道。
        每個假期,總會有導遊帶著遊客。人群的踩踏是古道存在的目的,卻也是對結構脆弱的它的傷害,有步行、有攀爬,人類總是想從自然獲得喘息。
        他們會循著古道邊、逐漸朽爛的木頭標記,搭配導遊抑揚頓挫的激勵,去到一片佈滿圓潤石子的海灘。
        那裡靜謐得恍若世外桃源。
        在導遊的示範下,人們靜靜地仰躺在石子地上,感受海風吹拂、海浪的拍打聲,並有被海水捲起的石子在浪中彼此碰撞的響聲。
        導遊說,那叫潮燒。
        是卵石與浪潮共同譜寫的奏鳴曲。
        自然的盛宴還沒終了,導遊卻坐了起來。儘管不捨,他們是時候回到古道、繼續接下來的旅程。
        古道與海灘的交接處是一塊朽爛的木頭標示,它彷彿時空錯置的存在,分明也曾經是自然的一部分,卻把旅客從超脫世俗的洗滌拉回凡塵。
        導…[閱讀更多]

      • 關於石頭與木頭:
          原先想寫的是鐵石心腸與遲鈍木頭的故事,或許會是一個互相傷害的故事。
          然而,在下筆前卻突然想起曾經有人分享過的「阿朗壹古道」,很喜歡那種自然的感覺,乾脆就改為練習景物描寫。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自己去走一趟。

  • 載入更多
RSS
關於

蟬翼是一個新生文字創作平台,致力讓無名創作者聲音能夠傳達。文章不限題材和分級,無編輯審查制度,無意見領袖主導。

支持網站

成為蟬翼金色會員支持網站持續營運及開發,了解更多